關於部落格
本站廢棄中
請移駕→http://joinjo17.blogspot.tw/
  • 3218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2

    追蹤人氣

【襲蒼】下戲後

 

溫暖而有力的懷抱,吻輕輕落在臉頰上,長髮搔著裸露的手臂。蒼乾脆放鬆了疲憊的身子,任由自己被身後人撐住,眼眸微微閉上。

 

「進度告一段落了?」雖然是問句,但是其中肯定的意味卻是昭然若揭,襲滅天來抱著蒼,另一手提起他的行李,走進兩人的房間。

 

只是腳跟著移動,蒼倚在襲滅天來的肩膀上,輕輕應答了聲。

 

隨手拋下袋子,大手撫著蒼的髮鬢,襲滅天來說:「先去洗個澡,我去幫你準備些宵夜。」

 

「好。」才說完,唇軟軟在襲滅天來的剛毅臉龐上吻了下,又說了一句:「我回來了。」這才施施然離開了懷抱,走進浴室。

 

臉部線條柔和了幾許,襲滅天來將蒼行李的東西拿出來整理,把衣服拿去洗衣間,隨身物品歸類收拾,又放了套乾淨衣物在浴室門口,這才走出房間。先關掉方才待著的書房燈光,走進廚房。

 

從冰箱中拿出前幾日燉得爛熟的白木耳,稍微加了些水再放在瓦斯爐上加熱,半夜一點,也真的頗晚的了。

 

等了一陣子,宵夜都已經熱好放在餐桌上,但仍不見蒼出來。擔心會不會人直接洗到睡著的襲滅天來正打算去察看時,就看到濕著一頭亞麻長髮的蒼走過來。

 

沒有穿上襲滅天來準備的衣服,倒是僅僅穿著件浴袍,根本不能算是睜開眼的蒼像是飄著靠了過來。

 

「有沒有好些了?」當然是指蒼的精神狀態而言,但襲滅天來也不指望能得到肯定的答覆,去取來大毛巾包住了那頭柔順長髮,蒼已經坐在椅上默默就著瓷碗喝著木耳。

 

「怎麼,穿這樣是想引誘我嗎?」襲滅天來危險輕笑,手上動作卻極其輕柔地擦拭著蒼的頭髮。

 

並未接著這個話題,蒼忽然丟出了一句:「你之前跟棄天帝對手的那一幕是如何?」

 

「棄天帝?那個長著翅膀的傢伙?」嗤笑了聲,襲滅天來說:「設定為異度魔界的創始祖神,自然是威力強大。怎麼,新戲要跟他對上?」

 

「嗯。」又沉默了會兒,蒼繼續說:「這一段拍完了,好像接下來就要跟他一起登場。」

 

愣了會,襲滅天來說:「編劇要你們硬碰硬?」

 

「正確來說,是他把我收為禁臠。」平靜丟下了顆炸彈,感覺到頭上動作停頓,蒼瞇著眼又盛一碗木耳。

 

「你沒怎樣吧?」襲滅天來危險瞇起眼問著。

 

「受了重傷,肋骨似乎斷了幾根,然後被帶走說要當奴隸。」以毫不關己的冷淡語調這麼說著。

 

手臂忽然從背後伸來環住了蒼,襲滅天來以近乎氣音的聲音說:「也是,結果玄宗之首還是被帶去和親了?」

 

蒼淡笑著,「沒辦法,這身份好像很多人愛。」

 

「演棄天帝那個長什麼樣子?」

 

「他們請了個差點就是影帝的人,的確才夠有氣勢和魄力。」迴避了問題重心,蒼偏頭淡笑著:「真的有些累了。」

 

「誰叫你還要接著新劇情演下去……」頓了頓,襲滅天來又說:「把自己

搞成這個樣子。」

 

「沒辦法呢,我沒辦法像你那麼乾脆就領了便當。」蒼輕笑,「好歹也是個首領,玄宗還沒死透。」

 

「拿了便當就走,多愜意啊。」襲滅天來不以為然說著,「你以為你有本錢熬夜拍戲趕進度嗎?」

 

「是沒有。」蒼正色說,「所以我跟編劇要求進度不要太趕,讓我休息一陣子。」

 

「……」襲滅天來無言,只好收拾空碗拿去沖洗。

 

幫忙把木耳冰回冰箱,蒼又靠到了襲滅天來身邊。「這幾天進度怎樣了?」

 

「快到一半了。」襲滅天來悶聲說,「睡不著就起來狂寫,倒比預期速度快不少。」

 

環住襲滅天來的腰,讓自己順勢進入轉過身的懷抱。「你的抱枕回來了。」

 

輕笑了聲,掩不住好心情,襲滅天來故作惡聲說著:「快點刷牙到床上去躺著,我還要吹乾你的頭髮。」

 

「是,是。」彎起了本就不大的眼,蒼又飄進了兩人的臥房。

 

凝視著數日不見的情人,襲滅天來輕輕勾起了嘴角。



--

其實原本只想寫「領便當的老大」而已的XDD
因為昨天聊到身為正直善良好青年的老大,
又被性騷擾又被人家念,末期還是圍爐好材料
最後被徒弟觀落陰幹掉,一整個就是:
 
要殺就來,拜託你我要趕快領便當.....(鬼火)


大笑,然後就想到了還在上戲的蒼XDD

沒想到一個點也可以寫出一千多字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