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本站廢棄中
請移駕→http://joinjo17.blogspot.tw/
  • 3218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2

    追蹤人氣

おかえり


把因生病而特別倔強的情人半哄半拖地帶進浴室擦洗掉一身汗漬,硬是拉到床上後這才洗去不配合病人造成的自身狼籍。當蒼擦著頭髮走出浴室後,看到的便是在床上將棉被全扔到一旁,自己縮到角落的人。

 

 

微微皺眉走上前,他將被子稍微抖過丟上床,這才爬近了又縮成一團的人。

 

 

「襲滅。」拉住將自己環抱起來的手,他輕輕搖晃,「這樣怎麼睡得好呢。」

 

 

忽然被發冷手掌反握住,但這樣好像就已經耗去大多力氣,襲滅天來傳出微弱聲音,「還差一點……」

 

 

「這幾天工地下午都是雷陣雨,進度耽擱,所以截稿日也延後一日,你別急。」

 

 

緩慢抬起頭,襲滅天來的眉頭皺得死緊,「不……」全身關節發痛,尤其背酸痛得恨不得去狠狠撞擊好舒緩,偏偏卻一點力氣也沒有。

 

 

「不行,你一定要留在床上。」態度難得強硬,蒼移來枕頭,拉過全身僵硬且幾乎動彈不得的情人躺下,「睡一覺情況才會好轉,我可不希望合作的設計師發生工作過勞暴斃的新聞。」嘴角隱隱含笑,他翻身下床調整空調。

 

 

「不可以……」拉住蒼的衣角,朦朧視線中見蒼回過頭,但他仍是絲毫不讓。

 

 

拍拍襲滅天來的手,蒼仍是脫身去將溫度和風速調至適中,並拿來吹風機和濕毛巾。把襲滅天來的上半身移近,躺在他的大腿上,將濕毛巾稍微蓋住臉部,這才開始吹起長髮來。

 

 

熱到發痛的部位得到少許舒緩,人也安份了些,任蒼撩著他的頭髮吹乾,但四肢還是怎麼擺都不舒服。雙手乾脆抓著蒼,但腳還是不時抽搐著。

 

 

瞄了眼襲滅天來的狀況,在吹風機的隆隆運作聲中他開口問:「什麼時候開始的。」

 

 

雖然什麼都聽不清,但感覺到說話的震動,想也知道是在追問情況,襲滅天來不甘願回答:「……昨天早上。」

 

 

臉冷了幾分,但蒼仍是盡責將襲滅天來的長髮弄乾,這才轉而處理自己的。

 

 

也不放手,襲滅天來直接賴在蒼身上,只是手臂隨著痛楚而改變著緊抱的力度。

 

 

等手頭上的動作完成,蒼也終於有餘力去把纏在身上的高溫物體解開。

 

 

「我去客房睡。」蒼對著意識已有點模糊的襲滅天來說。

 

 

忽然驚醒,對上認真的雙眸,襲滅天來啞了聲,這才輕咳著反對:「留下來。」

 

 

「我也被傳染怎麼辦?」蒼輕聲說,安撫著,「兩個病人總不會互相照顧吧。」

 

 

「……有你在,很快就好了。」襲滅天來堅持。

 

 

輕嘆,蒼說:「……我明天請你哥哥來。」

 

 

兩邊同樣固執的眸子對望,只差在一邊是焦距雖然對不太上但很認真地瞪視;另一邊雖然帶著疲憊但依然清明如故。

 

 

最後決定順從雖然平時就很故我但生了病更任性的襲滅天來,蒼爬上床拉過被子,躺在襲滅天來旁邊。

 

 

「趕快睡吧。」

 

 

閉上眼就要跌入夢鄉的又被搭上手臂的人擾醒。他翻身打量抿緊嘴什麼都不說,但面色蒼白顯然相當難受的情人,最後伸手抱住襲滅天來。

 

 

在他的背上輕拍,他又重複一次。

 

 

在耳邊吹拂的氣息有些不穩,最後在蒼已幾乎睡著之時,這才模糊聽到嘶啞嗓音:

 

「歡迎回家。」

 

 

 




08.7.10

 

 

 

--

大玩重病老大,論自己被老大毆死的可能性XDDDD

おかえり就是「歡迎回家」,當然啦,有人跟你說了「我回來了」,怎麼能不回應一下呢?XD
幸福中帶有微酸的感覺,是這裡的襲蒼。 

 

 

 

再搭配一首:

  Chronicles of Narnia: Prince Caspian soundtrackThis is Home

 

 謝謝大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