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雲飄雪

關於部落格
本站廢棄中
請移駕→http://joinjo17.blogspot.tw/
  • 319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有感

--

剛剛開了一個朋友對話框,想敲幾句好久不見之類的話,卻呆呆愣著,人在上海其實也從沒見過。

盯著她放在頭像上的白衣發呆。

看著六年前我曾極端迷戀,至今依然會帶在身邊的面容,忽然覺得其實有很多毛病可以挑。

跟現在的偶比起來,那麼多年前的偶其實都普遍帶有屬於過去的文雅氣息,
也不好說是現在的與真人越來越像,雖然是事實。

比照起在下方的,我放上的襲滅天來頭像,忽然不能分辨我的愛究竟孰多孰少。
怎麼這樣,白衣不是我的初戀嗎?

微微斂起的憂鬱眉眼,細長劍眉伴著銀藍眼影刷入髮鬢。
他的眼眸永遠半闔,像是對身世和世間的無奈習慣。
與母親極端相似的美麗藍眸,像是幽深湖水訴說多少溫柔。

只有特定角度才美麗的臉龐,
只有電視偶才展現出帥氣與堅毅的溫文儒雅,
他習慣付出愛,卻不習慣接受。

他的上半生,就在報恩與給予和犧牲中度過。
無緣的母親、心碎的義弟、沉默的師尊,他慣於成為別人的支柱,卻沒有人當他的支柱。

所以他是我唯一不願意去配對的人。
在劇中,沒有人可以給予他所需要的愛。
什麼白黑黑白洛白風白,我不認為他是受,也不承認他是。

即使他的面容如此細緻。

或許像空氣一樣存在,沒有察覺卻不可或缺。
或許已經成熟,所以可以侃侃而談。

他的手或許沾滿血腥,他的心卻永遠純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