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雲飄雪

關於部落格
本站廢棄中
請移駕→http://joinjo17.blogspot.tw/
  • 319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歸屬危機〈上〉

 

 

習慣真的是件很恐怖的事。可以讓一個人習慣溫暖,反而忘記如何度過孤獨的時光;習慣睡覺時身旁有另一個體溫,夜裡空盪反不成眠;習慣多煮一份食物,再懊惱著冰進冰箱;習慣抬首回眸就能見到那個人的存在,見不到人是無以言述的空洞感。

 

雖然知道僅僅因為這樣就去探班,恐怕會成為其他人的笑柄,但說了又如何?襲滅天來才不管這麼多,過去的日子沒必要再拿出來比較,現在可是他們兩個的生活,去探望另一半可是天經地義。

 

下定了如此決心,襲滅天來撥通蒼的手機,跟接起的助理簡單交代一聲便掛斷。快炒了幾道生鮮蔬菜,放進之前滷好的紅燒牛腩,將便當裝在保溫盒裡,再另外將蛋沙拉裝盒,從冰箱裡拿出脆柿子切塊分裝,又拎了件大衣才出門。

 

 

片廠一年到頭都是兵荒馬亂,除了年假沒有所謂空閒的時間。蒼從助理那邊知道襲滅天來要過來的消息,淡淡哦了聲不置可否,反倒是其他人像炸了鍋似的,從苦悶的工作中興奮起來。曾經跟襲滅天來一同拍片過的人幾乎都下檔了,剛好錯過的或是之後的新人們,纏著僅有幾個與襲滅天來對過戲的人,開始問起「蒼的情人」的八卦來。

 

沒有推波助瀾也沒有遏止,蒼依然專注在自己事情上。襲滅天來一直到下檔後才正式跟蒼在一起,所以即使是對手過的人,對他的印象依然停留在那個孤傲而疏離的襲滅天來。

 

探聽不到什麼消息,因此當襲滅天來換了證件踏入片廠時,登時感到眾多熊熊的好奇目光刷刷轉來。

 

襲滅天來冷著一張臉時非常具有壓迫感,也因此沒有任何人敢上前跟他攀談,只能眼睜睜看著「傳說中」的人在角落找到位置坐下,靜靜等候剛好在拍戲的蒼告一段落。

 

場地內陡然轉變的氣息,讓蒼休息後毫不費力找到以角落圍成的同心圓中心,他頂著還未卸下的裝扮,唇角微勾,走向許久不見的那個人。

 

「襲滅。」伸出手讓站起身的人握住,看到一旁的袋子,隨即暸然裡面裝了什麼東西,他說:「謝謝你。」

 

「謝什麼?」襲滅天來微微皺起了眉,剛剛看著蒼一身彷彿有些陌生的熟悉打扮,長衣飄飄衣帶翻飛,超凡脫俗的高人身分演繹得恰到其分。為中原正道運籌帷幄,他不禁想起認識不久時,曾與他狠狠對過一場武戲的蒼,那時的他,也是這樣的角色。

 

不管戲裡戲外,都是不能小覷的人。深有體會的襲滅天來自己做了結論,而蒼則是拉著他便往休息室走去。「我稍晚才再有戲份,先陪我吃飯吧。」

 

襲滅天來拎著東西,跟著蒼的腳步時忽然想起剛剛不斷看到的黑色人影,再想起似乎頗有印象的名字,於是向蒼問:「那個棄天帝是?」

 

此時忽然一個低沉男音插進他們中間,「請問您在說我嗎?」

 

襲滅天來回頭一看,只見同樣還未卸妝,頭上頂著金屬小翅膀道具,戴著金藍雙色隱形眼鏡的雙眸炯炯有神,方才還在宣言大刀闊斧革清的魁梧人影,正以截然不同的有禮語氣微笑詢問著。

 

見過大風大浪的襲滅天來絲毫不為他的氣勢所畏,自然回敬了充滿打量意味的目光,而在一旁的蒼開口:「棄天。」

 

「跟我介紹一下如何,蒼?」

 

襲滅天來被此人話語中刻意的親暱所激怒,臉上是不動聲色,但收緊了與蒼交握的手,蒼漫不在乎地回答他:「這位是襲滅天來,我的同居人。棄天你往前回顧一下舊劇,可以看到不錯的橋段。」

 

被蒼理所當然的宣言怔愣,但棄天隨即回過神對兩人說:「很高興認識你,襲滅天來。不知有沒有這個機會能跟你們多聊聊?」

 

「很抱歉,」蒼垂眸說,「下戲後就是私人時間,我已經跟襲滅天來約了吃中飯。改天再說吧。」向棄天點個頭,他帶著襲滅天來改往片廠裡的小中庭走去。

 

襲滅天來為蒼話語中明顯的劃清界線而感到訝異,默默地坐在石椅上將餐盒打開,連同餐具放到蒼手中,開始用餐。

 

理應是小別後語正綿綿,卻因突來事情而有了莫名沉默,襲滅天來看著一身古裝的蒼細細品嘗著豐富餐點,滿股悶氣早已在蒼舒展的眉頭下煙消雲散。身為魔之尊者的襲滅天來沒機會見到用餐時間如此私人的六絃之首,卻是身為蒼情人的襲滅天來百看不厭的風景。

 

仔細卻不慢地吃完了滿滿的便當,當蒼插起柿子,眼眸滿意地瞇得更細時,襲滅天來這才問出口:「那個人不是你之前說過的嗎?」

 

「是啊。」蒼的聲音除卻剛剛的冷漠,現在是用完餐的滿足慵懶,「有些強勢過頭了吧。」

 

「不喜歡怎麼一句都沒跟我說?」襲滅天來的口氣是滿滿被遺忘的不甘心。

 

「說了讓你多擔心而已。」蒼淡淡說,拍了拍襲滅天來的手背,「你已經一個人了,難道我還要造成額外困擾嗎?」

 

無奈地被簡單平撫,襲滅天來又說:「如果我沒說來找你呢?」

 

「你會來的。」蒼悠悠然篤定說道,襲滅天來卻不知該先氣蒼的當然,或是絕望自己的必然。

 

「那我現在可以走了?」襲滅天來收拾著餐盒,賭氣說。

 

「再留一下。」蒼拉了下他的衣袖,「我還有一小時的休息時間。」

 

嘖了聲,襲滅天來坐回原位攬著蒼,有一搭沒一搭聊著這些日子以來的事情。

 

時序已入秋,天氣漸漸轉涼,雖然蒼身上穿的是厚重戲服,但也深深感到風勢的大小。襲滅天來將帶來的外套塞到蒼手裡,意思不言而喻,蒼笑著收下了。

 

「我要回去準備了。」輕輕捏了捏襲滅天來的手,蒼起身說。

 

「想我的時候就說一聲別客氣。」襲滅天來笑說。

 

「沒問題。」蒼彎下腰,在襲滅天來的臉上輕輕一吻,「再過五天一定回家。」

 

看著玄宗裝扮的蒼,襲滅天來忽然興起也穿上戲服的念頭。如今關係不同意義也不同,如果能多對幾場戲,或許感覺會很不同。

 

蒼忽然抿嘴一笑,「你還可以做別的事。」

 

瞪了吃死自己的蒼一眼,或許哪天把自己臉上的大花妝弄糊他好了。

 

「謝謝你今天來陪我。」蒼輕聲說,其中幾難認出的渴切與感動,讓襲滅天來正了神色,「不要太勉強自己。」

 

「沒關係,我不是一個人努力。」蒼微笑說。他站直了身,襲滅天來順著他的目光看去,發現了不知已站在那裡多久的人。

 

「化妝師急著找你了,蒼。」棄天說。

 

「我這就過去。」蒼點頭示意,最後向襲滅天來拍了下,這才走進屋內。

 

留下棄天與襲滅天來兩人各懷心思地對看,但棄天隨即以工作為由有禮地向襲滅天來告別。

 

看著棄天的背影,襲滅天來止不住,從心中冒出的種種不安感。

--

為什麼會有〈上〉出現?.......Orz
我要的重點根本還沒寫到啊!(翻桌淚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