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雲飄雪

關於部落格
本站廢棄中
請移駕→http://joinjo17.blogspot.tw/
  • 319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歸屬危機〈下〉

 

說過什麼話、曾有什麼衝突,蒼什麼都不說,他自然一無所知。莫名升起的極端焦躁燒灼著內心,才剛離開又想要馬上掉頭回去,將人強行帶出好好逼問一切;帶離那個虎視眈眈的環境,要親眼看到他、讓他留在身邊才有安全感。

 

握緊了手機,但襲滅天來也遲遲未撥出任何一通電話。他曉得蒼的堅持,也明白他對工作的慎重,不會因此而受影響。就算打過去被當成笑話也罷,更糟的是讓人有了趁虛而入的藉口。

 

知道自己要當一個足以讓人信賴的情人,但是本性中的多疑與不安定翻攪啃噬著他的情緒,理智告訴自己要鎮定,情感卻把自己逼向崩潰邊緣。

 

於是質疑起一切,質疑這段時間、質疑那番說詞、質疑相處互動,甚至連情人的心也一起質疑下去。

 

再糟糕不過的結果。

 

襲滅天來抿緊唇,臉色陰沉彷彿風暴將至。從停車場到搭電梯回家的短短距離,那活似要將人置於死地的殺氣嚇壞了所有目擊者。

 

明白自己做什麼都會坐立不安,襲滅天來回到家後的第一件事,竟是開啟了電腦上網開始搜尋。打進新的系列名與角色名單,得出數百筆的搜尋資料,除卻了官方廣告和介紹資料,有些網頁的關鍵詞讓他臉色一變,似曾相識的現實卻讓如今的他驚怒而難以接受。

 

 

 

襲滅天來離開後,片廠裡的氣氛變得十分尷尬。蒼擺明了他不想談公事以外的一切,而棄天是若有所思變得相當冷漠。兩個戲份相當重的角色間的互動降至冰點,緊張氣氛連帶影響了眾人也跟著小心翼翼。最後是導演看不下去,強行命令兩人冷靜一下,先改拍別的橋段,明天再繼續。

 

接到命令後,蒼面無表情的掩著眸,轉身立即離開;棄天眸色一沉,跟在蒼後頭快步跟了上去。他人望著兩個不安源頭的人離開,紛紛鬆了一口氣。

 

 

蒼走到無人的一條長廊後,驀地停下了腳步,轉身面對緊跟在後的棄天,首先開口:「你想談什麼?」

 

棄天沒想到蒼會直切重心,微愣了愣便隨及說:「你何必這麼緊張?」

 

「不是我緊張。」蒼平穩說著,「我只要一個答案。」

 

兩人身上的妝扮均未卸下,只見棄天帝與六絃之首對峙著,卻談論著與毀滅大計絲毫無關的個人問題,充滿極度的荒謬感。

 

棄天輕笑,「答案很簡單,我不認為你應該跟他在一起。」

 

「理由?」蒼不為所動,平靜回問。

 

「你以為我不曉得襲滅天來是什麼人嗎?」棄天冷笑,「孤僻、固執,討厭與人交際。一無長處不過就與鍵盤為伍,愛鬧彆扭一意孤行,天底下要找到比他還天真的笨蛋還真難得。據說還有過不良紀錄,你怎麼會看上這種人?」

 

「我會把你剛才所言當做讚美。」蒼向他微鞠了躬,他唇角微勾,綻放出令對方目不轉睛的微笑,「但我也不認為,驕傲會比孤僻更值得我選擇。」

 

棄天一個踏步上前,握住了蒼的手腕,「懷抱過去是弱者的行為。襲滅天來都多久以前的人了。從各種角度來看,無論是經濟效益或廣告效果,甚至是人,怎麼及得上把握眼前呢?」

 

從棄天的掌握中掙脫,蒼沉下了臉色,冷冷說:「無論戲裡戲外,你都不知道什麼是生活的意義。」無視於面色鐵青的棄天,蒼又說:「當然若你不介意,我很有興趣想知道你是如何這麼了解襲滅天來。那麼,明天見了。」微頜首致意,蒼頭也不回的離開了窘迫的人。

 

 

 

只點了其中一篇便再也看不下去,估計其他有類似標題的文章也好不到哪裡去。襲滅天來忍無可忍地關上電腦,失卻了工作的心情,明知是謠言卻又無法置之不理,躁亂的心情只希望能得到一個肯定。

 

幾個深呼吸,壓下在腦中打轉的混亂念頭。他轉身回房換上運動服,打算就出門這麼跑到地老天荒。

 

於是當蒼打開家門時,只見沉寂的一片黑暗。沒有突如其來的迎接,書房大燈亮起,人不在,手機孤零零被拋棄在桌面上。蒼拾起顯示著數通未接來電的手機放進口袋。走到廚房,看到餐盒被隨意丟棄在水槽,他一聲不吭地挽袖將餐具洗好晾乾,回頭看了看時間,已將近六點。

 

入冬的天色暗得很快,窗外已經是淡紫藍色的天空。蒼垂眸想了想,穿上風衣,攜著襲滅天來帶給他的那件外套,出門走到居住的大樓附近一間露天咖啡廳,點了杯錫蘭紅茶坐下等候。

 

路燈早已亮起,蒼神態閒適地坐在面對街道的位置,緩緩啜飲著紅茶,低垂的眼眸著意卻不著急地看著往來行人。直到茶水即將見底,這才見到一個朝此處慢跑而來的黑灰人影。

 

站起身,蒼向那人迎上前去。

 

專注在行動上的襲滅天來並無注意到蒼,看到前方有人只是下意識的閃過,若非聽見那一聲呼喚,怎麼也不會驚醒過來。

 

「襲滅天來。」蒼輕喚,看見襲滅天來驚愕而茫然地停下腳步,他只是走上前環抱住散著蒸騰熱氣的汗濕軀體。「襲滅……」

 

突如其來的擁抱太過真實反而讓襲滅天來不敢置信,他握住蒼的肩膀拉開距離,疑惑問著:「蒼……真的是你?」怎麼可能的問句不斷反覆在腦裡,完全沒想過他會出現,反而懷疑是自己頭昏之下產生的幻象。

 

「是我。」蒼緊緊握住襲滅天來的手,帶著他走到方才露天座位坐下。「因為一些事情,我明天再回去就好。」

 

「你……」看看擺在桌上的茶杯,再抬頭看著讓他掙扎心痛的臉孔,襲滅天來這才接受了這個情況。混亂一團的思緒與情緒終於有了出口,但互相推擠著卻不知該如何宣洩。

 

「對不起讓你擔心了。」沒等襲滅天來想出說詞,蒼便是這麼一句道歉。「就這段時間,我原本想撐過去就好,但顯然對誰都無法交代。」

 

「交代什麼?」逐漸恢復正常運作的思路讓襲滅天來抓住了話尾便問。

 

沒有直接回答,蒼說:「忽略了你的心情,我真的很抱歉。」

 

「說得我像是孩子一樣。」襲滅天來冷笑一聲,心底有些不願承認的酸澀,「我就是這樣,多疑又小心眼,怕應付不了我可以給你放棄的機會。」

 

蒼輕笑,「我可是帶著覺悟留在你身邊。」

 

看著蒼的笑容,黑暗即使未曾消去卻知道彼岸的方向;期待被放棄和絕望被愛著的心像孩子一樣,蹲下來哭泣卻又抬頭想要撲進面前人的懷抱。襲滅天來伸手抱住蒼,頭埋在他的肩膀上,聲音悶悶傳出。「我怕你對我太好,這種快樂總有一天會讓我忘記如何一個人生活。一旦你不在身邊,我無法回到獨居的日子,都是你害的。」

 

「誰對誰好還說不定,但我很高興,你會因我而快樂。」蒼輕輕拍著襲滅天來的背,說:「害怕可以約定、質疑可以依靠,我們的日子,當然要兩人一起走下去。」感受著手臂的力量逐漸收緊,蒼稍等了一會兒,對著平靜許多的人又說:「襲滅,我們在外頭吃飯吧。」

 

一經提醒才意識到時間,襲滅天來直起身,有些懊惱自己怎麼會忽略這種事,但他原本自己一人也就不打算吃晚餐,這才對著蒼的溫潤笑意彆扭點頭。

 

蒼笑著將外套披上了襲滅天來的肩頭,幫著他穿好。「小心著涼。」

 

同樣的在意、同樣的愛念,還沒討論接下來該去哪裡,襲滅天來忍不住緊緊抱住蒼,將人牢牢扣在懷裡,力道大得幾要發疼。他低喃著唯一的名字:「蒼,沒有你,我也沒有了活下去的必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