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雲飄雪

關於部落格
本站廢棄中
請移駕→http://joinjo17.blogspot.tw/
  • 319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當年(漂離番外)

  

「你們這一次打賭的結果怎樣?追上了嗎?」臥江子朝著身邊的一群同學笑問著。

 

「欸,別提了!還不是我昨天太晚睡,所以準頭偏掉了,下次一定成功給你們看!」一人不好意思地搔著頭,哈哈大笑。

 

「是太想念嫂子了所以失眠嗎?」有人隨即取笑,另一人又說,「還是嫂子打電話來說要分手?」

 

「呸,別亂說!是昨天教官叫我去打掃體育間啦!」趕緊澄清,那人各搥了說話的同學一拳,這才轉頭對沐流塵說:「哈哈,所以又要等下次啦!」

 

「喔耶!又有飲料喝了!」旁邊的人歡呼。

 

一直沒有說話的沐流塵笑了笑,「那我跟臥江子兩人先回宿舍一趟,我一瓶運動飲料就好。」

 

兩人與往福利社衝去的同學們分開,往宿舍方向走去。

 

「上次聽你說,現在在局裡就職的學長演講很不錯?」臥江子問。

 

「嗯,他講了很多在學時該注意的事項,還有未來進社會可以做些什麼。」沐流塵掩不住興奮神色,對臥江子又說:「學長對目標依計畫一步步完成,結果讓人驚訝。嗯,他的確是個很有魄力的人。」

 

「聽起來真的很不錯,那學長有沒有說提拔學弟妹之類的?」

 

「當然有說。不過學弟妹那麼多,要讓學長注意到的話,還是得表現優異一點吧。」沐流塵笑說,「就這樣當上警官,一步步往上爬。」

 

「維護社會公益秩序,取締違法,讓正義長存。」臥江子也笑著。

 

 

 

    * * * *

 

 

 

夢到過去往事,沐流塵還有些恍惚,這才發現午休時間結束了。急忙拿過一旁卷宗繼續處理,打開視窗一一比對資料。

 

進入職場後,才發現現實與想像有多大差別。這世界沒有黑白分明,只充斥著游走在兩邊的灰色地帶。開始質疑核衛正義公理,這些一但追求便會被嘲笑的根本。然而他現在也只能放在心裡想想而已,早已失去理直氣壯的資格。

 

如願以償進到學長麾下,卻漸漸發現學長不是當初自己看到的那個人,或者說學長也已改變。私底下做些不可言說的買賣,他卻不知可以告訴誰,那種默契十足的意味,彷彿各人早已心知肚明,只要不點破就沒事。然而這分明是犯法的事情,為什麼還能被包庇到現在?

 

一方面要追求績效而勤於抓取行政違法事項,然而一遇到刑事案件,在刑事組裡的人為現有案件焦頭爛額之餘,卻又對某些事情視而不見。只要不說,大家都沒事,這到底是哪裡來的共識?

 

然而,一連串的發展在他還來不及向上級揭發之時,便已經被拉下了無可脫身的深淵。自此沉默隱身,沒有了置喙餘地。

 

以為一生就將這樣結束,卻讓他遇見了一線轉機。在他意料之外的,自此糾纏不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