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雲飄雪

關於部落格
本站廢棄中
請移駕→http://joinjo17.blogspot.tw/
  • 319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野墨坊《大神魃》


大神魃

 


這一部還在「實驗」階段的劇碼,大大滿足了身為神話控跟中國文化控和外行戲劇控與不專業音樂控的我。選擇「魃」這一位在山海經上未曾詳述描寫,卻又帶著悲劇色彩的神明,作為重點來加以描述詮釋。那位被背叛、被遺忘的神,被欺騙被放逐的神,通篇出現的「流浪」二字,無奈與嘆息中,拉長的嗓音裡,令人心生不忍。


是那麼悲傷的色調、那麼淒切的語言,卻以黑白二色呈現整場戲劇,以「神話」述說整個故事。從音樂開場,大提琴的拉奏後是宣讀與手語,獨特的語音與手勢,是開場白,也是前後呼應的的安排。讓觀眾摸不著腦袋,卻引起了好奇心,明明知道在講些什麼跟內容有關的,卻又聽不懂幾個字。就在這急切的期待中,女高音劃破了一切迷霧重重。


踩著孤獨的步伐,削瘦孤峭的魃上場了。被父親所征召下地,立下彪炳戰功,卻被獨留在人世間,從此不得回崑崙。在被人類所驅逐逼趕的途中,他哀哀切切說著這些心酸痛苦。或許是語言的關係、或許是個性的原由,他難過,卻不嘶吼;他悲傷,卻不哭泣。想起昨夜看到的樓蘭女,因被愛背叛而怒火中燒,高聲怒吼宣洩一切,忽然覺得自己看到了那「哀而不傷」的一面。


被人類逼趕最終無處可去,最後踏上了極北的幽冥之路。踏遍了神州大地尋找回崑崙之路,卻遍處尋不到希望。那些還留在地上的神明呢?河伯說你不能靠近我;同是立下戰功的刑天呢?他說我因傳說而存滅。


男不男,女不女,無法選擇任一立場,被孤立的大神魃。


找不到認同他的神明,找不到知曉回到崑崙之路的神明,大神魃他,已走投無路了。


中場之後是動畫的播放,創世神與創世的由來,男女神的伏筆。

下半場似乎很多地方都跟著輕鬆不少。無論是穿著偶裝大跳踢踏舞的男女神象徵,或是魃威脅金烏的段落,因有趣而發笑之時,卻不忘魃的路途。金烏說,帶著我的羽毛到蓬萊島,我就帶你回崑崙。世界終要毀滅,而帶到蓬萊的羽毛,是太陽再生的契機。


段落再跳,一路跳到斷垣殘壁的現代。

不來不去

不去不來

東風來,百花殘

南風來,業火燃

西風來,性命散

北風來,天地翻



在婉轉憂傷的歌聲之中,世界,走到了最後的盡頭。


自己是誰?為何流浪?為何尋找?要回到哪裡?大神魃不知道。


那個出現而不斷反問的聲音,讓大神魃找回了,受到蓬萊封印而失去的記憶。


他說:吾就是汝,汝就是吾。汝為雌雄同體,是完整的存在。
她說:汝為何現在出現?
他說:因為神明亡盡了、妖怪亡盡了、人類亡盡了。封印失效,吾就出來。
他說:現在世界上,只剩下汝與吾兩個神明了。

妳我兩個,雌雄的神明。


因為完整而被排擠麼?因為「女神」之名而被封印麼?被背叛被遺棄被放逐而流浪,找不到一個落腳之地。而現在,只剩下自己了。


既然如此,要不要創世呢?


不斷丟出問題,總猶豫不決。要再創一個註定要毀滅的世界嗎?要創一個不討厭自己的世界啊!要創一個美麗的世界嗎?要創一個沒有謊言欺瞞的世界啊!


大神魃,可能、或許,便是下一個世界的創世神吧!


最後帶到動畫的創世神,漫長而美麗的夢境,是他塑造這個世界的形象。

 

--

很喜歡很喜歡裡面的女音歌唱。嘹亮乾淨的嗓音,動人心弦絲絲入扣。

特別研究的「神話系統」達到了效果,乍聽不懂需要依靠字幕,卻也讓唸誦台詞時不流於單薄無力。感覺上像是台語、客語和地方方言的混合種,奇異之時卻又因主角「神明」的身分而容易接受。但是有個滿嚴重的地方,就是字幕投影的節奏。

通常都太慢,甚至到了慢了兩句台詞的時差。觀眾一邊要看演員的肢體動作,卻又還掛念著他剛剛說了什麼。這樣分心下去,實在有點遺憾。

還有一個從頭就開始鋪的梗,大神魃的聲音。

男女合念,原以為是追求效果,後來才知道這是暗示大神魃真正的身分。

所以不稱「女魃」,也不稱「旱魃」。因為大神魃,才是真真正正擁有完整創造力的神明。

可愛卻因恨而生的精衛、單純卻也殘忍的人類,還有彷彿導師存在的另一個自己。

像毛球一樣圓滾滾而且嗜睡的創世神、在蓬萊島外拉起的黃色布條(笑翻)、拿來福槍威脅金烏的大神魃XD

雖然不是很能了解創世神的動畫該如何跟大神魃的故事密切扣合,看著悶在蒸籠裡可愛的他倒也不錯XD

踢踏舞乍看向與此齣格格不入,但實際演出之時,在題材與音樂的重新塑造下,反倒營造出了遠古的巫祈之感。

像是帶有德語喉音的獨特神語、含蓄卻又有些奇異的肢體動作。沒有表情、沒有情緒明顯波動,那些大聲言語彷彿便是最大的限度,卻又動人心弦。

「吾要回家!」「吾要回崑崙!」

「吾的恨多深,東海便有多深!」

兩個境遇不同,執著卻同樣深重的神明,只要再深入多加細想,眼淚便忍不住要掉下來。

流浪啊流浪,大神魃,建木已傾,世界已滅,你的未來,在那重建的遠方嗎?


很感謝野墨坊所費心製作的這齣戲,讓2008年有個美好的結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