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雲飄雪

關於部落格
本站廢棄中
請移駕→http://joinjo17.blogspot.tw/
  • 319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聖誕賀文]廣場


 

 

 

離年底越近,到哪裡都可以看到關於一年一度大節日的商業廣告。走在街上、攤開報紙、打開電視,大紅色的衣物和禮品便這麼撞進眼裡,連想躲開都萬分困難。

 

於是乎,相較於逐漸被商業活動炒起的歡樂氣氛,有人只感到相當不耐,冷眼看著像是瘋了的社會大眾,一邊暗自慶幸家裡那個不是會隨波逐流的人。

 

不但是西方的節日,其來由又跟他一點關係也無。無論是解釋成宗教節日或狂歡藉口,都不能動搖他。所以,當其他人早早就規劃好該去哪裡度過這個節日時,襲滅天來反而從公司那裡多接了幾個case回家,打算用工作來打發接連幾個晚上。

 

但他漏算了那個總出人意外的情人。

 

傻眼看著早早關上鐵門的舊書店,襲滅天來回到二樓以上的家居空間,挑眉看著連外出服都換好了,就伸出手等著拉他出門的情人。

 

蒼溫溫笑著,說:「襲滅,你回來得正好,我們一起出去吧!」

 

連他的回家時間都算好了是吧!臉沉了下來,襲滅天來拉過蒼的手,將他拖進房間。「你知道我不慶祝這種節日的。」放下工作用的筆記型電腦,襲滅天來開始脫下大衣,卻一陣涼冷襲上頸間。

 

蒼把圍巾繞上他的頸間,笑說:「誰說是慶祝這節日的?跟我出去逛逛不好嗎?」

 

「這……」面對這番言詞,襲滅天來的堅持遭到莫大打擊。

 

「走吧,我也訂好餐廳了。」

 

再一個笑容,襲滅天來,落敗。

 

 

 

 

離年底越近,到哪裡都可以看到關於一年一度大節日的商業廣告。走在街上、攤開報紙、打開電視,大紅色的衣物和禮品便這麼撞進眼裡,連想躲開都萬分困難。

 

於是乎,相較於逐漸被商業活動炒起的歡樂氣氛,有人只感到相當不耐,冷眼看著像是瘋了的社會大眾,一邊暗自慶幸家裡那個不是會隨波逐流的人。

 

不但是西方的節日,其來由又跟他一點關係也無。無論是解釋成宗教節日或狂歡藉口,都不能動搖他。所以,當其他人早早就規劃好該去哪裡度過這個節日時,襲滅天來反而從公司那裡多接了幾個case回家,打算用工作來打發接連幾個晚上。

 

但他漏算了那個總出人意外的情人。

 

傻眼看著早早關上鐵門的舊書店,襲滅天來回到二樓以上的家居空間,挑眉看著連外出服都換好了,就伸出手等著拉他出門的情人。

 

蒼溫溫笑著,說:「襲滅,你回來得正好,我們一起出去吧!」

 

連他的回家時間都算好了是吧!臉沉了下來,襲滅天來拉過蒼的手,將他拖進房間。「你知道我不慶祝這種節日的。」放下工作用的筆記型電腦,襲滅天來開始脫下大衣,卻一陣涼冷襲上頸間。

 

蒼把圍巾繞上他的頸間,笑說:「誰說是慶祝這節日的?跟我出去逛逛不好嗎?」

 

「這……」面對這番言詞,襲滅天來的堅持遭到莫大打擊。

 

「走吧,我也訂好餐廳了。」

 

再一個笑容,襲滅天來,落敗。

 

 

 

 

「先陪我去圖書館還書。」蒼這樣說著,襲滅天來就這麼順理成章的在圖書館裡又多等了一陣子,才等到又抱了幾本書的情人。他心情甚好地將放著書的袋子交到襲滅天來手上,「抱歉久等了。」歉然笑著,襲滅天來則一臉不足為奇的揉了揉他的頭髮。

 

蒼看了看時間,「餐廳離這裡不遠,我們散步過去吧。」

 

到餐廳的路得穿過一個廣場,那裡佈置了一棵還算不小的聖誕樹。襲滅天來原想當做沒看到地走過,偏偏情人慢悠悠的腳步讓他看了不少甜蜜的情侶來來去去。

 

「心情為什麼不好呢?」蒼淡淡說,牽上了他的右手,十指交扣。「我們也很幸福,不是嗎?不想看他們,看我就好了。」

 

意外親密的舉動讓襲滅天來吃了一驚。本就不是會顧慮外人眼光的人,保守的情人是他收斂的最大因素,現在既然連本人都解禁了,他又客氣什麼?當下就吻在蒼的頰上,微微勾起唇角:「當然,晚上我只會看著你。」

 

露骨卻又含蓄的表明引不起對方的羞怯,倒是偶然聽到的路人都緋紅了臉頰。蒼鎮定自若地說:「那麼,在回家之前,你能夠好好陪我嗎?」

 

「自然。」

 

 

 

蒼訂的是以義式料理聞名的餐廳,雖然昂貴,佳節裡卻也坐滿了慶祝的顧客。在充滿聖誕佈置的餐廳裡落座,看著繁複的菜單,蒼不假思索地點了一瓶紅酒、一份開胃菜、一個薄皮披薩還有義大利麵,再等襲滅天來點好自己的那一份主食,他淡笑說:「這裡的手桿麵皮很出名,等一下可以試試看。」

 

喔了聲,襲滅天來對蒼的周全調查發表意見,「真難得看你在這種事情上如此積極。那我就好好享受這個機會了。」

 

帶著淡淡撲鼻酒香的酸甜開胃菜、上頭鋪著新鮮蔬菜的美味披薩,還有醬汁濃郁且麵條可口彈牙的義大利麵,搭配上口感甚好的滑順紅酒,份量縱多,在兩個大男人眼中倒也不是什麼難事。

 

談些瑣碎小事,看著因酒精而面帶微紅的蒼,襲滅天來竟也有種能夠輕易將溫柔話語脫口的錯覺,但畢竟也只是錯覺。

 

鄰桌忽然有些小騷動,不用刻意偷瞄也可以見到男方拿出一個鑲著大紅鑽石的戒指,捧起女友的手,發表驚人宣言:「啊!妳是我的星星,我的月亮,我的太陽,我的巧克力~~!沒有了妳,我的生活也沒有意義!」週遭的人都有些興奮,服務生甚至還搬出了鎮店之寶的驚人蠟燭提供氣氛,雖然湊熱鬧的成分佔了大半。

 

蒼不語微笑,襲滅天來不禁伸手握住了蒼擱在桌面上的溫潤手指,將那簡單俐落的銀光收在自己掌心裡,久久不放。

 

 

餐後,帶著餐廳附贈的盒裝薑餅屋走出,將近十度的冷風撲面而來,卻也不能減了心頭上的溫度半分。

 

「襲滅,」倚著高大的情人,蒼說:「今天可以嗎?」

 

「什麼可不可以?」語氣不如字面上僵硬,襲滅天來有些無奈,「何必這樣慶祝別人生日呢?」

 

「我們有嗎?」蒼搧著長長的眼睫,帶著濃濃笑意說:「不過沾光,我們慶祝的,可是能夠在一起呢!」

 

稍稍紅了臉,但襲滅天來解釋為是冷風造成,收緊了相握的手,看向來路廣場上相伴的各對情侶,「在一起」這件事,可以如此值得慶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