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雲飄雪

關於部落格
本站廢棄中
請移駕→http://joinjo17.blogspot.tw/
  • 319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失眠

 

躺了一個半小時依然不見睡意,襲滅天來什麼都做過了,無論是覺得悶熱便脫下外衣,或是做些睡前運動,但無論是四肢百骸或者腦海中依然尋無所謂「疲倦」的東西,眼看情人也跟著被他弄得不好睡,好不容易打了幾個呵欠卻依然無濟於事後,他終於輕手輕腳地穿上衣物,掀開被褥溜下床走出房間。

 

上了廁所洗把臉,只覺得現在的精神好到要再慢跑個一公里都沒問題,他挫折捂臉,頹然坐倒在客廳沙發上。窗外夜色好得很,沒有月亮的夜空綴滿了閃爍的星子,帶著涼意的冷風一打開落地窗便感受得到,他卻提不起勁出外走走。

 

不是安全問題,而是沒有人陪。

 

這種半夜三點多的時間,大概只剩下二十四小時的便利超商還在營業,連隻狗都沒有,難不成他要去陪大夜班的店員?

 

在情人軟硬兼施的勸說下,他好不容易塑造所謂的「健康作息」,作業時間大幅調前了好一段時間,才能幾乎跟蒼同進退,沒想到才一天又早了一個小時,卻造成這種慘劇。

 

明天,明天說好要去火車站那裡辦事情的……

 

行程都規劃好了,卻因為這個突發狀況而影響,他不敢想像到時候蒼的臉色會多糟……進退不得,難道真要他熬一整夜乾脆別睡了嗎?

 

雖然一天沒睡沒什麼大不了的,但某人只要看到他精神一差,心情也跟著不好。睡不著沒關係,至少躺著也算有交代過了,襲滅天來自暴自棄想。

 

隨手挑了一張應該不激烈的CD放進客廳的音響,聽著聽到睡著應該也是個好方法……吧!

 

當他聽到房門打開的聲音,驚訝回頭的同時就知道自己錯了。

 

雖然眼睛張不太開,但蒼準確無誤地對著襲滅天來的方向,說:「你要睡在沙發上嗎?」

 

雖然話音模糊,但這句在某種時刻帶有威脅意味的話語一出,襲滅天來不確定自己是不是讓蒼不快,然而讓他睡不著絕對是非常糟糕的一件事。

 

他走上前在蒼頰邊吻了一下,說:「你回去睡,不要擔心我。」

 

氣勢不甚強烈地掃了眼,蒼只說了句:「進來。」

 

話語一出,襲滅天來關掉音響,十足配合地跟著蒼走進臥室。不敢說他今晚跟床舖的感情實在非常不好。

 

「趴下躺好。」

 

蒼跟著襲滅天來之後爬上床,在依然有些咕噥的聲音裡跪在襲滅天來身邊,彎下身替他按摩起肩頸交接處。

 

「唔!」意外蒼會這樣做,襲滅天來心虛地動了動。

 

「明……今天還要去買新枕頭。」蒼有些模糊地說,手中的動作卻一點也不含糊,把襲滅天來痠疼的肌肉一一揉開。

 

順著背脊向下,穩定有力的溫熱連同脊骨旁兩條筋絡也照顧到。舒暢感連同親切的睡意襲來,他卻對蒼感到相當抱歉。

 

讓人睡不得不說,還這樣半夜爬起來替人服務。

 

知道襲滅天來好多了,蒼舒了口氣,翻下身便窩進了襲滅天來身邊的位置,捲著被子調整個最舒服的位置要繼續睡。

 

「蒼……謝謝。」遲疑了一下,襲滅天來環上情人,揉了揉他的頭髮。

 

「快睡。」像是夢話地動了動唇,蒼沒有再多說什麼。

 

在他的額頭頰上又多落幾吻,襲滅天來在凌晨前的四點半,終於進入今夜曾經百般不可得的夢鄉。

 

 

--

 

這下老大你滿意了吧?(大哭)

你是嫌我太久沒寫文硬是不讓我睡就是了啦(哭著跑走)

你看你看蒼都做到這樣,我明天早上如果爬不起來吃早餐,

一定都是你害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