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雲飄雪

關於部落格
本站廢棄中
請移駕→http://joinjo17.blogspot.tw/
  • 319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們的夏天〈一〉

 

 

 

「馬上給我去查監視紀錄,到底是什麼時候不見的、又是怎麼不見,一定要把小偷抓到,不然一切損失賠償由你們來負責!」矮小的老教授在二個高大警衛面前破口大罵,弄得無辜的警衛灰頭土臉,回到守衛室調出紀錄,想趕快平息這場風波。

 

但這件意外就像靈異事件,不僅找不到任何蛛絲馬跡,連看過的人一個也沒有,只留下老教授吹鬍子瞪眼,氣急敗壞卻又無計可施。

 

 

 

這是西元2014年,人們已逐漸淡忘曾經面臨的危機,除了那時的當事者,「思念與願望一起」像是不實的夢境,留下淡淡印象沒半點切實感。而當年那個勇敢的男孩,在親朋好友的陪伴下,成為開朗陽光的青年。過去那段驚心動魄是無可磨滅的冒險。那些友誼、那些經歷,仍然跟隨在青年左右。

 

「星史,去把那些貨搬進來!」店長從廚房裡探出頭來,叫住外場的青年說。

 

「好!」青年擦了擦手,跟正在聊天的同學說了聲抱歉,便朝停在店門口的貨車走去,把一籃籃的食物用推車推進儲藏室。這樣來回即將剩下最後一趟時,偶然經過的店長對著他驚訝說:「星史,你後面那個是誰?」

 

「嗯?沒有……誰啊!」聞言回頭的青年嚇了一跳,背後不知何時跟了一個人,他抬著剩下的那些籃子,上半身全被遮住,只看得見穿著牛仔褲的修長雙腿。那人穩穩停下,一個低沉悅耳的聲音從籃子後傳出,「你好,我是星史的朋友。」

 

明顯看到什麼的店長愣了下,說:「這些東西本來就星史該搬的東西,你坐著等他如何?」

 

「既然搬就搬完它吧,謝謝你。」

 

店長朝他看了幾眼,最後對星史拍拍肩說:「我可不受理臨時請假啊!」便轉身回到廚房中。

 

這個聲音……很熟悉。沒完全回過神來,只是呆愣著走進儲藏室,大半心思都放在跟在他後面的人。將東西分門別類放好,也總算看到了那個「朋友」的長相。比星史整整高出一個頭,黑色瀏海下的陌生臉孔讓他一陣失望。微微抿起的嘴唇、英氣勃發的身姿,他不記得、也不認識這樣高大英挺的朋友。

 

雖然被這人莫名溫柔的目光看得有些不自在,星史還是開口問:「請問……找我有事嗎?」

 

「星史。」那人彷彿沒聽到這個問題,這個名字從脣齒間自然而然地迸出,連他自己彷彿也嚇一跳,低下頭確認了什麼,這才抬起頭說:「好久不見。」

 

那個聲調如此自然而熟悉,就像每個午夜夢迴裡絕無法忘懷的回憶,但是不可能,「那位」明明親口說過要離去的。星史皺起眉,問:「你是……?」

 

「我是達鋼。」

 

不可能的名字被說出,星史驚訝地瞪大雙眼,只見那人對著他鎮定微笑,半點開玩笑的意思也無,只是靜靜等候他的回應。小時那個冰冷卻可靠的機體在印象中難以磨滅,與眼前的男人實在無法相合。他帶著懷疑神色開口質問:「你是誰?為什麼要說這種話?」

 

那人並未多做解釋,一把抓住星史的手腕,把他掙扎的手放到自己的手臂上,按著不讓放開。「你看。」

 

突然間,與觸感外貌一般無異的皮膚表面出現裂痕,而後從中移動展開,露出當中的金屬骨架,及多條不同顏色的管線,伴隨著幾乎細不可聞的運作聲。

 

星史驚愕地在那人的臉孔和「打開」的手臂中來回梭巡,好不容易才整理好混亂的思緒,緩緩開口:「所以你真的是達鋼……?」

 

他微笑點頭,鬆手讓星史收回手,把手臂「收起」,靜候星史回復冷靜。

 

「這……你為什麼會出現……不,我是說,你不是說使命已經結束,從此要進入長眠?」有些語無倫次,但星史最終仍是把困惑表達出來。

 

「事情的確如此。」達鋼說,「我也不知為何會甦醒。」

 

「那……」話還沒說完,儲藏室的門口便被一把打開,店長探進頭來,「星史你在做什麼?待在裡面這麼久,上班時間還打混?」

 

「咦……耶!沒有,我這就來了!」星史嚇一跳,連忙收好推車要走出儲藏室,轉頭看向達鋼,想說什麼卻又困擾地不知如何開口。

 

達鋼理解地點點頭,說:「我知道你家在哪裡。」

 

店長聞言,偏頭對達鋼說:「五點快到了,還是你要等星史下班?先說好,本店是有低消的喔!」

 

「店長!」星史尷尬搔頭,「當然是我請客啊!你不要計較這種事情啦!」

 

「還說?再混我就扣你薪水!」店長哼哼笑了,而後留下敞開的儲藏室門口離去。

 

「那我去工作了。」星史對達鋼不好意思笑說。

 

「嗯。」達鋼走到外頭找了個位置坐下,順手拿份報紙便看了起來。

 

舒了口氣,星史振作起精神,萬分期待起下班時候。

 

 

相較於燃起萬分幹勁的星史,達鋼一出現便成為眾人的焦點,高人一等的身高和掛在嘴角邊溫文的笑容,讓剛才還在跟星史聊天的同學們一齊朝達鋼看去,完全不管星史如何轉移目標。

 

「喂,你們不要太過份好不好?」星史經過時用拖盤打了其中一個同學的頭,對方轉過頭來抗議說:「你太不夠意思了吧!自己開心成那樣就算了,連別人看都不准?」

 

「你們這樣很沒禮貌耶!這樣盯著不認識的人亂看!」

 

「喔喔喔,星史的耳朵紅了~~」起鬨聲音一起,幾個大孩子打鬧成一團。

 

此時達鋼走過來拍拍星史的肩,對著停下動作的其他人微笑說:「我是星史以前的鄰居,我叫達鋼。最近又搬回那邊,請多多指教。」

 

所有人都愣了一下,這才也都尷尬地連忙打招呼,有幾個人順勢想到什麼便問:「欸欸,那星史小時後是什麼樣子?可以跟我們說嗎?」

 

「喂喂喂!」星史在旁抗議,達鋼卻微微瞇起了雙眼,笑著說:「星史小時後,是很活潑的孩子。」

 

「達鋼!」

 

「沒關係的。」達鋼安撫地拍了下他的背,「我會在這裡等你下班。」

 

「不是等不等的問題啊……」不甘心卻又無可奈何,星史嘟噥著轉身,而背後的同學們已經興奮成一團了。

 

達鋼不是會亂說話的人,可是看著他被別人包圍的感覺讓人很討厭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