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本站廢棄中
請移駕→http://joinjo17.blogspot.tw/
  • 3229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2

    追蹤人氣

我們的夏天(三)(完)

 

 

 

「但他終究不是地球的一份子,而我們即使沉睡,也保持著彼此之間的聯繫。因此這次覺醒,很快便找到了對方。」飛鷹出聲續說。

 

「正確說來,我們是在同一個地方覺醒的。」達鋼頓了下,「而七重變形,因為曾經接觸過,所以還留著通訊的管道,但也只能在他醒來之後才能確定。」

 

「這樣說來,七重變形也覺醒了嗎?」星史恍然大悟說。

 

達鋼點頭,「最初接收到他的反應時,我曾經與他聯絡過,他說不用管他,他會自己行動。」

 

「果然是七重變形的作風……」星史無力拍額,「那你們會阻止我……是因為七重變形他……?」

 

「是的,他正在這附近。」達鋼說。

 

「那就沒事啦!」星史癱坐在座位上,「既然不用擔心楊察爾了,那還有什麼事嗎?」星史這才感覺到有東西碰到了他的小腿,低頭一看原來是一隻大型機器狗。「這是?」

 

機器狗討好地一邊搖著尾巴、一邊繞著星史,理應沒有生氣的眼眸切切實實流露出親近之意。星史今天下來早已見怪不怪,他摸摸機器狗的頭,仔細想了想,問:「獸王?」

 

機器狗聽到名字後,滿意地在星史身旁坐下,用頭摩挲著他的手

 

所以的確大家都到齊了……。他不明所以地嘆了口氣,在大夥的笑聲中,日子以後一定會變得熱鬧許多。

 

 

 

胸口滿脹著幾近沸騰的情緒,楊察爾衝出了小光家朝海邊跑去。同樣懷著思念,那麼多年與七重變形相依為命的日子,為什麼是達鋼他們先回到星史身邊?七重變形你這失職的傢伙到底在哪裡?

 

那顆黯淡龜裂的小石子仍在他腦海裡揮之不去。這不是他們的星球,難道是因為這樣所以七重變形再也沒有醒來的機會?他的生命、他的職責,除了對抗那些敵人之外,難道就沒有把他放在心上?

 

痛苦的孤單一人,再也聽不到熟悉的聲音;孤獨的每個夜晚,都已經放棄了所有希望,為什麼還要給他看到這種機會?

 

紛亂思緒在他的腦海裡衝撞著,他完全沒有看清前方的路,便這麼撞上了迎面而來的人。

 

好痛!邊想著糟了要跌到地上,又想到對方不知怎麼了,一片混亂中只感到那人抓住了他的手臂,並扶住了他的腰讓他站穩。

 

稍微平復了呼吸,他終於看清了對方的模樣。高挑挺拔猶如模特兒的身材、冷峻的面容帶有幾分訝異,雖然好看得驚人卻引不起他的注意,對著明顯高他許多的男子正要道歉,便聽到對方開口問:「王子,沒事吧?」

 

熟悉的語氣和稱呼,讓他睜大了眼。

 

「王子,抱歉屬下來遲了。」對方……不,七重變形在他面前跪了下來,恭敬地低著頭說。

 

 

 

另一方面,把房間收拾出來後,達鋼一行人正式進駐星史家中。看著庭院中忽然多出的一大堆垃圾和回收物,再對照歡歡喜喜探索環境的三人一犬,星史的心情實在非常複雜。

 

家裡的客房不夠用,如果真的全要住下,勢必得要再添購家具,但是「朋友來訪」這種理由無法說服母親答應。然而達鋼他們難道要到外面找地方住嗎?不僅責任上說不過去,他也實在很不放心。

 

還在煩惱到底該編造何種藉口時,達鋼到他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對星史說:「如果星史不方便,我們就別住下來了。這附近應該有出租的房間。」

 

「不、不,怎麼會不方便呢?」星史連忙搖手笑說:「我只是在想跟如何跟媽媽介紹你們,總不會要據實以告吧?」

 

「這是當然。」達鋼肯定說,「連星史的朋友家人都知道了,沒理由要將對令尊令堂隱瞞。」

 

「不然住外面的也是我跟地龍,達鋼和獸王是一定要留下來的。」飛鷹就著不知從哪找到的杯子喝水,走近說。

 

「為什麼?」驟然紅了臉,星史問。

 

「達鋼跟獸王是隊長的近身保鑣,當然要留下來。」飛鷹一臉理所當然,讓星史反倒啞口無言。「不用擔心我們。我剛剛在資訊網了瀏覽了下,我跟地龍日子一定會過得很好!」

 

「飛鷹你別亂出主意,為什麼會過得很好?」聽到最後一句的地龍趕緊出聲抗議。

 

「那就看你那時候工作努不努力了。」飛鷹帶著明顯笑意說了句。

 

「那個,晚餐時間要到了,你們有什麼想吃的嗎?還是要去小光家吃?」趕緊在兩人再度吵起來之前,星史出言插開話題。

 

「星史(隊長/大將)要煮晚餐嗎?」三人將目光集中在星史身上,驚訝問。

 

「當然!」擦了下鼻子,星史有些驕傲又不好意思地說,「說到廚藝,大概只比小光她爸媽還差一點而已!」

 

「雖然我們可以不用進食,」達鋼略為遲疑。

 

「既然隊長都這樣說了,」飛鷹微笑。

 

「那就一定要吃的啦!」地龍哈哈大笑的下了結論。

 

「好,那你們先等我個二十分鐘喔!」星史向他們豎起了大拇指,便朝廚房忙碌去。

 

 

 

看著已經邊哼歌邊在廚房裡忙起來的星史,食客達鋼等人只好乖乖坐到客廳的長沙發上看電視。飛鷹雖然有印象星史的媽媽在新聞台工作,但不曉得她這些年早已成為資深新聞人。從繁忙的前線退下,現在多是主持些晚間的談論性節目,對社會及世界現狀做深入的探討及分析。時間還沒到,他們自然怎麼也看不到。

 

帶著疑惑轉換電視台,一邊以通訊頻道私下交談,並交換彼此蒐集的資訊。沒有任何一個想在星史家白吃白喝,就連獅王也至少能夠看家。略過無論如何都有事做的達鋼不提,飛鷹對著電視上的廣告認真發起呆來。

 

另一方面,地龍跟獅王爭辯他們兩個之間的能力差別。只見他瞪著懶洋洋趴在地上的大狗,獅王卻專心盯著逐漸傳出香味的廚房。無聲的激烈話語在電波中交鋒,達鋼皺了皺眉,不曉得該不該制止。

 

 

「哎呀哎呀,星史今天好乖,主動打掃家裡啊!」門口傳來鑰匙的轉動聲,而後悅耳的成熟女聲在門開啟後傳進。

 

「開飯囉~!今晚吃咖哩飯喔~~!」星史端出一大鍋咖哩,向客廳中喊道。

 

「哎呀!有客人在呀!」看到達鋼等人,高杉美玲驚訝說。

 

不等星史呆愣後做出反應,達鋼他們站起身來向她鞠躬說:「阿姨您好,我們是星史的朋友。」

見到三個大男人如此慎重的反應,饒是見多識廣的高杉美玲也不禁訝異。笑著對他們招呼,一邊凌厲目光向星史掃去,事情絕對不單純,要求一個解釋。

星史苦笑著,打不了馬虎眼,這次還真的遇到難關。該據實以告到什麼程度?而媽媽又該能接受到什麼程度。聽著達鋼穩穩說出今天重複三次且內容相似的話語,他轉開了頭,在心中大大嘆了一口氣。

 

 

 

那年,我們的夏天,正要開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