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本站廢棄中
請移駕→http://joinjo17.blogspot.tw/
  • 3218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2

    追蹤人氣

天龍

 

──

 

 

  片倉小十郎的生活,在撿到一條小蛇後開始轉變。

 

  那只是一條菜園中的小青蛇。原本不想理牠的,捏起了小蛇便要丟到菜園外去,卻被小蛇意外的劇烈掙扎給驚訝地鬆了手。小蛇掉到地上後便奮力扭動,想要逃開卻像是沒有力氣,爬不了多遠。

 

  看多了這樣的小東西,小十郎嘆了口氣,決定把它好好移出去,誰知道才剛把小蛇放到手掌上,小蛇竟纏上了他的手腕不再鬆開,就像青色的手環一樣。

 

  「你呀……幹什麼呢?」小十郎皺了皺眉,發現小蛇異常固執,頭昂起並沒有咬人的意思,尾巴緊緊扣住身體,就是不要讓小十郎撥開。

 

  仔細一瞧才發現小蛇的頭略長,只有一邊的眼睛,另外一邊被黑色鱗片覆蓋,加之身上略見血痕的處處傷口。憐憫之心一起,小十郎無奈地對牠說:「我就帶你回家吧。」

 

  原本以為小蛇就像其他動物,傷養好了自然會離開這個地方,但他錯了。小蛇的傷好得很快,卻一點都沒有離開的意思;牠喜歡窩在小十郎的手上,讓他餵食撫摸,就像黏人的孩子。

 

  而小十郎自然也讓牠留在身邊,滿屋子遊走,在他叫喚時會纏繞在身旁。

 

  就在小十郎早已習慣回家後會在玄關看見小蛇盤起吐信迎接的日子後,不知不覺小蛇已來到家中三個月的時間。這天,小十郎回家,拉開門看見的卻不是小蛇,而是一個正伸長雙手坐在玄關,對他開懷大笑的小男孩。

 

  「你、你。」小十郎驚嚇得愣在門邊,看著小男孩笑著對他不斷重複這個字。

 

  「欸,小弟弟,你怎麼會在這裡,你的爸爸媽媽呢?」小十郎向後回頭張望了下,想找出是否有人丟下孩子的痕跡,又對小男孩問:「你怎麼進來的?誰帶你過來的?」

 

  小男孩歪頭不解他說的話,只是固執地重複那個字,短短的小手伸得老高。久久等不到人抱,眼眶泛紅鼻頭微皺,連聲音都泛上淡淡哽咽,眼看就要哭出來。

 

  小十郎嘆了口氣,伸手把小男孩從地板上抱起,讓小男孩開心地環抱住他的脖子。他關好門走進屋內,對著小男孩說:「欸我說你呀,都這麼大了,難道還不會說話嗎?」

 

  小男孩只是開懷地磨蹭著他的臉頰,小十郎驚訝得稍稍拉開了距離,「不會吧……是哪對不負責任的父母,連孩子都不教好?」小男孩不解其意,只用手撫摸著小十郎的臉頰,然後笑出來。

 

  被小男孩糾纏著,小十郎一時之間也無暇去尋找小蛇跑到哪裡去了,只是邊走邊喊,讓小男孩持續在他臂彎中磨蹭著。

 

  「唉呀。」來到客廳中坐下,小十郎讓小男孩坐到他的面前。「我說啊,你到底叫什麼名字?你父母總該有給你取名字吧!」

 

  小男孩又歪了歪頭,小十郎見狀無奈地嘆了口氣,想想這樣不是辦法,於是指著自己,「片倉小十郎。」

 

  「片倉……小次郎?」小男孩疑惑地跟著念。

 

  「不是,是小十郎。」

 

  「不是,是小十郎!」小男孩開心地拍起了手。

 

  深吸了一口氣,「是片倉小十郎!」

 

  「是片倉小十郎!」

 

  算了算了。小十郎放棄地抱起了小男孩,又重複一次,「小十郎。」

 

  「小十郎!」小男孩又開心地抱住了小十郎磨蹭著。

 

  這孩子怎麼這麼黏人啊?小十郎想著還要給些獎勵,桌上卻只有平常給小蛇當點心吃的甜小粟。

 

  小男孩也看到了甜小粟,在小十郎手中掙扎著,指著小粟像是想要吃的樣子。

 

  唉呀這孩子……小十郎這才注意到,小男孩蓋在瀏海下的右眼不像左眼那般水靈晶亮,而是覆著什麼疤痕地緊閉著。他撩起小男孩的右側瀏海,只見小男孩略略瑟縮了下,卻沒有躲開小十郎碰觸的手。

 

  右眼被一層死皮覆蓋著,上面是凹凸猙獰的疤痕。好可惜啊……才這麼年輕的孩子。小十郎想。就跟小蛇一樣,小蛇也是瞎了右眼,看得出畏懼卻不會拒絕他的觸碰。

 

  就跟小蛇一樣……想到這點的小十郎陡然一驚,他對小男孩輕聲說:「小蛇?」

 

  小男孩旋即開心地握住了他的手,咿咿呀呀的嚷著。

 

  不是吧……這才發現自己好像撿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回來,小十郎暗暗嘆了口氣,對小男孩說:「你是小蛇也好,精怪也罷,總該有個名字吧?」

 

  這次小男孩好像終於聽懂了,鬆開抓住小十郎的手,往手邊的榻榻米便抓下──銳利指甲在藺草面上刻出了兩個歪歪斜斜的字,政宗。

 

  「政……宗。」辨認出小男孩所「寫」下的字,小十郎想,這可真是精彩,會寫自己的名字卻不知道該如何說話。從小蛇一下子變成要養小孩子,這轉變還真是讓人有點吃不消。

 

  此時政宗又爬進了他懷裡抓著衣襟搓揉。這種柔軟嬌小的生物……也罷。他又抱起了他,「政宗,那你就先待在我這裡吧。」

 

 

  政宗長大得很快,學得很快活動力也很強,讓小十郎不得不多花時間在他上面。先是做了個眼罩遮住他殘缺的右眼,然後找出幼時的衣服讓政宗穿。鄰居發現未婚的他從哪抱來一個孩子,他只好藉口是小姪子。

 

  一個月大一歲的小姪子。他為這件事感到好笑。每天早上都可以看見政宗成長的痕跡,晚上卻還是那張單純的睡臉。眨眼間,政宗就從可愛黏人的小孩子長大,逐漸有俊秀青年的模樣。從讀書寫字,到政宗纏著小十郎教他的武術劍藝,除此之外,加上張羅政宗的衣服食物,差點沒讓小十郎忙得暈頭轉向。

 

  從每晚向他討晚安吻的孩子,到四處搞破壞的小霸王,這種生活,他甘之如飴。

 

  這樣忙碌的日子過了一年,小十郎發誓,就算他回家看見客廳中窩盤著一個龐然巨獸,也不會再感到驚訝了……才怪!

 

  小十郎近乎瞪視地看著大剌剌占據客廳的巨獸睡得滿面香甜,頭上的長角金光閃爍,後頭披散著黑色鬃毛,長耳溫馴地低垂著,大嘴隱隱露出尖銳利齒。他忍住用手中鋤頭朝巨獸砍下的衝動,大聲叫著:「喂,起來了!」

 

  巨獸的眼矇矓睜開,在看見小十郎的同時急劇睜大,一臉就是「糟糕了!」的表情。

 

  ……還知道糟糕了。先不懷疑為何自己能知道巨獸在想什麼,小十郎用鋤頭敲了敲地板,「你這傢伙,從哪跑出來的?快說!」

 

  有點遲疑地,巨獸張了張嘴,最後張大了嘴打了個老大的呵欠,在小十郎不滿之時,一個陌生的聲音闖進了他的腦海。

 

  『……小十郎。』

 

  他嚇了一跳,而他對面的巨獸以相當認真的表情望著他。

 

  『不要驚慌,小十郎。我是政宗。』

 

  ……騙誰啊?這是他的小蛇、十多歲的可愛青少年嗎?

 

  『我昨天才吃掉了你原本要醃製的蘿蔔。老實說,我一直對你能種出那麼好吃的蘿蔔感到訝異。』巨獸吐了吐舌頭,表達他對蔬菜類一向不喜歡的態度。

 

  「……你是政宗?再說其他事出來聽聽看?」他的小蛇的確一直不喜歡吃青菜,直到某一天發現原來竟然可以這麼好吃的時候……天曉得他為了這孩子改良了多少品種?

 

  巨獸咧了咧嘴,『我昨天穿的是你新縫好的衣服。』巨獸的身體挪動,露出被壓在地板上的一套衣服。

 

  看到衣服,小十郎的臉沉了下來,「誰知道你是不是吃掉了政宗才來冒充的?你是誰,快點報上名來!」

 

  『小十郎你別急,先聽我說。』巨獸懶洋洋地制止了小十郎威嚇的動作,爪子拉過了小十郎,無視於他的掙扎將他放在自己盤起的身體中心。『我有好長一段話要說,你找個舒適的地方坐著。』

 

  被有手指那樣長的爪子搭在肩膀,就算是焦急於政宗小十郎也只好先聽這巨獸到底要說什麼,儘管他表明他隨時可以反抗。

 

  巨獸不在乎地笑了笑,開始了說故事的時間。

 

  牠說,牠是天上的水神,卻因為天性好鬥,跟火神常常打得遍體麟傷,甚至還觸怒了上頭的神,所以被處罰後打落人間。那群老頭子交給牠一個任務,要他從人類中選擇一個明主,幫助他統一天下平靜這個亂世,戴罪立功回到天上。可是他覺得現在那些霸主沒一個好人,倒不如自己來統一天下。牠說,牠已經活了好幾百年,可是在龍神中還只算是十九歲的小夥子,所以變成人身時最大也只能變成這樣。牠說,因為最初有小十郎百日的供養,他得以順利化為人身,後來也能順利成長。牠說,今天只是午覺睡昏了頭,來不及在小十郎回來前化身。

 

  「……所以您真的是政宗?」不自覺地換上敬稱,小十郎驚訝地看著巨龍。

 

  『沒錯,需要我證明給你看嗎?』巨龍不懷好意地笑咧了嘴。

 

  小十郎背後起了一陣惡寒,這陣子被這小魔頭給惡作劇了太多次……「不,沒關係,真的!」

 

  『可是我想給你看。』巨龍瞇細了眼,然後就在小十郎面前化身為十九歲的青少年。

 

  赤裸裸,皮膚彷彿吹彈可破的美青年跳進了小十郎的懷裡。

 

  「……給我穿衣服,馬上!」

 

 

──

 

 

  自從政宗向小十郎現出真身後,他變得更加無所忌憚,像個被寵壞的孩子,為所欲為。

 

  「政宗大人,真的沒有父母教過您規矩二字怎麼寫嗎?」又再一次把化為真身的政宗從曬衣的後院叫醒,小十郎無奈問道。

 

  「有啊,小十郎你有教我怎麼寫。」青年政宗在小十郎的監督下穿好衣服,笑嘻嘻這樣回答。

 

  「不,這個不是重點。」小十郎皺了皺眉。

 

  「……龍沒有父母。所有的水龍都是在天山孵育而成,在雲霧根源之處第一次睜開雙眼,其他亦然。如果真要說,天山就是我們的母親,而你又怎能指望一座山教育他的孩子?」政宗淡淡笑著說。

 

  儘管知道是被自己一再詢問下才這樣說,小十郎聽到這番話時還是忍不住心痛起來,他又問:「那總有其他的龍吧?牠們不教育後輩嗎?」

 

  「牠們怎麼會教育後輩呢?」政宗像聽到最好笑的笑話般笑起來,「沒有龍會放棄自由去教育什麼都不懂的新生兒,沒有!所有的一切都是摸索、都是天成。自然給予我們力量、給予我們知識,卻沒有教我們什麼是禮儀。龍是一群任性妄為的生物,除了那些老頭子。」

 

  「那麼您的右眼……?」話一問出口,他便知道自己錯了。相處直到此時,小十郎才在政宗一向精亮的左眼中,首次看見如同右側的陰暗光芒。

 

  他沒有回答,小十郎立刻理解了他的意思。

 

  小十郎啞口無言,沉默了好一會兒這才說:「……您曾經後悔嗎?」後悔挑起爭端、後悔被困在這個什麼都做不了的人間。

 

  「啊?你是笨蛋嗎?」政宗一副受不了的看著小十郎,「我從不為我的所作所為後悔。在這裡,可比規矩太多的天上好太多了!」

 

  「是這樣嗎?」莫名地鬆了一口氣,小十郎又說:「您不是還要協助統一天下,那麼……?」

 

  「我協助你統一天下吧?」政宗驟然湊近了小十郎這樣說,滿意地看到他錯愕的表情後又改口,「不,看你這個模樣,還是我來統一天下吧!而你就當我的軍師如何?」

 

  「政宗大人……」小十郎有點困擾地笑了笑。他看到政宗閃爍著認真光芒的黑色眼眸,於是也嚴肅說道:「只要您願意,小十郎會一輩子跟在您的身後。」

 

  「讓我給你龍的力量吧!」政宗笑著說。

 

  「而我會成為您失去的右眼,為您守護一半江山。」

 

 

──

 

 

  政宗以獨眼龍之名,崛起於戰國亂世,以奧州之雄逐鹿天下。

 

  青龍昂首於天,向各國發出驚天之吼。

 

  遵循著自我之道,自由卻也約束的天龍。

 

  毀壞條約、違反規矩,天上再無其容身之處。縱使傷痕累累,這一世,永成人間的亂世英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