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雲飄雪

關於部落格
本站廢棄中
請移駕→http://joinjo17.blogspot.tw/
  • 319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晚暮

 

  穿著藏青色袍子的老者斜倚在窗邊,僅剩一邊的目光慈藹,像是有子孫滿堂承歡膝下,生活無憂的長者。午後陽光沿著窗櫺爬上了老者的手臂,在煙斗尾端閃耀著金黃色的光芒。

 

  他隻身一人,緬懷過去那段光輝時代。

 

  『政宗大人,我小十郎會一輩子守在您的背後。』

 

  而那個聲音,卻遠遠比任何生者還跟隨在他的身旁。

 

  口中呼出的白煙飄散,他遙遙看著過往那片菜園的位置。穿著土黃色作務衣的身影彷彿就在那裡,隨時準備回頭給他一個微笑。

 

  或許靜默、或許高聲叫喊,無論如何他的心思都清楚明瞭,只為了一個人掛心。

 

  不在乎自己會如何,直至最後一刻亦然。

 

  小十郎,這十幾年來我過得很開心。奧州昌榮繁盛,子民安居樂業,只可惜龍之六爪塵封在刀架上,無處發揮。

 

  『政宗大人,您的行為太過輕率了。』

 

  他總不留情面地,直截了當向他進言。他可以誇下豪語,對片倉小十郎而言,沒有比獨眼龍還重要的事物。

 

  就算有,又如何呢?

 

  你就認了吧,小十郎。奉伊達家為主,你不僅賠上自己,也將後世子孫送進這個輪迴。沒有後悔餘地,「小十郎」將永遠隨侍伊達家。

 

  這不是很好嗎?

 

  如果,還能再聽到一次你的聲音。

 

 

  「政宗大人。」

 

  少年的聲音從後傳來,他伏低在門外,語聲低悶,頭沒敢抬起半分。

 

  「政宗大人,白石城主呈上信簡請您過目。」

 

  長久以來,只有小十郎敢在說話時,直直看入他的眼睛。他輕輕哼了聲,表示知曉了,命那小姓退下。

 

  一年年經過,層層疊積起的時光如同潮水,洗刷掉他對人世的記憶與留戀;年輕時的意氣風發卻怎麼也忘不了。再一年、或許再過一年,他就能下到黃泉,為年少時期造下的殺孽償還,順道跟那些老敵手打聲招呼。

 

  然而在那之前,他還要對他多嘮叨幾句、多上一炷香。

 

  我又比你多老一歲啦,小十郎。

 

 

──

 

伊達政宗(156795日-1636627日)

片倉小十郎(1557年-1615年)

本文中的年代設定在1631年左右,故以「老者」稱呼,雖然某人最小的女兒是1626年出生……()



--

 

一句一傷

作詞:方文山
作曲:關大洲
編曲:屠穎

要多少斑駁 青苔才會入牆
多少雨你才會 撐起紙傘

落花在亭外 又依稀了幾番
流水送走呼喚 我不忍想

風驚擾河岸 也唏噓了垂楊
你低頭唏噓了 那些過往

夕陽映屋簷 斜照木格子窗
悠然的舊時光 我卻黯然

一句一傷 無話可講
你坐看緣分了斷
當意念已轉 再多遺憾
也只是空談

一句一傷 無話可講
我起身安靜拈香
我停止想像 你的模樣
閉上眼倔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