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雲飄雪

關於部落格
本站廢棄中
請移駕→http://joinjo17.blogspot.tw/
  • 319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rgue


  當時買這麼大的沙發並不是為了這種用途啊……。被留下的人心想,雖然不否認朋友們笑過很適合用來把某人趕出臥室,但這是否能當作其實他也自知理虧?

  既然如此,何必當初?

  雖然隱約知道他正為某件事而煩惱,卻不曉得該如何幫上手,只能漠視他的一舉一動。這樣過了一個月,連自己是否該別再留在這尷尬地方都不曉得了。

  明明是「家」……

  這個此時說起來特別心酸的字更加深了他離開的念頭。反正某人的牛角尖或許還要再鑽上好一陣子,把臥室留給他也好一點。

  到底是厭倦或另有新歡,他不想深究。

  於是他收拾行李,回到老家。


 

  愛操心的大弟一看到他出現,先是瞠大了雙眼,隨即忿忿不平地說是不是他欺負你了,大有立刻衝去找人算帳的架勢。

  他只是比較忙,我回來看看你們而已。笑著安撫了大弟,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何掩飾。

  或許是習慣,或許覺得他另有苦衷。

  事情都到了這種地步,還要幫忙掩護什麼?沒有言語衝突沒有肢體碰撞,像是回到之前不知道彼此的日子。

  即使向來樂天知命,他也不禁茫然。

  大哥,你會這次會留多久?大弟問。

  很久沒有陪你們過聖誕節了,就留到那個時候吧。他想了想後說。

  因為他覺得這種生活或許會再維持一個月。

  這樣下去,他們還算是什麼呢?待在家裡的時間你想了很多,無論是跟以前的朋友往來,或是靜靜讀書寫字,你都沒有再聽到他的任何消息。

  即使在同一個城市,就像已遠在另一個世界一樣。

  他拒絕想像他發現自己已離開的樣子,也拒絕揣想他這幾天怎麼過。都是大人,沒必要為這種無謂的事掛心。

  只是忍不住要反問,問題出在自己身上嗎?


 

  隨著時光流逝,愛熱鬧的弟妹們早已陸續為聖誕節做好準備,他卻回想起去年那時他們在做什麼。

  他看著手上的光芒,不免質疑起這一切到底算什麼。但也始終沒有拿下。

  像是在等待什麼,相信什麼。

  時間過得很快,十二月二十四日當天,他們全家預定好晚上要一同狂歡,他卻在白天接到好友的電話。好友語帶保留地確認了他一整天都會在家,然後要他別擔心。

  到底要擔心什麼?他掛上電話,近乎冷酷地看著闖進他家門的男人。

  你要做什麼?大弟擋在他面前問,男人的眼光卻直直看向他。

  「跟我走。」

  大弟氣得跳腳,他卻默然回房提起一直沒有完全散放的行李,在弟妹注視下朝門口走去。

  向弟妹們道了歉,他上了男人的車。


 

  車上連音樂聲都沒有,兩人間的沉默彷彿壓縮了車內的空氣。

  連話語都難以出口。「……對不起。」離開十幾分鐘後,他咬著牙開口。

  「我不知道,你到底把我放在哪裡。」他自嘲說,每次都只能看到你無動於衷的表情,我忽然忘記當初到底為何要如此辛苦。

  你只是佔有慾發作。他冷冷說。

  如果真是那樣,事情倒還輕鬆許多。他說,沒想到你可以撐到一個月才離開。看到空蕩的家裡,不知該鬆了一口氣或感到難過。

  然後我花時間走了一趟之前的地方。他直直看著前方,沒有偏頭看向他。

  他馬上知道他說的地方是哪些,頓時有些怔然。

  在那間餐廳,我想起那個光芒;我也好懷念家裡圍繞茶香的感覺。他在路邊停下車,偏過頭勾起嘴角苦笑說。忽然發現自己好像做錯什麼。

  只是這樣而已嗎?他低下頭,輕聲說。兩個月的時間只是這樣嗎?

  我知道你很生氣,所以任憑宰割,想要從此離開我也沒關係。你知道了我會如此善疑又專橫。

  然後呢?

  男人愣了愣,他拉過他的左手輕輕吻上。你……還願意跟我在一起嗎?

  他反手緊緊握住。看在你在今天悔改的份上,我原諒你好了。他說,因為我或許比自己以為的還信任你。

  你可以再一次懷疑自己,但不可以再一次未經我允許就睡客廳。他的語聲帶上笑意。那麼今天,你要帶我去哪裡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