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雲飄雪

關於部落格
本站廢棄中
請移駕→http://joinjo17.blogspot.tw/
  • 319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Hairカット

 

  男人從菜園勞動回來,還來不及換下一身污穢便看到青年頂著馬尾晃過去,他先是忍笑而後發覺少主的頭髮又到了這長度,又該是修剪的時候。

 

  夜裡,他在少主淨身過後帶著工具到他房中。紙門拉開,他家少主倚靠在燈火旁,長及肩的頭髮散著,抽著煙管看著紙卷。

 

  「政宗大人,讓小十郎幫您剪頭髮吧。」

 

  「cut hair啊。」伊達政宗不經意地抬眼看了小十郎一眼,「進來吧。」

 

  話這麼說著,他收起紙卷的速度卻快上不少。小十郎將溫水放置一旁,攤開潔白布巾攤在榻榻米上和伊達政宗的肩上,接著解開眼罩放在一旁,沾了水梳順伊達政宗的頭髮。

 

  剪刀的聲音開始響起,伊達政宗毫無頭緒地丟出一句,「好像隔不久就得cut一次。」

 

  小十郎不由得想起政宗大人小時乖巧坐在他面前的樣子,嘴角輕輕勾起,他說:「您不是不喜歡剪得太短?」

 

  一綹綹頭髮被挑起又放下,「那個不一樣。」伊達政宗想說些什麼,卻被小十郎打斷,「像長曾我部大人那樣不是清爽許多嗎?」

 

  「喔~小十郎喜歡那樣的?」

 

  「不,政宗大人您現在這樣就好。」剪刀的動作停下,小十郎換拿起剃刀,「這幾天也熱,我就幫您修短一點吧。」

 

  「有時候,我真的不知道你在想什麼。」頓了頓,伊達政宗小小笑了聲,窸窣聲不絕響起,「長曾我部那種style看了就刺眼。」

 

  「放心好了,在下絕不會讓政宗大人的頭髮變成那樣的。」

 

  聽出了小十郎微微忍笑的聲音,伊達政宗也不再說什麼,想起西海之鬼的樣子也不禁微笑。

 

  約過了一刻半時間,伊達政宗在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聊中總算沒睡著,這才聽得小十郎說:「好了。」他稍稍清醒地抬起了頭。

 

  「請等一下,政宗大人。」

 

  小十郎繞到伊達政宗右側,手中還持著剃刀。「瀏海也稍微修一下吧。」

 

  「啊……」

 

  小十郎撩起右側瀏海開始削短,伊達政宗僵著脖子沒敢轉動。

 

  動作沒有很久,小十郎動作俐落地將頭髮長度削到剛好蓋住眼罩的位置。「這樣就可以了。」

 

  伊達政宗笑說:「小十郎,你的動作還是這麼準確快速啊。」

 

  同時也想起那件事的小十郎沒有回話,他拿起溫熱毛巾把落在伊達政宗頸上臉上細碎髮絲拭淨,而後將毛巾丟回水中。

 

  他撩開剛修過的右側瀏海,露出那個對二人而言都不陌生的痕跡。

 

  這個傷口,至今仍無法從生命中退場。

 

  他對著伊達政宗左眼凌厲的目光,伊達政宗卻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在右眼上落吻。

 

  「政宗大人。」只一吻便退開,小十郎續說:「頭髮剪完,小十郎退下了。」

 

  「Wait!」伊達政宗拉住小十郎的衣袖,「你就這樣回去?」

 

  小十郎淡笑,「夜已深,政宗大人請好好休息。」

 

  看著小十郎收拾起散亂一地的狼藉,伊達政宗驟然起身抱過被褥丟下冷笑:「可別告訴我你這麼懦弱啊,小十郎。」

 

  看看伊達政宗又看向被亂扔的被褥,小十郎無奈的嘆口氣。「政宗大人,您無論做什麼都沒關係,但是……」他一把拉下正居高看下的伊達政宗,「什麼場合該做什麼事,小十郎不是跟您說過好幾次了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