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雲飄雪

關於部落格
本站廢棄中
請移駕→http://joinjo17.blogspot.tw/
  • 319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Zero〈三〉

  愛野應該是會錯意了。伊達政宗坐在椅子上打開背袋,他根本不會用「電腦」,怎麼會要求這個來砸了自己的腳?他只是驚訝會有這麼多紙……不看放在桌上的文具,他逕往背包裡掏找。記得昨天有順便買了……什麼「自動水毛筆」。

  有了寫字的工具,伊達政宗這才拉過被壓在文件最上面的表格,皺眉開始處理這份工作。看懂並了解如何作業後,這工作的確很簡單,但也很無聊。沒持續多久,他便覺得厭煩。抬頭開始張望,卻看到片倉景綱擔心的眼神。

  沒事!他輕鬆地笑了下,一回頭就看到愛野興味的眼光,只好繼續這個鎖碎的作業進程。

  愛野雖然看在眼裡,卻沒有特別提到他使用毛筆寫字;而是熬到中午休息,大家紛紛起身張羅食物時,才被好奇的人注意到,這件事頓時成為辦公室的焦點。伊達政宗的行筆流利俊麗,甚至偏草的字跡顯示出有深厚基礎;片倉景綱在這件事還沒有鬧大之前,趕緊把伊達政宗拉出辦公室,到員工餐廳找了個位置坐下。

  帶著餐點回到座位,片倉景綱便看到伊達政宗若有所思看著他。

  「怎麼了?」

  「這件事……很麻煩嗎?」

  伊達政宗沒有說明,片倉景綱卻知道他所談為何。他落坐把烏龍麵推到伊達政宗面前,淡淡笑說:「無所謂。好奇心很快就會消失。習慣這種事一時半刻改不來,稍加掩飾還可以;倒是你該先學學如何用電腦。」

  “Really?” 既然片倉景綱這樣說,伊達政宗也只好接受,但是,「愛野那邊並不好打發。」

  片倉景綱點點頭,「只要不要太過分,我想前輩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

  伊達政宗並未繼續表達疑慮,而他的第一天「實習」,便在刻意周旋下有驚無險過去了。

  下班時,愛野經過正一齊收拾東西的兩人,停下來意有所指地對片倉景綱笑說:「片倉,你外甥是個很有趣的人。看來會有好一段時間,我們辦公室都不愁無聊了。」

  聞言伊達政宗立即警覺看向她,而片倉景綱苦笑著對愛野深深一鞠躬,「這段時間要麻煩愛野前輩多多關照。」

  愛野審視地看著伊達政宗,但隨即自嘲開口,「伊達政宗,你是誰都無所謂,別替他人帶來太多麻煩,片倉已經為你做夠多了。」

  這種要求感恩的話語雖然沒辦法坦然接受,但伊達政宗也知道無論是小十郎或景綱,兩人都對他付出甚多。他凝下臉色沒有回覆愛野的話,目送她離開。

  「政宗,走吧。」片倉景綱拉住他的臂膀,走向電梯前往停車場。伊達政宗才回過神來看向片倉景綱,內心卻多了許多前所未有的想法。

 

 


 

 

  他一直認為那些都是理所當然。小十郎的忠誠、他對他始終不移的摯愛;甚至到了據說是幾百年後的世界,這個片倉景綱也為他處處設想。然而也不過幾天時間,卻由一個外人說,這些付出已經相當難得。到底是觀念不同,還是他一直沒有發現到他們的辛苦,其實是件值得在意的事?

  對下方臣民的侍奉習以為常,就連現在也常不自覺對片倉景綱頤指氣使,除非是些太過份的要求片倉景綱沒有答應,他才發現對象不是一直以來的那個人。

  ……這是他一直對小十郎予取予求的意思嗎?

  然而他比任何人都肯定,小十郎一切都是心甘情願。若依此推算,難道他欠下小十郎天大的恩惠?一想到那對只有自己的雙眼,說是恩惠對他是種侮辱,他對此結論嗤之以鼻。

  但是,片倉景綱又是抱持何種想法把他留在身邊的?

  這些念頭在他腦海中瘋狂打轉,他雖不動聲色地跟著片倉景綱吃完晚餐回到家,卻不知道早被片倉景綱看在眼裡。

  直到他寬衣解帶走進浴室,背後卻跟著也抱上衣服用品的片倉景綱,這才反應過來。他回頭狠狠瞪向片倉景綱,對方卻好整以暇地說:「我昨日不就說了,今後要幫你洗澡。」

  「不需要!」伊達政宗回身,「都說過這些傷不礙事,你何必像個女人般婆婆媽媽?」

  「你沒有拒絕餘地。」

  「當然有!你與我非親非故,我沒必要接受你的好意。」看片倉景綱依然沒有退縮念頭,伊達政宗又說:「我不是小孩子,不要那樣take care me!」

  「……你!」

  「有必要我會叫你。」

  看伊達政宗抿緊的雙唇,單眼凌厲毫不妥協,片倉景綱終於放棄,「……自己小心。」

  開什麼玩笑?在片倉景綱出去,並確認門已經鎖好後,伊達政宗這才脫力坐到馬桶上,深深嘆了一口氣。

  情況已經比昨日要好上許多,但如果讓片倉景綱知道,恐怕自己接下來更是逃不過了。他屏息一一撕開包紮處,調整好熱水與沐浴皂,開始洗澡。

  拉整好浴袍,他踏出浴室便見到片倉景綱手中拿著一條毛巾,坐在桌邊看著他。

  沒有應聲,他安靜走到他身邊坐下。

  片倉景綱將毛巾罩到他頭上,擦拭起濕淋淋的細軟黑髮。

  「……我也不知道為何要收留你、為何要對你這麼好。」片倉景綱緩緩開口。伊達政宗沒有回應,他又說:「我只知道自己不能丟下你不管,否則會後悔一輩子。」

  伊達政宗依舊沉默,任由片倉景綱擦乾他的頭髮,並吹乾它。他撥撥伊達政宗的瀏海,讓它俏皮的遮住伊達政宗的右臉,這才欣慰地笑了。

  「好了,我們來學該如何使用電腦吧。你今天已經夠驚人了。」片倉景綱稍微揚起聲音說。直到片倉景綱一一解說如何開機、使用滑鼠,並打字輸入的方式,加上幾個程式的運作模式,伊達政宗仍不發一語。

  「其實這些對你來說應該都不難,只要知道如何掌握訣竅……」

  “…It’s ok.” 伊達政宗輕輕握住片倉景綱示範的手,終於輕聲說。

  “It’s ok. I know what you mean. I am appreciating to you for all of this.”他垂下頭,流利外語以近乎羞怯的音量傳出。

  片倉景綱有些訝異地看著伊達政宗,隨即淡淡微笑起來。

 

 

 

 

  之後的日子很順利,伊達政宗在片倉景綱的協助下順利熟習現代生活的每個細節。他是個天生的衣架子,除了褲管偶爾需要修改,大部分的男裝穿在他身上,都把他那份獨有的傲氣不羈表現出來,當然片倉景綱的意見占了很大部分,否則那些伊達政宗看上的,五顏六色比任何流行都還走在尖端的衣服,實在令人難以接受。

  而雖然他們從未對愛野吐實,但這位前輩的確遵守了一開始的承諾,給予了他們很大的方便;在片倉景綱外出開會,便接手照看起伊達政宗,或者在部上晚間聯誼時多護著這兩個晚輩。

  伊達政宗問過她為什麼,她笑著反問他:「你覺得,能這樣下去多久?」

  伊達政宗微微一愣,嘴角帶起的苦笑顯示他並不是沒有想過這個問題。「鏡花水月終須滅,今日之景不可忘。」他對愛野這麼說,並趁著她驚訝思考時趕緊把碗裡的食物吃完。

  「……我相信你。伊達政宗……大人。」愛野略略侷促著臉說,反而讓伊達政宗差點嗆到。

  「why…這麼突然?」比片倉景綱還快相信,他打賭那個人一定沒有把此事當真,加上突然聽到好一陣子沒人使用的敬稱,他著實嚇到了。

  愛野幾乎是苦著一張臉,比之前都還要仔細地看著伊達政宗,直到伊達政宗感到渾身不自在,她才丟出個不算答案的解釋:「就當作是女人的直覺吧!」

  「妳不問為什麼?」不管結論如何得知,伊達政宗有點找回了身為君主的自己,他稍稍加重語氣問。

  倒是愛野坦然說:「如果您知道為什麼,您還會待在這裡嗎?」

  伊達政宗聞言無語,只得訕訕跟著笑起來。

  「或許真是如此……我們所在的都是一場夢。佛家不是這麼說?『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愛野近乎哀戚地笑著,「如果能在政宗大人您的夢裡占有一席之地,是多麼榮幸的事。」

  伊達政宗怔怔放下筷子,對著愛野垂眼默然。

  下班時刻,愛野陪同伊達政宗在大樓門口,等待出差的片倉景綱帶伊達政宗回家。經過午餐時刻一席話,他們兩人都沒有再對這話題多做引申,在看著來來往往的車水馬龍時,伊達政宗忽然開口:「是不是dream都不重要,你們陪過我這些時間。」

  遠遠看見片倉景綱的車子接近,愛野笑得十分坦然:「擔心這些事情一點都不像您是不是?如果有什麼需要請儘管跟我說;而如果您離開了,片倉會告訴我的。」

  「真的……謝謝妳。」

  片倉景綱的車子停下,副駕駛座的車窗降下,伊達政宗回頭對愛野道了聲謝,便在片倉景綱的注視下上車離開。



--

小劇場

淵:好好一個鴛鴦浴的機會就這樣沒了──!!〒△〒

片:(默然垂首)

政:(菸)你有意見嗎?

--

我已經放棄對標上數字的掙扎了.......Orz

如果有回覆的話,大感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