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本站廢棄中
請移駕→http://joinjo17.blogspot.tw/
  • 3218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2

    追蹤人氣

如果我還是輛車


  經過多次出擊對戰,達鋼的車體上難免有刮花的傷痕,風塵僕僕的模樣早不如最初那般英姿煥發。隨著海綿鍥而不捨的來回擦抹,那些頑強汙垢一一洗落清脫,露出雖不閃亮但總算乾淨的鋼鐵外殼。

  每一道刮痕都是一道疤,記錄了每場戰鬥的艱辛危險。達鋼從星史仔細清洗的動作中明白,他或許又將那些過於沉重的責任攬在自己身上。

  雖然很想告訴他,他只需領導勇者們向前走,所有傷痛都由勇者承受就好,如同天空大地默默包容一切。但這種話,在強做歡笑的星史面前,他說不出口。

  「不知道保養要花多少錢呢。」維持著自言自語的聲量,星史說。

  「星史,不用擔心。只要給我足夠的時間,地球的力量會這些傷害自動修復。」

  「真的嗎?實在太好了!……可是誰知道敵人下一次的攻擊是什麼時候?」

  這件事無論誰都無法做出保證,達鋼只好保持沉默。

  「達鋼,沖水囉!」泡沫被清水沖下,透明水珠流動在閃著光的金屬上,彷如新生。星史拿起寬大吸水布,擦拭起濕淋淋的車體。

   車頂、玻璃窗、雨刷、車蓋、後照鏡、輪胎……等等,不需擁有觸覺,達鋼也知道星史的工作進度。他一如往常地與星史交談,談論學校、附近的人們,還有外星 侵害。他知道星史通常只有一個人,十來歲的孩子並沒有外表看起來那麼耐得住寂寞。雖有青梅竹馬關照,有些事畢竟說不出口。

  星史只是個孩子,有很多他不懂的事,正因如此,他需要有人從旁提攜成長,但他的父母親無法完全做到這點。達鋼對自己的角色從未疑惑,亦父亦友,既是下屬也是長輩,更也會因星史一次次陷入危機而難過。僅管,那正是身為隊長不可避免的命運。

  星史帶著擦拭皮椅的用具爬進車內,將裡面的細小塵垢清理乾淨。

  達鋼忽然有關上車門,把星史永遠留在車內的衝動。這樣或許,他便永遠不會再遭受任何傷害。

  「達鋼,怎麼了?」發現剛剛的對話遲遲沒有回應,星史不禁出聲詢問達鋼。

  「不,沒什麼。」達鋼說。無論再如何心疼,星史只是個還在長大的孩子;比起把他留下,在旁守護他的蛻變,是他必須、也只能做的事。

  勇者的使命是保護整個地球。曾幾何時,他已有了私心,願盡一切力量保全星史平安喜樂。



  這種想法在勇者間從未明言,他們只是心照不宣。這是不能說出口的秘密。雖然從未做錯什麼,與使命相比卻像在道德上背負了什麼罪名,只是那樣小小的思念。

  也因此,他們能有第二次見到星史的機會,簡直惶恐到無以復加。他們不像七重變形的使命只剩下保護楊察爾;只要地球還在,勇者便有更重大的任務存在。

  然而誰沒有私心,不想跟重要的人過著簡單和平的快樂日子?





  取得人形後,列為達鋼最遺憾的事情之一,便是星史不再幫他洗澡了。第一個晚上提出這個問題,他看見星史的臉由白轉紅,熱騰騰燒著連話都說不完整,目光轉到他身上便又迅速滑開,心跳得飛快。最後才雙手握拳冷靜下來,很努力地向他解釋這件事不可能。

  不久,愛好溫泉的高杉少將趁著休假,規劃了一個全家旅遊到溫泉勝地休閒,自然少不了達鋼等一行人。

   然而到了當場,因顧慮到精密機體對溫度的承受問題,達鋼、飛鷹、地龍和七重變形並無與高杉少將、星史和楊察爾去泡溫泉,而是在旅館大廳相當醒目地群聚一 桌。極少有客人花錢來到溫泉旅館,卻不享用主要的設施,加上他們的外貌如此特別:四個身高超過一百八十公分的大男人穿上飯店提供的浴衣,竟一點都不顯得俗 氣,閒適自在的模樣引起不少人注意。

  不過他們並不在意被關注這件小事。在等待星史出來的時間中,另外三人談了什麼話題達鋼並不在意,只心不在焉地想著問題。他可以聽見星史和楊察爾嬉鬧的聲音,眾多人類交談的嗡嗡聲傳進他的聲音接收器,讓他更加困擾。

  之後他很疑惑地問了飛鷹跟高杉少將,為什麼人類可以一起泡溫泉卻不能幫忙洗澡?飛鷹拍拍他的肩說,要隊長幫忙擦背還可以,你就由此著手吧。還低聲嘀咕了句:真是幸福的孩子。而高杉少將向他仔細解釋了人類禮儀的來龍去脈,最後說,這事情不能勉強。

  兩人的意見驚人地相似,言下之意不外乎是星史會害羞,他要先取得星史的信任。他以為,他已經得到星史全部的信賴了?

  這個念頭讓他隱隱有些不安,他終究是個沒血沒肉的機器人,不能與星史進行熱情的互動……不過他也絕對不想加入星史和楊察爾的追逐毆打,明明都已是成熟的青年了。

  似乎很有經驗的七重變形笑得不懷好意。他總覺得七重變形自從以人形甦醒後,嗜好就變得非常奇怪,像現在刻意晃過來擋住他看星史的視線,說:「只要他願意依賴你,什麼事都會讓你做了。」

  此時他聽見已跑到他背後的楊察爾說:「看你那副樣子,我就知道你跟達鋼會做什麼!沒有晚安吻就睡不著,對吧!」

  「你才是!」追跑過去的星史叫,「那是七重變形對你做的吧!還要抱在一起睡才夠溫暖!」

  「當然,更別提一起洗澡。你也可以做到。」七重變形接著在他耳邊輕說。

  看著七重變形特別不順眼的笑容,達鋼想,或許是跟他好好切磋一下的機會了。




  這件事不知怎麼傳到小光耳裡,少女趁星史不在時邀請達鋼到家裡,說想問些事情。

  在餐廳的一角,活潑的少女端來她親手做的小點心,向他問起日常生活的細節,像是作息起居、平日的行動等等;聽完後表情複雜地看了他好一會,這才說起他所不知道的十年。

  星史的世界比他以為的大很多,這麼聰明的一個孩子,哭過愛過受傷過,「絕不會不懂他人所表達的關心。」小光這麼說,「只是我們所有人都還在摸索怎麼跟現在的你們相處,與你們最親密的星史更是如此。要給他一點時間,讓你完全走進他的生活,就像你當初等他成長一樣。」

  有什麼事情儘管跟我說,我一定會幫忙!少女對他做出如此保證,開朗的笑容令他放鬆不少。

  當人類就是這麼麻煩。從呼吸開始學習,吃飯、睡覺、工作,還有感情。唯一沒有差別的是,他從以前到現在都把星史放在心裡,無論是實質的保護或是無形的在意;除了地球之外,星史是他最在乎的人類。而他最擅長,便是忍耐。

  忍耐那個小男孩直到懂事、忍耐種種傷痛直到結束,現在他要忍耐直到星史願意接受他。

  如果他還是輛警車,事情將會簡單許多。如今是外表與人類相似度幾可亂真的機器人,他必須做到更多,關於那些未來與思念。


--

這是會收錄的最後一篇文章~~
跟友棚的七重變形比起來,達鋼有夠悲慘的XDDD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