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雲飄雪

關於部落格
本站廢棄中
請移駕→http://joinjo17.blogspot.tw/
  • 319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撫過前一睌留下的深淺紅印,被撫摸的那人輕輕哼著,長睫微微搧動,如水晶般的紫灰雙眸半睜,以朦朧的眼神望著對方。

  銀唇勾起動人心魄的弧度,湊下頭在蝶睫上落下了吻,大手改而撫弄著情人的耳朵,低聲道:「要吃早餐嗎?」

  睨了一眼,他雙手環上了對方的脖子,豐潤雙唇在他的唇上落下了近乎挑釁意味的吻,淡淡笑著,而後又鬆了手窩回被褥中。

  看著賴在床上的情人,他失笑出聲,以毫無自覺的極端寵溺眼神望著情人。掀被下床,取來乾淨浴袍披上精瘦結實的身體,走到床邊的落地窗調整窗帘,讓早晨的日光不會直射到在床上補眠的情人,這才輕聲走出了房間,要到廚房好好準備豐盛食物,好餵飽從昨晚就沒進食的情人。

  連他自己也回想不起,這樣的生活是如何開始、又持續了多久,讓另一個人占據了生活的重心,這樣他以前避之唯恐不及的方式,現在卻甘之如飴。就連他那個愛雞婆的「遠房表哥」──那人總愛如此自稱──也說他現在簡直像換了一個人。

  那又如何呢?與情人交往非常舒適自在,不需要多餘的言語交談便能瞭解對方的心意、無論想做什麼也都能互相配合,生活美滿也不過如此。

  現在,他最大的任務,便是竭盡所能地寵溺對方,讓情人一輩子再也離不開他。

  帶著色香味具全的餐點回到寢室,他搖醒情人,讓他靠在自己懷裡吃完食物,又陪著他簡單聊了幾句,直到倒回去睡不會覺得不適時,才在情人頰上重重親了下,讓他挾著枕頭又埋進被窩裡。

  他順著披散在床上的亞麻色長髮,開口笑道:「最好就像養豬一樣,把你養得肥肥胖胖,宰來吃一定很美味。」

  情人也低聲輕笑,「那應該很困難,因為累了我才會更好睡。」

  「不是不管累不累,你都很好入眠嗎?」他將餐盤放到一旁的床頭櫃,低頭輕囓著情人平日總藏在髮後的美麗耳輪,「那你現在要『稍微』累一點嗎?」

  敏感地微微縮起身子,情人藏不住惡作劇成功的笑容。

 

  跟他在一起時,無論做什麼都很美好。就連現在在陽光燦爛的寢室裡,情人舒展的四肢都如此優雅。他輕輕環抱住他的背脊,享受溫和輕柔的律動。

  「嗯……襲滅……你吃過早餐了嗎?」情人後知後覺地,雙眸睜開了條縫,紫色流光若隱若現地問。

  「我現在不正在吃了嗎?」他在情人耳邊惡質輕笑道,稍微加深了動作。

  「唔……」只應了一聲便無下文,在他以為情人真的睡著時,才又出聲道:「下午……叫我起來……我想出去走走。」

  「還真的要睡到下午啊你。」口頭上雖這麼說著,語意卻是毫不意外。他懷抱住情人柔韌的腰部,在肩頸處輕輕落吻。

  這是他以前從沒想過的生活方式。被人譬喻為一把利刃的他找到了刀鞘,安穩收納在其中不再狂暴。雖然偶有躍動掙脫,卻也隨時被安撫而平靜。他自己知道,不只是他蓄養了一隻大貓,貓更以他的方式將人留在自己身旁,再也分脫不開。

 

2010/02/07


--

昨天翻了翻自己以前寫的襲蒼文時,

有種恍若隔世的感覺.........(掩面)

我正在找回寫襲蒼的手感=x=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