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本站廢棄中
請移駕→http://joinjo17.blogspot.tw/
  • 3229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2

    追蹤人氣

話語

  意氣風發的政宗大人有得是自己的主見,不管他想做什麼沒有人能真正阻止,但這樣是不對的。

  戰場上那些危險不是青年可以冒然承擔,他的生命背負了整個伊達氏的繁榮。

  但政宗大人真的了解這一點嗎?他深深嘆氣。

  如果不是經過深思熟慮,他也不會跟姊姊說出口,雖然早就知道自己沒有脫身的機會,但不試著去改變,誰知道能不能做到呢?這是他的少主常說的。

  姊姊告訴他,他會辜負多少伊達家對他的恩情,伊達家會栽培他完全是為了充做政宗大人的左右手。如今你說出要棄政宗大人於不顧的話語,等於是要讓政宗大人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姊姊整整說教了一個下午,直到政宗大人找不到他派人來尋。要離開你就自己跟政宗大人說吧。姊姊說。

 

 

  於是晚上,政宗大人對這件事同樣發表了他的意見。

  「你想離開我嗎?」少主異常冷靜的問他。

  「是的,希望政宗大人能讓小十郎返回片倉家繼承家業。」

  沉默了好一陣子後他的少主驀然發笑,不待他的疑問便說:「You can back,

但那是在你不是伊達家的家臣,我的股肱之後。」

  「政宗大人……」他悚然一驚。

  「小十郎,你scare什麼?」

  「如果政宗大人聽不下屬下的意見,那又何必將小十郎留在身邊?」他伏身說,「家臣的職責是向主君進言、輔佐主君。如果小十郎無法做到這點,那不如及早辭職,以免有誤政宗大人的決策。」

  「Ha,你不是最了解的,我是多麼任性妄為的人?」他的少主揚起天地無懼的笑容,「那你又何必到今日才這樣說?」

  「小十郎擔心政宗大人。」他說,「此次初陣雖順利建立起政宗大人的威信,但不保證日後的戰役皆是如此順利。若政宗大人無法廣納善言,終有一天會鑄下難以挽回的大錯。」

  「小十郎你好大膽子,竟敢說出這種話來!」少主怒斥。

  「最接近政宗大人的在下無法善盡勸導政宗大人的責任,這是小十郎的失職,故向政宗大人自請離去。」他沒有抬起頭,說。

  少主站起,朝他接近幾步。「小十郎,你說過的吧,無論到哪裡都會追隨我。」

  「是。無論政宗大人到何處,小十郎都會隨侍您左右。」

  「那你又怎麼說要離開這種話呢?」少主冷笑,一把拉起他狠狠吻上他的唇。

  抗議無效,他只好順從少主的意思緊緊抱住他。

 

 

  「小十郎,其實你是worry這件事吧?」青年在他懷裡笑著。

  「……小十郎擔心兒女私情會壞大事,不能再這樣下去。」

  「……小十郎。」

  「是。」

  「你不相信我嗎?你不相信你自己嗎?」少主的左眼緊緊盯著他,「如果連右眼都離我而去,那我還能做什麼?正是因為有你,我才能無後顧之憂向前邁進,right?」

  「……是的,政宗大人的背後由小十郎來守護,你只需儘管向前就好。」

  「如果兒女私情會壞大事,那我還真想看看有什麼能逃出你的思慮之下。」青年大笑。

  「會的,如果哪一天政宗大人發生危險……」

  「那即使你遠在他方,你依然是first趕過來不是嗎?這樣可有任何差別?」

  在少主的反問下,他默認了。

  「所以你無須再想這件事,因為沒有任何意義。」

  他所發誓拚盡一生輔佐保護的人這樣講,他這一生最愛的人告訴他,用仿如精靈魅惑的口氣說,什麼都別想待在我身邊就好,因為你已經永遠逃不開。

 

 

 

  從此之後,片倉小十郎景綱餘下三十四年的人生,再也沒說過類似的話,無論遭逢任何事,也沒有離開伊達政宗的身邊。

 

--

因為新篇開坑不太順利,
我在寫傳統的小十政抓筆感=x=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