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雲飄雪

關於部落格
本站廢棄中
請移駕→http://joinjo17.blogspot.tw/
  • 319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No Big Deal (一)

 

  宇宙壯麗繁複的景象圍繞著整個指揮室,遠近星辰閃爍,隨著船艦的前進跳躍而變動。虛擬實像將主艦外的景色分毫不差搬進,如果此時正有戰事發生,絕對的臨場感足以讓人忘卻身在船艦內部。

  在指揮室的半圓天頂下方,則是環繞的操作位置。繁複儀板與座位彷彿要與宇宙爭奇鬥艷,繪上斑斕誇張的色彩,如同船艦外觀一般,在在體現了船艦擁有者的喜好。

  「報!左方有不明艦隊出現!」坐在雷達顯示儀板前方的操作員透過麥克風回報,立即有通訊員試著接上傳訊波與對方聯絡,此時另一邊也傳來通話要求。通訊允許後,一個被眼罩遮去大半邊臉的銀髮男子影像出現在半空中。

  「喲!獨眼龍,好久不見啦!」豪爽的嗓音響遍整個指揮室,以相當熱絡的語氣招呼著。

  沒想到對方竟然是著名的宇宙海賊,下方的人員隱隱出現騷動,但坐在後方高位,倚背支頤的獨眼褐髮青年絲毫沒有受到影響。「Ha! 是你呀,西海之鬼。找我什麼事?」他輕輕揚起下巴。

  「別這麼冷淡,我可是難得見到你一次啊!」對方打哈哈笑著。

  「如果我沒記錯,你上星期才剛回到四國吧!又跑出來好嗎?」青年冷笑說。

  「老婆生日要到啦,還沒找到滿意的禮物呢。」

  「我沒有你要的東西,西海之鬼。」青年淡淡說,「所以你此次是借道而過?」

  「怎麼會沒有呢?其他的我看不上眼,你那個機器人還真算得上稀有。」

  「……」沒有將怒氣表現出來,青年閉了閉眼後開口:「要我tell毛利說你在外面胡來嗎?」

  「開什麼玩笑,我跟他的感情是你可以挑撥的?更何況是為了幫他找禮物呢?」

  「那你更不需要give他不要的東西。」青年露出微笑,「如果你有興趣,在你出門那段時間,我正跟毛利商量合作協定。」

  膽大妄為的男人在談話中首次露出狼狽神情,「好吧我就直說了,聽說你領地更北方的星球出產一種稀有的礦產?」

  「你要那個嗎?」青年神色稍緩,「我派過探查機前去。當地離恆星過近,沒有足夠裝備無法開採,我手上也只有商人帶來的幾個sample而已。」

  「這樣可就麻煩了……」海賊喃喃說道,「好吧謝謝你啦,獨眼龍。」於是便單方面結束了通話。

  雷達板上的光點開始遠離,下屬發問:「需要追擊嗎?」

  「不必。」雖然伊達家擁有推進力傲人的追擊艦,但不是用在這種小事上。無視海賊的無禮行徑,青年站起身說:「有事再稟報。繼續前進。」轉頭便離開了指揮室。

 

 

 

 

  Agreement Governing the Activities of States on the Moon and Other Celestial Bodies(指導各國在月球和其他天體[指天體〕上活動的協定),簡稱為月球協定,以詳細的文字制定規範,人類不可以將月球及太陽系內地球以外的其他天體據為己有。

  這條起源在二十世紀末的國際協定如今早已作廢。當時人類沒有向太空自由發展的能力,所有爭奪搶掠都只能局限於那個小小的藍色星球上,對於需花費大量財力才能接觸的外部空間,僅限於那些有雄厚資本的國家能被這樣的條款限制。但那些都是過去的歷史了。

  自從地球於人類的太空發展史退場,蝸居在那個小小藍色星球的生活簡直難以想像。以家族、企業,甚至王朝為單位,屬於銀河的戰國時代正如火如荼上演。

  那些宇宙中尚未被占有的星球,屬於率先占領她的勢力;而在整個銀河拓展史中開發較久,身為重要據點的星球,居住著被推舉為銀河共主的精神象徵,便是所謂的「都城」。

  隨著太空勢力消長,漸漸地有了較明確的範圍劃分。以都城為中心,越是偏遠地方越為落後,這是地理學上千古不變的道理。然而,落後不代表弱勢,伊達政宗從小被如此教育。

  在空間跳躍技術尚未發展到極致的前帝國時代,三十光年距離對伊達家而言是相當的致命傷。以傳統方位來說位於都城東北方向的伊達,從第十四代家督開始壯大家勢,建立起一塊屬於伊達家的穩固地盤。但真正讓伊達這個名號揚名宇宙的,正是其年輕繼位的第十七代家督,伊達政宗。

  從伊達政宗漫長的一生來看,雖然其最終並無完成稱霸宇宙的野望,但終究奠定了東北地區良好的財經基礎。這個地方原本不僅科技發展程度較低,就連人口也遠遠不及都城一帶,說是偏遠的鄉下地方也不為過。

 

 

 

 

  「小十郎。」

  一聲叫喚,比青年還要高大的身影從陰暗處走出,他留有往後梳齊的茶色短髮,左頰上的疤痕令人觸目驚心,雙眼帶著無機質的冰冷光芒,他跟在青年的腳步後。

  「小十郎,那個長曾我部竟然說要你呢。」聲音帶上點冰冷的憤怒,青年嗤笑說。

  「政宗大人,從結論看來,那應只是西海之鬼的玩笑話。」被點名的人平穩回答,語音並無任何一絲心虛或動搖。

  「是嗎?」一路往房間走去,遇到的屬下都向青年致意,但青年只是簡單回應過去,「或許是上次你的決策讓我們取得勝利這消息走漏,現在人人都想要如此稱職的軍師?」

  「政宗大人您說笑了。」他低聲說。

  「說得也是,像你這樣的『機器人』誰沒有呢?何必要來跟區區一個東北年輕領主搶。」諷刺意味十足的話語從青年口中說出,卻沒有讓對方的表情有絲毫改變。

  「……算了。我要休息,到明日前有事都由你處理。這段時間除非我叫你,否則別出現在我面前。」單方面的吵架沒有意思,青年也心知肚明地看了屬下好一陣子,這才按開房門走了進去。

  小十郎的神情依然沒有任何改變,只是眸光低沉下來,躬身回應:「遵命。」

 

 

  那個獨眼青年便是伊達氏年輕的家督,伊達政宗。年幼時曾得過故鄉星球一種極為凶猛的傳染病,後來雖順利痊癒,卻也在臉上留下醒目的記號。依伊達家的財力,雖然可以讓他恢復原貌,但伊達政宗堅持不肯換上電眼,寧可讓肉身留著這個獨眼的缺憾。

  伊達政宗長大後,年僅十五歲便參加父親的艦隊隨之與戰。由他帶領的那一小隊獲得佳績,為他的初陣打下良好名聲。從此以後,他便以「獨眼龍」這個名號打遍天下。

  而從伊達政宗九歲起便跟在他身邊的,是一個名為片倉小十郎的機器人。


  在這個時代,機器人並非十分普遍,至少科技發展至今,當艦隊在宇宙中交戰時,每一艘小型追擊艦皆是由人工智慧控制,珍貴的人力則是再上一層的指揮掌控。另外,家務或農務等繁重工作,亦是由專門的機器人負擔,無須人類親自動手。

  除了以上所述用途,還有一種特別的機器人,精準說來是「機械化」的人類,又名「隨侍」。他們並非完全的機器,而是宇宙商人從各地向貧民買來小孩,將其改造為半是金屬的物品,再高價賣給有特殊需求的領主或富豪。


  除了外型無法改變,這種「隨侍」可以依顧客喜好而訂做其功能。最開始是當作領主身邊的近衛和軍師,因其電子化的頭腦但具人型的外表,能取代冰冷的電子機器,並且力量龐大、忠心不二,更有人類與生俱來、程式所無法精準模仿的情感反應,能提供領主心理上的保障。

  隨著隨侍從都城流行開來,他們能設定的功能也越來越多。但他們終究本質上仍是人,雖有機械控制思想和行動,若一旦個人情感超出所設定的功能範圍時,便會強制進入休眠狀態,這是為免意外發生的安全措施。

  小十郎便是這樣的存在。原本是伊達輝宗──伊達政宗的父親──買下他,之後讓小十郎跟著兒子在旁輔佐保護,直到伊達輝宗死後都沒有再收回。小十郎從此成為伊達政宗身邊最重要的近侍。

  ……原本該是這樣的。

  隨侍本不被一般人重視,畢竟是改造人,甚至沒有人類的地位,但是少數建立功績的隨侍仍會被另眼相看,尤其是自從伊達政宗小時起,唯一能讓他好好聽話的便只有片倉小十郎,片倉小十郎在伊達家中的地位自然與一般隨侍大不相同。

  但自從上個月後一切就都變了調。

 

 

  他半夜驚醒坐起,房間瞬間亮起,他反射性按下呼喚器,床頭的傳聲器立即傳來回覆:「政宗大人,有任何事交代嗎?」

  不是小十郎的聲音……。稍微定神後發現這個事情,雖然知道是自己把他遣走的,心裡卻是氣惱與放鬆交織。他出聲對門口的守衛說:「沒事,你們辛苦了。」

  知道自己在鬧彆扭,卻無法不這麼做。重重吐口氣,重新躺下翻過身,房間亮度再度調暗成適宜睡眠的亮度,他讓自己被毯子自動包裹在最舒適的角度。分明是如此溫暖,他卻無法克制自己想起那對冰冷的眼眸,並為之感到心寒。

 

 

  獨眼是自己的堅持,他卻無法不感到自卑,這樣矛盾的心情幾乎沒有人察覺到。小時候他第一次見到小十郎,無法分辨出他並非一般的人類,將他當成監護人完全信賴著。

  大部分的人因他的外貌而看輕或不屑,言語間有意無意流露出的反應他早習以為常,所以他認為一直跟在自己身邊的小十郎,會受到輕視也是理所當然,並沒有發現那是另一回事。小十郎也並未主動向少主說明他的身分,或許是不懂這對少主而言有何重要性。

  「小十郎會永遠守護政宗大人。」這句話對為忠誠而生的機器人再自然不過,聽在年幼的伊達政宗耳裡卻感動非常,將小十郎視為最親近的近侍。雖然沉默寡言,但絕對不會忽視自己的一舉一動。直到長得夠大,見過夠多也想要更多時,他才曉得「片倉小十郎」這幾個字只代表了什麼意思。

  「片倉小十郎」可以永遠陪伴在他身邊,卻無法再更進一步




--


因為當初二月趕稿時賭口氣說要寫篇科幻文,
NBD(以後都這樣簡稱)就這樣出來了──(掩面)
身為艾西莫夫大師忠實信徒的我想要模仿機器人系列,
這篇卻修修改改了好幾次,終於好像目前可以見人(掩面)

感謝容忍看某淵不自量力的挑戰到這裡的各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