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雲飄雪

關於部落格
本站廢棄中
請移駕→http://joinjo17.blogspot.tw/
  • 319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No Big Deal (三)








  事實上,伊達政宗的家庭算不上美滿。母親對他因病缺陷且堅持不接受救治而感到失望,覺得伊達政宗終究是個莽撞不成熟的孩子,於是帶著弟弟與父親起衝突,從此便一直是伊達家中派系對立的源頭。而從小無法獲得母愛的伊達政宗,對母親感到痛苦而掙扎。他忌妒著被母親全心全意愛護的弟弟,一方面渴望母親能回心轉意,一方面又為母親這幾年的無視和嘲諷感到心寒。

  幸好伊達政宗的父親堅持長子的才幹,並主動將領主一位交給伊達政宗以表決心。一國之主的事務諸多而繁雜,伊達政宗有足夠藉口因工作讓自己忘記那些不如意。但一個國家要穩固,必得先從內部開始。還沒想好該如何穩定與母親的關係,伊達政宗此次歸回,便措手不及面臨在領地迎接他的一連串叛亂與紛爭。

  母親帶著弟弟,趁他在外爭戰期間,帶領了一派家臣趁虛奪取領主之位,將伊達政宗攔截在家鄉的星球之外。無可奈何的伊達政宗只能在領地外暫且徘徊等候,然而補給後勤即將見底,若無法及時想出解決辦法,若非到他國充當流亡君主,便是與母親拚死一戰。

  兩者他都不樂見,進退為難的情況連片倉小十郎也暫無他法。

  便在這危急的時刻,他聽到西海之鬼主動接觸的消息。海賊不知怎麼又晃了一圈過來,雖然伊達政宗被自己領地拒之門外的消息大概已傳到所有敵手耳中,但第一時間找上的長曾我部元親藏了什麼心思,不談過也無法了解。

  沒有帶上他那一票小弟們,長曾我部元親獨自駕駛一艘小艇,小到足以停靠在伊達主艦的艙房中,再被帶到位於上層的議事房間。

  西海之鬼大馬金刀地跨出電梯,彷彿正在自己船艦上那般招搖,看慣了主子囂張風格的伊達家眾倒也不覺有什麼不妥。為表慎重而親自迎接他的伊達政宗表情嚴肅,而片倉小十郎落後在伊達政宗後頭二、三步,面容沉默得嚇人。

  艙房門一關上,伊達政宗立即開口:「海賊,你是特地來看我落魄的嗎?先警告你,就算我死了,伊達領地也不會變成你的囊中物!」

  「這提議聽起來真不錯啊!」長曾我部元親哈哈大笑,「但實在太不切實際,我還是暫且放棄吧。」他看了看房間,發出踏進伊達主艦以來的感想:「上次只是周波通話看不到,獨眼龍,你真是會享受人生啊!」

  這樣的恭維並沒有被聽進伊達主從耳裡,片倉小十郎在牆邊摸索出一小片鍵盤,鍵入指令後,房內出現可供伊達政宗和長曾我部元親對坐的桌椅,和裝在黑金杯子裡的清茶。

  長曾我部元親毫不客氣地拿起杯子一乾見底,對伊達政宗露出不怕你下毒的笑容說:「獨眼龍你應該懂吧?現在世態可不好過,事情能早點解決就趕快,可別夜長夢多。要不要我協助你?」笑得張狂而礙眼,長曾我部元親這樣說。

  看著眼前被眼罩遮去半邊臉的男人,伊達政宗嗤笑一聲,「真是大話的海賊……你以為只有你知道現在檯面下的人有哪些嗎?說吧,條件是什麼?」

  「很簡單,在你領地內的無害通行權,加上自由貿易的許可。」

  「不可能。」一直保持安靜的片倉小十郎聞言立即出聲說,「伊達家的領地怎可讓外人自由來去?西海之鬼你太放肆了。」

  「如何?」無視片倉小十郎的言詞,長曾我部元親向伊達政宗問。

  伸手擋下仍欲反對的片倉小十郎,伊達政宗說:「你的軍隊在這次戰役任我指揮?」

  「政宗大人!」

  「很好很好,獨眼龍這名號果然有些看頭。」長曾我部元親咧嘴一笑,「那麼,就先預祝我們這次合作愉快啦!……此外,有事要跟你商量。」

  他的右眼直對著伊達政宗左眼一動,伊達政宗領會微微瞇起左眼,對片倉小十郎說:「小十郎,你先到外面wait。」

  「……是。」片倉小十郎閉上眼,說。



  在意外的援軍支持下,伊達軍開始背水一戰。這場戰役在西海之鬼著名的巨大兵器加持下,顯得特別無奈而殘忍。敵人是昔日同袍甚或家人,伊達軍眾的士氣壓抑而低迷。

  當然,長曾我部元親可不管這麼多,他仍是那副大咧咧的樣子與伊達政宗進行戰術商討,周波上一來一往的唇槍舌戰,讓伊達政宗的心情總算不全然困進戰爭的掙扎。這點是片倉小十郎自知做不到的。

  雖然名目上的領主是伊達政宗的弟弟──伊達政道,但實際上由他的母親最上義姬掌管大局。最上義姬率領的伊達軍眾雖有兄長兵力在後支持,但因長曾我部元親的意外參戰,一開始便打得他們措手不及。運用戰術以寡敵眾,順利攻下敵手是伊達政宗擅長之事,然而面對熟悉自己作戰風格的部隊,若非有長曾我部元親的巨砲率先轟下一、二個缺口,怕也不會這麼順利。

  於是,在伊達政宗一聲令下,伊達家進入自相殘殺的慘劇。

  突破外圍防守後,伊達政宗留下片倉小十郎繼續坐鎮,自己私下搭著小艇回到首都。烏雲密布的城市就像他現在的心情,看不到任何曙光。從窗子望去,街道上冷冷清清,與他出征前的樣子大相逕庭,但見衛兵在交通要道上站崗,終究是搶來的政權。

  伊達政宗在心裡冷笑。他沒有聽從塔台的指揮,在停機坪逕自降落,桀驁不馴地踏出小艇,單眼目光凌厲得嚇壞了包圍在外的一票維安人員和機場負責人。一群人傻傻的看了伊達政宗好一會,這才反應過來他們的領主孤身一人回到首都。

  「政宗大人,您能夠平安回來真是太好了!」

  在不知是誰率先發聲大喊下,原本以為會被包圍綑綁的伊達政宗,驚訝看著他們激動圍上前來,又是道歉又是噓寒問暖地帶他由工作人員出入口離開機場,低調避開其他人,並推舉代表出來送伊達政宗回到宅邸。

  「政宗大人,對不起。現在義姬大人管控很嚴,有人起來反抗,現在都在監獄裡。」負責機場的年輕人對他說,「現在大家分成兩派。老一點的大多支持義姬夫人,但我們絕對站在政宗大人這邊。」年輕人露出微笑,隨即催促著政宗大人上車離去。

  他沒想到仍有這麼多人效忠於他,在他們協助下,伊達政宗順利回到大宅。一路上聽護送的司機對他說此次出征以來在領地發生的事,還有代替弟弟攝政的母親與舅舅做了何事。最後說:「我們都在等您回來,政宗大人。」

  民意如此趨向,這樣的言詞不斷聽入伊達政宗耳裡,他忽然覺得可笑。母親看似順利奪取權位,卻不顧底下民眾的心情,以高壓統治消滅所有反對聲音。若不想被推翻,領導者到底能離人民多遠?

  很可惜,母親的美夢並不會持續太久。伊達政宗暗自咬牙。

  在自家宅邸門前,伊達政宗不再遮掩,大方對著門禁系統輸入自己的虹膜和指紋資料對比。或許是他們太過託大,沒有刪除伊達政宗在系統中的資料,門順利開啟後他刻意對著監視器一笑,滿是挑釁意味。

  一路上所遇到的人震驚不知反應,有些羞愧有些露出絕望表情,這樣的情形一路演到母親跟前。伊達政宗握著從自己房裡拿出的祖傳長刀,打開最上義姬的書房門。

  伊達政道抬起頭來想對此無禮舉動說幾句話,卻反被嚇得碰掉手邊茶杯,摔碎在地上有如喪聲,支支吾吾對著最上義姬說不出話來。母親則從電腦螢幕前抬起頭,停下了打字的雙手瞠大了眼看著他,妝粉也遮不住那發白臉色。

  心裡湧起一股近乎報復成功的快意,但更因母親的反應而痛楚。伊達政宗故做輕鬆地向母親行禮,說:「孩兒出門在外,讓母親大人worry了。」

  「如果不是放心不下,母親大人又怎麼會讓brother暫代大位呢?」伊達政宗笑得清楚,絲毫沒有退讓之意。

  還沒弄清伊達政宗是否孤身一人,最上義姬站起身,護住躲到自己身旁的伊達政道。她定了定神對伊達政宗微微一笑,「沒想到您這麼快就回來了。出外辛苦,要不要先休息一下呢?」

  「母親大人,您真是太客氣了。」伊達政宗上前踏了一步,刀尖垂地順著地毯輕輕劃過,「多年來,一直沒有機會跟母親大人好好talk──」

  眼看情勢不對,最上義姬的手在桌面上快速拂動,「母親一直照顧brother,花費了很多時間……話說回來,政道也已經長這麼大了呢……我們真是很少相處。」伊達政宗一邊說一邊靠近,緩緩拉開一絲笑容,「如果能夠解釋清楚就好了……!」

  忽然感到呼吸一滯,原本不存在的甜香竄進鼻喉,伊達政宗驚愕停下腳步。呼吸變得越來越急促,他盯著對此毫無反應的兩人,這才終於確定母親鐵了心要制自己於死地。

  「政宗……如果你當時就死了該多好。這樣伊達與最上都能夠相互並存。」最上義姬冰冷的話語竄進伊達政宗耳裡,「你為什麼要活下來當上領主呢?你什麼事都無法做到啊……」最上義姬語音微微發抖,說出天倫絕喪的話。

  終於看清了現實,生理上再如何痛苦也比不上心碎,伊達政宗按著喉嚨用力喘氣,一邊舉起手中長刀。視線雖然不清,但他的手絲毫不抖,母親既然無情,他也不避諱這等不孝舉動。如今已無法辨明究竟是誰不仁不義?他還能做什麼榜樣給人民看?

  事情,總要有個ending。

  手微微一屈,他終究稍稍失了準頭,利刃沒有瞄準最上義姬,朝伊達政道射去。



  這場內亂對外發布的消息,以傀儡君主伊達政道之死做為結束,情況到底如何,只有那天留在書房裡的人才曉得。而最上義姬在伊達政宗的軍隊重新接掌首都之前,便逃往娘家尋求庇護。混亂終於暫告一段落。



--


再一回就結束了..........Orz

謝謝大家看這既不傳統又亂七八糟的衍生文Or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