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雲飄雪

關於部落格
本站廢棄中
請移駕→http://joinjo17.blogspot.tw/
  • 319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No Big Deal (四) (完)

 

  聞言瞇細了眼,伊達政宗的口氣變得危險,「……你想說什麼?」


  長曾我部元親露出毫不意外的笑容,將「隨侍」的來歷一一娓娓道來,「……因為原本便是作為消耗品生產,所以每個『隨侍』的壽命都不長,永遠有新的『機種』推陳出新,好滿足富豪領主的胃口跟新鮮感。」所以獨眼龍,你要有心理準備,你那個「小十郎」,依他的年代,怕是不能再陪你太久。「你可千萬別太執著。」


  「……不就是機器人嗎?難道不能換零件?」伊達政宗的臉色非常難看,他沉聲問。


  「當然可以,但你要記得,他的『本體』並不能更換。而經過機械化的過程,人體早已受到一定的傷害。再怎麼保養,他也不會陪你走完一生。」當然,你可以選擇提早永久讓他自由──


  
“No kidding!” 伊達政宗聞言拍桌震怒而起。


  「我只是說實話。」長曾我部元親攤手,表示並無半分虛假。


  
“Shut up!” 伊達政宗跨過桌面一把抓起長曾我部元親的衣領,「臭海賊,你最好把話說清楚!」


  「獨眼龍,」長曾我部元親的眼神非常認真,「你如果重視他,就好好想想你們之間的關係。除非你要丟棄,不然他的時間已經不多了。不要忘記,他是從你父親手中拿到的東西。」


  伊達政宗怔怔放開了手,跌坐回椅子上,長曾我部元親見狀笑說:「寶物就是這樣。如果日後不屑一顧,那我也不用去掠奪。獨眼龍,海盜可不會白花力氣在那上面。你呢?」


 

 

 

 


  伊達政宗和長曾我部元親聯手平定內亂的消息,立刻傳到有心人耳裡。這個組合匯集了兩股年輕力盛的力量,戰力更是不可輕忽。幸好目前無論是伊達政宗或長曾我部元親,似乎都沒有長期結盟的打算,讓他們減少許多被針對的危機。但伊達和長曾我部兩方,在此之後建立比之前更為密切的外交關係,卻是不爭的事實。


  而在最上義姬領政時支持她的老臣們,雖然其靠山逃逸,但仗著伊達政宗暫時無法動他們半根寒毛,仍是對藉機此事大抒高見,反對與長曾我部的來往,認為會影響家族的形象。


  經過這次內亂,伊達家的形象又好到哪裡去了嗎?伊達政宗看著這些厚臉皮的老頑固,暗中決定要進行改革,但在此之前,他必須要有自己的心腹。


  那件事後,他對片倉小十郎下意識有了芥蒂。他知道小十郎絕對可以信任,但心裡始終放不下。而長曾我部元親的話更影響到他,不是為了伊達家、而是為了自己,他必須為小十郎做點什麼。這種絕對會被小十郎斥為身為伊達領主不該有的私心,在伊達政宗心裡悄悄紮根。


  我並沒有不在乎你。


  片倉小十郎清楚自己是怎樣的存在。他從不怨恨自己的命運,雖然比正常人的壽命要短得多,但機械化的腦部跟感官,讓
他可以完整記下伊達政宗的一切:外貌、氣味、聲音。臉部細膩的線條、隨著光線折射出不同亮度的瞳孔、每一次眨眼時眼睫輕輕的搧動,直至每寸肌理的不同。


  少主說話的音調、使用的特殊詞彙,包括那一晚的的溫度、呻吟,和指尖熱切的顫抖,那些記憶不能言說,鋪天蓋地般藏在他記憶的最深處,是他深懷直到死去的寶物。


  抱著相同的心思,卻是各異的言行。像是波濤洶湧的河水,尚未匯流只是各自叫囂著對方聽不到的話語。然而現實並沒有給他們太多慢慢了解的時間,伊達家內部才重新整頓下來,清算過之前內亂的叛亂份子後,伊達政宗便接到署名為豐臣秀吉的重要訊息。


  這位目前呼聲最高的未來共主,已取得宇宙大部分領主的承認,並為了尚未歸於麾下的區域而舉兵攻之。軍隊徵召的消息傳到每個領主手中,伊達政宗自然也不例外。豐臣秀吉的目標是在伊達領地旁邊,也是伊達政宗原本預定下次征服的地區。這件事的荒謬程度激怒了伊達政宗,在局勢尚未確定前他根本不承認豐臣秀吉的地位,也不想協助出兵為人作嫁。


  遠景是整個宇宙的伊達政宗,就像自信滿滿的獵手,沒有任何人可以跟他爭奪獵物。


  然而除他之外,其他人並不這麼想。以伊達家的力量去跟未來的共主相爭,猶如以卵擊石。如果伊達政宗不聽從豐臣秀吉的意思,下一個被毀滅的就是伊達家。


  意見勸阻以各種方式淹沒了伊達政宗,爆炸的訊息庫、沒有止盡的當面會談,所有人的目的就為了勸伊達政宗乖乖聽豐臣秀吉的話,貢獻兵力並承認他的地位。然而即使被如此疲勞轟炸,仍不能改變伊達政宗的心意。


  這樣一意孤行下去,恐怕豐臣秀吉還沒兵臨城下,伊達家便要先分崩離析了。難得對此事自開始便保持沉默的片倉小十郎,或許是受不了四面八方的請求,又或者終於看不下伊達政宗的態度,對少主諫言。

 


  片倉小十郎向伊達政宗提出密談的請求,伊達政宗意外地爽快答應,反到嚇到片倉小十郎。原以為還要花上一番唇舌說服,但片倉小十郎也僅僅停頓了那麼一下,便跟著少主在書房裡落坐。這個他曾經無比熟悉的房間。


  伊達政宗毫不訝異地看著片倉小十郎打開電腦,秀出十數封來自其他人的信件,光看署名便知道裡面的內容。他輕笑,「小十郎,
finally you come. 虧得你能忍到現在。」


  「政宗大人
……」像是整個人沉進椅子裡,但又坐得筆直,片倉小十郎秀出信件後並無再進一步,任伊達政宗定定看著他。


  「……說吧。」伊達政宗擺手,「你的speak我會好好聽,但
其他的事可不一定。你能成功說服我嗎?」伊達政宗歪頭露齒一笑。


  如此耀眼而扣人心弦。對著這個發誓過要守護的笑容,片倉小十郎沉默了好一會,開口卻是另一個話題:「政宗大人
……您還記得小十郎臉上這道疤怎麼來的吧?」


  伊達政宗愣了愣,沒想到他忽然提起這件往事,「
Sure ,怎麼?」


  「即使全世界都背棄政宗大人、即使政宗大人因而放棄小十郎,小十郎也絕對不會離開您。」這道疤便是證明,我可以被所有人遺棄,包括政宗大人;但就算如此我的心意也不會有任何改變。片倉小十郎剛毅的臉上好似浮起淡淡微笑,但他的動作絲毫不變。他們兩人都知道,那件事改變了當時的一切,但伊達政宗不會曉得片倉小十郎是以如何懷念的心情,回顧記憶空間裡那個倔強蠻橫的孩子。


  「
……事到如今,還說這個做什麼?」隨侍才剛派到身邊便被自己破壞,父親當時著實發了好大一頓脾氣,然而現在看小十郎的反應,好像是件值得紀念的事。


  「無論政宗大人做什麼,對小十郎來說都甘之如飴。政宗大人您要記得,您是小十郎永遠的主君。」刻意停下觀察伊達政宗的反應,片倉小十郎續說:「不只小十郎,對伊達家來說您也是不可取代的主君。因此,請您為伊達家的未來,好好珍重您自己。」


  想起母親領導的竄位,伊達政宗瞬間沉下臉來。「……哼。」


  片倉小十郎卻對此仿若未見,續說:「縱使兵力懸殊,政宗大人您或許認為此次對戰死不足惜。然而爭戰天下並非一蹴而就,您若不為未來留下後路,便太過魯莽了。」


  「你到現在還
believe我是不可取代的主君嗎?」伊達政宗口氣甚差說。


  「所有人都可以被替代,包括小十郎我。」並沒有注意到伊達政宗的目光又凶惡幾分,「但若伊達家要持續昌盛繁榮,領導者非政宗大人莫屬。」


  「
How do you know? 說不定何時他們又覺得誰比我更好,決定換誰當領主。」伊達政宗語氣中滿是嘲諷。


  不清楚少主為何心情變得如此之差,片倉小十郎的語調仍是平靜而果決:「政宗大人您有超越時代的眼光和思考,您的勇氣和胸襟如此珍貴。您是翱翔天際的雄鷹、稱霸天空的青龍,在您的領導下伊達家夜才能千秋萬世。」


  「
Enough, 這種話我聽多了。」伊達政宗不耐煩地說。


  「政宗大人,請您為了伊達家稍微多著想吧。」片倉小十郎起身跪在地上,伏低了身深切說。 


  總算查覺到片倉小十郎與自己思考重點的差異所在,伊達政宗懷著複雜心思看著他在自己面前低順卻堅定的身形。 

 

 


  然而危機當前,並不是談論兒女私情的時候。便在伊達政宗仍未出兵加入豐臣秀吉軍團的期間,豐臣秀吉所傳來的訊息一封比一封急迫,措詞也越見強烈,到後來甚至大有將伊達政宗視為叛臣的意味。伊達政宗好似早已拿定主意,對此甚至不怎麼在意,氣定神閒的模樣急壞了身邊所有人。


  雖然外表看不出來,但片倉小十郎因情況的發展而感到越來越焦急。他的勸說政宗大人說他聽進去了,但何時會採取行動仍未知。他可以隨時為了政宗大人犧牲,但政宗大人絕不能傷到一毫一髮。


  知道自己的想法太過托大,卻是最真實的反應。為主人而生、為主人而死,除了早已超過正常隨侍的使用年限,這幾日的煩惱掛心更是在挑戰計算處理器的極限,加上人類部分的情感不停與機械衝撞……自己大概是撐不了多久時間了,小十郎想。


  在最後的這段時間,希望能為政宗大人盡上最後一分力。


  於是片倉小十郎開始私下與豐臣秀吉的愛將通信,希望能藉由下面的意見,讓豐臣秀吉對伊達政宗的印象改善;
並適時給予些好處,簡而言之是賄賂。處理這件事並不容易,更要瞞著伊達政宗進行,心力交瘁的程度遠勝於片倉小十郎所預料


  隨著身體機能逐漸降低,
片倉小十郎減少了活動的需要,以掩飾越見遲緩的行為動作,但並不因此而停下工作。雖暗自遺憾無法看到少主未來的意氣風發,卻不後悔。相對的,伊達政宗不曉得在忙些什麼,竟沒有發現到他的改變,對小十郎開始缺席族內會議不聞不問

 


  直到不能再拖延下去,伊達政宗終於正面回覆豐臣秀吉的要求。


 
 那是一場華麗的扮裝Party。他說。


  身穿潔淨無垢的白色衣袍,僅僅帶著少數軍隊便前往豐臣秀吉的大軍會合處,在那裏等著的是快失去耐性的未來共主。伊達政宗的陣容好似根本無法背負臣民的憂心焦慮,
那又如何呢?他揚著天不怕地不怕的笑容,懷著無人知曉的思,在那個兇險的場所不僅為家族,也為他自己突破困境


  伊達政宗其漫長的一生遭遇許多危機,但他總能以智慧為自己和伊達家找出一條生路。有些事蹟甚至還為世人所樂道。而
在這裡,並沒有要敘述那些成為宇宙傳說的故事。

 


  帶著從豐臣秀吉下
臣那邊取得的新技術和材料,伊達政宗風風火火一路趕回領地,就為了小十郎的升級與進化。但他一回家,發現在大家的恭賀歸來之外,少了那個人的身影。


  獨眼的年輕君主拋下酒宴
抓住侍從追問,慌張的神色完全失了平日飛揚跋扈的模樣,他衝到了「原本」是片倉小十郎所在的房間。


 
 帶著安詳滿足的笑容──伊達政宗從不記得他看過小十郎這樣笑過──片倉小十郎躺在充做棺材的膠囊裡,安穩而平靜,沒有一絲生氣。跟在他後頭的侍從和技師面面相覷,不敢出聲打破這片死寂。伊達政宗忽然用力搥向牆壁,回頭用淡然卻有些哽咽的聲音說:「誰發現的?」


  一個
侍女怯生生站出來,說就在政宗大人出發後沒幾天,片倉大人有一天關在房裡一個上午,但因為他最近常常這個樣子,所以也沒有太過在意。後來片倉大人出來與他們共進午餐,說笑了好一陣子。那是她第一次知道原來片倉大人有這些反應。接著晚上再來敲門……就是這樣了。


 
 他們不敢動這個房間,也不敢通報給伊達政宗知道,一直拖到現在。


  伊達政宗咬牙切齒,他立即想到那些討厭片倉小十郎的人會
如何阻止他,但他可不管那麼多。立刻叫上那些技師,急著想要修好他。


  沒有了
小十郎,伊達政宗發現生活變得安靜許多,沒有了熟悉的嗓音在身旁,一切都看來如此無聊而令人煩躁。
訴我你只是在sleep……小十郎,我帳還沒跟你算完。不管如何我一定會讓你醒來,想要離我而去,早得很!在日常工作外親自監視工程的進行,伊達政宗刻意讓自己忙綠到沒有多餘的時間。


  無論花多少時間,直到那個「人」再度發出聲響。


  直到奧州獨眼龍再次恢復生采。

 

  這是埋藏在歷史中,伊達氏第十七代家督與其親信的逸聞。終其伊達政宗一生,他們形影不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