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雲飄雪

關於部落格
本站廢棄中
請移駕→http://joinjo17.blogspot.tw/
  • 319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霧中

 
  身上的衣服彷彿附上了山林的氣味,濕潤厚重、帶著樹木特有的清香。被血腥長久麻痺的嗅覺像是忽然覺醒,你享受這種平和,帶著孤獨和放逐意味。獵犬不時抬起頭來看著你,像在確定你還在這裡,卻也帶上了許多疑問,來這裡到底要做什麼?

  你高聲呼喝愛馬和獵犬的名,要他們向前加快腳步,擾亂一山清靜。滿山密布高聳的樹木沉默,守護著不讓外人進入其中。黑熊抓撩過的痕跡印刻在道旁,嗤鼻一笑,你沒有試著徒勞無功。

  一直往前,途中短暫休息讓馬匹和獵犬喝過水,你們一直向深處走去。

  大霧隨著時間越發濃密,就算是你也覺得心頭有些異樣。即使山道只有一條,這副景象卻像是隨時會走迷了路,在這茫茫不見指引的地方迷失自己。

  對這個想法覺得好笑,卻又像不無可能,就這樣走到unknown的地方會如何?你發現自己還滿想知道答案的。

  拋下那個一定已經在慌張尋找自己的人。

  你想著他,輕輕勾起微笑。感覺時間應該差不多了,該是他上下追索而後發現你行蹤的長度,帶上了獵犬卻沒有帶著箭。你勒住馬,喝令牠們走上回頭路,想像憑著一隻犬和佩刀的「英勇」模樣,你止不住笑意。放鬆了一直微微夾緊的馬腹,你刻意行得懶散。

  這時候back還來得及開飯嗎?你帶著不著邊際的念頭,懷抱不切實際的幻想。倒不如說還來得及一頓教訓。

  愛你的你所愛的,掛念你的你所掛念的。帶著磚紅色的山道延展,兩側林木高聳直入天際,你仍行走在只有自己的濃霧中。

  直到他的高聲叫喊穿過重重濃霧,傳到你的耳裡。獵犬早興奮向前小跑步而後回頭看你,愛馬也甩動了牠的耳朵。你抹去嘴角克制不住的上揚。這時候的世界只有他的聲音,和你。

  「政宗大人!」馬蹄聲急奔而來,你差點想出聲提醒這條山道崎嶇不平,慢慢走比較好,他已經穿開那層白霧,奔到你面前來。他勒馬停下,馬匹的鳴聲接著劃開。他微微喘氣,帶著焦急和安心,與些許的怒意。

  「慌張什麼呢?小十郎。」你明知故問,高揚的語尾露出些許欣喜,你繼續走過停下來的他,經過時拍了拍與主人同樣散發熱意的馬頸,「回去吧。」

  沒有交代一聲,就這樣拋下公務出門,無人知道您的目的……諸如此類的台詞在你心中轉了一圈,成為你們共同的默契。你知道他很擔心,他知道你曉得他的擔心,於是他無奈皺起眉頭給你看。

  你笑出聲,「小十郎,你說說,這fog裡會不會藏了什麼呢?」

  「政宗大人虧您能想到這點,要是有別家的忍者藏在裡面要對您不利,遭到暗算您自己要怎麼辦呢?」

  「放心吧,這種範圍,」你伸出手畫了一圈,指著視野與濃霧的交界處,「就算是武田家那個忍者,也看不到東西的。他看得到我,我就能看到他,you see?」

  「而且,除了你沒人知道我到這裡來吧?」你回頭一笑,堵住了他接下了的話語。

  他嘆了口氣,說:「政宗大人的安危是小十郎的職責,請您無論如何為了伊達家,務必保重自己。」

  「哼哼,你怎麼不說為了你呢?」你頗不是滋味的說。

  「政宗大人,這玩笑並不好笑。」
  他的反應從最初的尷尬到現在的無動於衷,你暗自啐了聲,想說該換個什麼招數才好,他已經太於習慣應付你了。

  視線所及處只有你們,這樣的安全感讓你想要說很多平常在家裡不能說的話……至於平常不能做的事,這裡也不適合。

  「我們會一直這樣繼續走下去嗎?」你忽然開口問。

  他沒有回應你的問話,像是知道你另有所指。

  即使這將終結,就算下次可能也遇不上這種大霧,但你仍有這樣的錯覺,這一刻將永遠這麼下去,和他在一起。

  在霧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