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雲飄雪

關於部落格
本站廢棄中
請移駕→http://joinjo17.blogspot.tw/
  • 319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Clothes (Zero番外)


  而在這個世界裡,伊達政宗多了個比片倉景綱更能談心的對象,況且愛野不會把他當小鬼頭看,相處起來自在而舒服。也因此,愛野聽到了不少伊達政宗告訴她的,和片倉景綱之間的事。他抱怨他一成不變的不解風情和固執,也討厭他下意識的小心翼翼,連撒賴都不能。

  對愛野而言,如何讓伊達政宗在這個世界周全地生活,比對他和片倉景綱的八卦要有興趣多了。固然難得聽到那個一絲不苟的後輩出糗,但她更放心不下讓片倉景綱一人照顧來自過去的伊達政宗。



  隨著時間經過,伊達政宗逐漸習慣了這個世界的生活習慣、食衣住行等等。但從小養成的習性還是難以改變:雖然坐車快速方便,他懷念騎馬奔騰的感覺;雖然飲食口味眾多,他想念由小十郎親手種出來的蔬菜;在衣著上面,這裡各種的服飾花樣大大滿足了他的喜好,然而晚上休息時,仍是穿著浴衣最舒服。

  但如果浴衣拿去洗而沒得穿時,該怎麼辦呢?

  他把腦筋動到片倉景綱那裡,從衣櫃翻出片倉景綱的舊衣物,在運動套衫和襯衫抉擇了一會,最後選擇了方便又透氣的襯衫帶進浴室換洗去了。

  於是當片倉景綱看到剛洗澡出來的伊達政宗,便是這一副不倫不類的樣子。

  片倉景綱的體型與小十郎相像,都比伊達政宗大上些許。因此當他穿上片倉景綱的襯衫後,便是一副鬆鬆垮垮的模樣,下擺堪堪遮住臀部下圍。他只扣上兩顆扣子、懶得穿上外褲,就這樣擦著頭髮坐到片倉景綱身邊,完全不懂他為何從看到自己開始便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他盤腿而坐,才開口沒說幾句話,就被片倉景綱抓起他嫌棄在旁的運動衫一把套上。動作之迅速準確,大概可以比小十郎了。

  這種標準遭到惡作劇的反應讓伊達政宗很開心,雖然他不曉得片倉景綱到底受到什麼刺激,嘴巴上罵罵咧咧的,倒也因此沒有怎麼反抗便換下了舊襯衫。其實情況並沒有比較好,尺寸都一樣大。伊達政宗想。只不過這個看到的比較少。

  他並不是很懂為何有人將近在眼前的福利推拒在外。在因為片倉景綱出公差遠行,他被寄放在愛野家的星期六,他趁機將這件事敘述給她聽。愛野不能自已地大笑起來,更是弄得伊達政宗一頭霧水。

  「情趣,那是一種情趣喔,政宗大人。」愛野笑著從電腦上找了幾張圖給伊達政宗看,指著螢幕上半透明的濡濕襯衫,模特兒的身體曲線若隱若現,加上刻意的撩人姿態,畫面充滿了挑逗的意味。「大概就是這樣的刺激吧。」

  「Oh…這樣還滿不錯的啊!」伊達政宗滿意地點點頭,「我知道了,片倉是太過滿意吧!」完全跳過質疑自己魅力的可能,他下了結論。

  「不要太欺負片倉啊,他還沒做好心理準備之前,大概什麼行動都不會有吧。」愛野這樣說著,開頭卻與語意完全相反。

  「他這樣不行喔,別說是女人了,連男人都不會有啊!」伊達政宗毫不害臊地說著,不理會自己正是罪魁禍首。

  「話說回來,」愛野想到什麼地看向伊達政宗,「政宗大人,您是因為沒有衣服穿才跑去找片倉的舊衣服,對吧!」

  “So what?” 並沒有想到愛野這樣問,伊達政宗回道。

  「嗯。」愛野點點頭,翻出了幾本百貨公司的活動誌,「找個時間,一起去幫您買衣服吧!」



  購物的主角是伊達政宗,愛野負責挑選結帳;這樣的逛街組合,片倉景綱理所當然成了提戰利品的幫手。

  不同於片倉景綱第一次帶伊達政宗上街的情景,愛野和伊達政宗高昂的情緒讓他本就花俏的審美觀更是火上加油。片倉景綱看著一件件誇張華麗的流行上衣、外套及褲子被挑選,感到胃痛得很卻又不能多說什麼。一邊忌妒他們的感情好,一邊又討厭會這樣想的自己,再想到伊達政宗穿上這些衣物的模樣,內心真是百感交集,複雜得說不出話來。

  不過伊達政宗真是天生便適合這種風格的人,片倉景綱原本敬謝不敏的鬼洗風牛仔褲,穿在伊達政宗身上帥氣地不得了,他站在旁邊看得啞口無言,更別提喜出望外的愛野。伊達政宗臉上的缺陷絲毫不能造成問題,他的坦然自若和自信風采讓遺憾變成了獨特的個人魅力,令人印象深刻。

  片倉景綱為能跟這個孩子在一起而驕傲。

  引起逛街動機的浴衣卻是直到最後才被想起,那時片倉景綱的手上已經提了大大小小的紙袋,重得他想先回停車場一趟,將這些物品先放回後車廂。然而其他兩人好像一點都不覺得疲累,興高采烈地走過一個又一個專櫃,對那些東西品評揀選。至於最後到底都買了什麼,片倉景綱已經完全不知道了。

  藉著親自指點伊達政宗穿著的理由,愛野把他連同買回來的衣物留在家裡一個晚上,吩咐片倉景綱第二天再開車一起帶回去。

  回家後看著空蕩的房間,僅僅是這樣短暫的分離,片倉景綱竟覺得異常空虛。而他還不知道,這不會是最後一次。



  到底是因為伊達政宗的心願,還是某種神祕力量在作祟;伊達政宗回去後,片倉景綱不僅失去了那段相處的記憶,連屬於伊達政宗的東西也消失得一乾二淨。但物質性的東西不可能憑空消失,那些日常生活用品全都轉移到愛野家中。

  聖誕派對結束後的早晨,愛野一早起來看到客廳中堆滿了雜七雜八的物品,弄得原本還算整潔的空間雜亂不堪,沒有絲毫懷疑,她便大概知道發生什麼事了,但必須經過確認。昨天與伊達政宗對話的場景還歷歷在目,某種堪稱疲憊的東西卻開始緩緩爬上她的背脊。

  雖然因此擔心片倉景綱那邊的情況,她仍維持原本作息準備上班。一如預想的沒有在辦公室裡看見那兩個熟悉身影。而其他人對著自己手邊的空桌毫不見怪,愛野對此保持沉默。直到片倉景綱打了電話過來。

  疲憊沙啞的聲音從話筒那邊傳來,簡單說著他要請病假。

  種種念頭在愛野心中盤繞,政宗大人的東西真的都不見了嗎?你為什麼不來上班呢?政宗大人是不是回去了?但她最後什麼都沒說,壓下想求證的衝動,只應了他的請假。

  一直到後來她才旁敲側擊,從片倉景綱無論說什麼都茫然陰鬱的表情確認,只有自己還記得伊達政宗,那個不屬於這個世界的,十九歲飛揚跋扈的孩子。

  這真是太狡猾了,政宗大人。愛野想。為了不傷害其他人而讓他們遺忘,我就是可以承受那段記憶的人嗎?您又怎麼知道我承受得了那段日子過後的寂寞?衣不如人,衣服穿舊了不喜歡了隨時都可以丟,人在您心中卻永遠只有一個。

  那段神奇地令人不敢置信,充滿歡樂笑聲的日子。除了眼前的雜物外沒有留下任何痕跡。

  於是她整理那些東西,決定把它們收起來。或許還會有機會,送給下一個生命中的青年。



--


這是預定中Zero二篇番外的其中之一 O_O/

NBD的請先等我考完(吐血倒地)

三篇番外預計只會公開這一篇,

請大家多多包涵^^"

謝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