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雲飄雪

關於部落格
本站廢棄中
請移駕→http://joinjo17.blogspot.tw/
  • 319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歲月〈下〉(完)

 
  蒼與他是不同時期的演員。這部長青戲劇靠著不同主軸和演員名單,來保有足夠的新鮮感;因此從劇集區分,演員有所謂的世代交替,除了幾個固定班底之外彼此互不相識。他和蒼便是如此。很少人知道他們的交情,只能說相似的興趣和喜好,讓他們的生活圈自然交疊,這段看似毫不相干的友誼便被默默維持著。
 
  當蒼向他提出邀約時,對方沒有多少遲疑便應了允,反而是蒼疑惑他那邊的怎會如此順利。約在相近的地點,由對方開車載他到目的地,找個可以好好說話的地方。
 
  香檳色的轎車在他面前停下,阻隔視線的黑色玻璃窗降下,朋友從駕駛座側頭看他,露出淡雅的笑容。為了順利走上街,他們兩人都做了充分的偽裝。蒼看著面前的男子,鵝黃摻著淺棕的長髮綁起馬尾塞在帽子裡,帽簷低低壓下遮住大半臉龐,並戴上隱形眼鏡遮住那特徵明顯的紅瞳。雖然已離開影壇好一陣子,他仍讓自己不引起太多注意。蒼自然也是如此。
 
  坐上車,幾句問候的閒聊後,蒼知道對方在等自己主動說出今天的目的。省卻了鋪陳的時間,他直接說:「我正在跟襲滅天來交往。」
 
  「是嗎。」只略略頓了下,對方收下驚訝,已經知道蒼為什麼會找上他。握著方向盤看向前方,他略略點頭,「你怎麼覺得我該知道他是誰?」
 
  蒼輕笑,「前陣子有不少他的廣告。」
 
  「好吧,」對方也笑了,「如果你覺得我的家務事值得參考」
 
  「……我認識的人當中,你或許是最有資格的那一個。」
 
  「真是惶恐,我可一點都不想要這種殊榮。」
 
  蒼看著他自嘲的神情,雖然他的角色劇情到後來堪稱失格,但那段時間反而是最貼近他真實個性的詮釋。對權力的渴求、對慾望的積極,甚至是追求肯定的遺憾,這樣特別的反差,也是讓蒼當初對他印象深刻的原因。
 
  有人在跟蹤他們,對方卻一點都不在意,口頭上更沒有放過他的「伴侶」,剛愎自用驕傲自負,完全不在乎別人想法,天生就沒有貼心和細心這種東西,幾乎是蒼認識他以來說話最不留情的一次。
 
  「那你們現在……?」蒼問。
 
  對方對此問句瞭然一笑,「可是我們在一起很久了。」他對蒼的訝異表示習以為常,「他可以管理勢力範圍下的所有事物,但並不包括我。我們的關係是對等的,誰都無法命令誰。」
 
  「蒼,你看,這就是兩個同樣強勢的人,該如何相處的方式。不是同歸於盡,便是互相尊重──他好不容易才學會這兩個字怎麼寫──否則無法走下去。」他捧起咖啡掩眸低聲說,「我愛他,但我不是他的所有物,他不能剝奪我的自由。」
 
  問題難道是出在我?蒼聞言,有些茫然地在心中反問自己。「他很單純,只是執著超乎我的意料──」
 
  「你的情況跟我不一樣。」他安慰說道,「每一對伴侶都有自己的相處模式,你只是還沒有找到而已。我當初也猶豫很久,甚至曾經想要放棄。他所擁有的東西太多,我無法成為最重要的那一個。我無法忍受這一點。」他笑,「所以我寧可不斷引起他的注意,來證明我在他心中仍有一席之地……我的願望很簡單,他卻永遠沒有辦法為我做到。」
 
  「我是個自私的人,但蒼,你不是。」倚著坐椅,他看向窗外微微出神說,「你要讓他知道你的想法,而不是一味的包容。舉例來說,在外頭那些跟了我一下午的人,換做是你會怎麼做?回去默默的什麼都不說?這樣不行,他能跟蹤你就能控制你的行動,你不能任人擺佈。我早就說過了,他敢再這樣做,我就讓他永遠都找不到人。」他輕蔑一笑,「但他總故態復萌。」
 
  「抱歉讓你看笑話了。」他擺擺手,「你因為在乎他才會來找我,否則早分了不是嗎?總是這樣的,交往後磨合期的痛苦,這才是真正的考驗。」
 
  本來就是來尋求意見,蒼並沒有太多話跟他說,一場談話下來,是對方的心路歷程佔了大多數。明白他還有事情要解決,蒼婉謝了他的接送打算自己回家,卻發現自己一點都不意外看到襲滅天來的身影。
 
  靠著他的重機,襲滅天來的臉色很難看,他毫不吭聲把安全帽遞給蒼。
 
  跨坐上機車後座,蒼從後環抱住襲滅天來,把耳朵貼在他的左後心,襲滅天來沒有搭話。朋友的聲音在他腦海中迴盪,「無論如何,我們都不可能成為屬於彼此的東西。」那帶著苦笑的臉龐令他印象深刻,他不希望自己和襲滅天來也會如此。
 
 
 
  他順其自然,卻不代表沒有堅持。
 
 
 
  尷尬的沉默直到回家都沒有被打破,蒼原想或許等事過境遷再說,襲滅天來已先一步抓住他的手腕,將他用力抱在懷裡。略顯急促的心跳、溫熱的手臂和胸膛,襲滅天來將臉埋進蒼的頰邊,像是有諸多不安。
 
  「……我不會為了我的決定後悔。」蒼輕聲說,他輕拍著襲滅天來的背。
 
  語氣淡然,給予令人安心的保證。襲滅天來神色複雜地鬆手,而蒼任由他在自己的衣服內側翻出了電視上才看得到的小東西。這種發展畢竟有點出乎意料,知道襲滅天來其實旁聽了整場談話,蒼一時不知道是否該生氣;襲滅天來不敢正視他,默默走回他的書房將東西收好,這才按著桌子背向蒼低聲說:「……我會努力。」
 
 
 
  學會如何讓你快樂、給你完整的信任,因為我,想要一直跟你走下去。
 
 
 
  感情一直都是兩個人的事,單方面無法維持。沒有人願意放棄,襲滅天來這樣的保證便足以讓他放心,蒼對這樣莫名的自信感到不可思議。
 
  「我們可以的。」蒼抱住襲滅天來,耳鬢廝磨。
 
 
 
  每次爭執都是更進一步,每次吵架都在熟悉對方,磨去稜角直至能夠吻合,他們會越來越貼近彼此。每一句話都是啞謎,每一句話都是答案,他們緊緊握住手,就像代替靈魂的吶喊
 
  默契會越來越好,一舉一動、一思一念,牽手的時機、接吻的熱度、做愛的姿勢……當然每天的菜單,還是不會憑空變出來。
 
  走過一個個春夏秋冬,度過每一個節日,打造屬於兩人的家,享受兩個人的生活,所想要的一切,從對方得到圓滿。十指交扣終究要分開,擁抱卻可以安靜而綿密。
 
  蒼如願以償養了隻黃金獵犬,襲滅天來則撿了一隻灰色的雜種條紋貓,顏色很好他喜歡,他這樣說。就像多了孩子一樣,家裡變得熱鬧;因為掛念所以在乎,因為溫暖所以留戀,這是家之所以為家的緣故。
 
  他覺得很幸福。
 
  直到眼角出現細紋,那人仍一如往昔溫柔輕吻;擁抱的力道不再強勁,卻越不輕易放手。笑容更加深沉溫潤,沉坐的姿態更加氣定神閒,沒有人再質疑他們怎麼會在一起。
 
  縱使時光流逝、歲月經過,浪花淘盡之後,剩下會是最璀璨耀眼的光芒。
 
 
[align=right](完)[/align]
 
 
閒談:
 
 一直很喜歡這樣的畫面:安靜擁抱時,親吻心上人眼角的細紋。所以我終究還是寫了出來。
 昨天在收尾時才熊熊想起,我之前好像有說過要養貓和狗(至於是36或是噗浪上說的,已經忘了XD")
 但.......嗯,如上所見(死)
 不曉得這樣的收尾會不會太過倉促或遺憾,這幾天都還可以修改XD
 但要如何才能不突兀的呈現呢?那或許蒼老而相握的手。
 就像滑頭鬼之孫裡,很多人不願承認陸生或二代目跟爺爺一樣有那個長長的後腦勺,
 我卻覺得十分正常,或者說那才是他之所以他的特色。
 果然我的品味還是偏離大眾了點......................XDrz
 修羅場正式進駐,謝謝這陣子大家的收看~~
 
 小小提醒一下,表定的預訂時間到明天晚上截止,如果還有想要訂本的道友請記得^^
 因為不想要把本子留到12月場(增加不讀書玩耍的藉口)
 所以只會印多大概不超過十本的場售量(←這個人手很小)
 
 另,CWT25那兩天的攤位號碼是,Day1流雲飄雪M71、Day2人間閒話F63.64(跟冰心姊借位置XD)
 那麼,我們就會場期待相見囉~~
 
 (有事可以從36PM或天空或噗浪聯絡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