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雲飄雪

關於部落格
本站廢棄中
請移駕→http://joinjo17.blogspot.tw/
  • 319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基地系列】月亮的距離


 

  這是一個無法追溯的傳統:所有環繞著行星的衛星,都被稱為月亮。

  人們坦然且泰然的接受了這個名詞,一如許多根深蒂固亦不為人所察的習慣,存在不同星系的人類之間。即使如此,依然很少有人接受「人類有共同起源」的這個說法。無數的差異、不同的風俗民情,讓他們堅信自己所來自的星球環境。而他,也直到一切的起源面前,見到那個……「男人」為止,才曉得人類之所以建立起宇宙帝國,絕非巧合。

  兩萬年來的寂寞與疲倦深深疊起,沉積在男人不動聲色的無機質目光中,反射著基地裡冰冷明亮的白光,竟讓他一時無法直視。

  藍色星球已隨著恆星的殞落而沉寂黑暗,但她從不曾轉面的衛星依然忠誠圍繞死寂的母星,一如男人凝視著她,淡然卻深刻。

  歷史與人類、帝國與未來,即使經歷過無數動盪與災難,因為一個承諾、一句託付,便負擔起難以想像的責任。他始終關顧他們;即使他從來不屬於這個團體。像是一個永恆的守護者,旁觀不參與其中。

  你怎能做到這個?他把疑問藏在心裡,但男人看向他的動作,說明他已曉得他的想法。但了解來龍去脈的他並不為此感到恐懼。

  男人說出自己的計畫,某種意義上會引起極大爭議的作法。但論及整個宇宙又有誰在乎呢?即使這等同於變相自殺。

  你怎能要求一個運作了二萬年的機器人繼續為了人類努力下去?

 

 

 

 

  自從博士去世,他憑著博士留下的資料和方向,依靠一己之力暗自研究機器人的進化改良。一萬多年後,新生代的機器人原比自己更融入人類社會,擺脫了伊利亞夥伴曾批評過的不近人情,生動的情感更能贏得人類的信任:他們的身分,必須保密。也因此,鐸絲才能隱瞞謝頓直到最後。

  他問鐸絲,是什麼讓妳決定待在謝頓身邊?

  丹尼爾,其實我也不懂。就是那樣,她笑著回答,當你在乎他、想照顧他,拒絕不了他對你伸出的手,無論如何都希望能助他一臂之力。而且,謝頓不在意我是誰。她近乎羞怯笑著說。

  機器人始終沒有立場談論愛情,但謝頓和鐸絲的表現卻如同模範夫妻。那究竟是不是愛情,他沒有為自己裝設那些情感迴路,他無法理解。

  但若就如鐸絲所說,他想,自己也曾經擁有過那樣的人。遠在時空的開頭。

  而情況會一直持續下去,直到機體運作的盡頭。

 

 

 

 

  他是最後的守護者,也是最後的一次機會。看著漆黑的地球,總會回想起那段期間發生的一切。如此偉大、推動了現在宇宙的伊利亞夥伴。他學不會自私,卻也不一定會擔起如此重任。

  但事實終究如此,萬物終歸於孤寂。

  他與他的距離,就如同地球與月球現在的距離,如此接近卻遙不可及。有他的那個地球,早已逝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