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雲飄雪

關於部落格
本站廢棄中
請移駕→http://joinjo17.blogspot.tw/
  • 319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SB】不可言說 #1

  

  ──事情有些不太對勁。

  雖然說不上哪裡不一樣,但他已習慣生活中所多出的小小細節,微不足道卻溫暖而令人愉悅。以至於當這些忽然消失時,令人覺得困惑不安。

  他多了一個不亞於孤獨堡壘的秘密基地──好吧那根本不是他的所有地,只是他想自己對那裡已足夠熟悉──但他這幾天連接近的許可都沒得到。

  當正在自己的公寓裡邊胡思亂想邊敲著鍵盤工作時,「Superman,確認一下最新的值班表。」Wonder Woman的聲音從耳機傳來。他敲了敲表示收到,打開架設在聯盟伺服器上的郵件信箱。「……Diana,這是正式班表嗎?」

  「當然……噢,Batman說他有案子要解決,這半個月請假。」很快反應過來,這樣回覆Superman的疑問,「你清楚的,他總是不讓人插手。」

  「嗯哼。」發出了解的回應,他卻有些存疑。之前才剛結束一個大事件,沒聽說有任何其他案子發生,連ClarkBruce都沒來得及見上一面──好吧,他總是小看高譚。

 

 

 

 

  日常的工作生活讓他能夠從聯盟的責任中稍微喘口氣。在這裡他只是一位無足輕重的小記者,努力、認真、卻總是不夠聰慧,笨手笨腳。他知道所有關於“Clark Kent”的評語,也為此樂在其中。像個普通人一般,或說試圖融入一般人的生活。眼鏡、糟糕的品味、近乎濫好人的個性,這是他生命中的一部份。

  「Lois,最近好像都不需要跑高譚追新聞?」雖然跟Lois的關係很早便停滯不前,但並不妨礙他們身為同事和朋友。吃完午餐回到報社,經過桌面時瞄見那一大疊,明顯為新報導準備的社會相關資料,卻沒有前一陣子常看到的高譚花邊消息,Clark忍不住問。

  從電腦前抬起頭來,Lois Lane笑,「Smallville,聽說高譚的王子出去玩啦,沒人知道他去哪兒。最大的八卦焦點都跑了,有什麼娛樂新聞好追的呢?」

  「別這麼說,高譚最不缺的不就是名流宴會嗎?」Clark笑,「……嘿,可是……沒人知道他去哪裡?」

  「小記者,別告訴我你不知道,」Lois騰出手指戳了戳Clark的手臂,「我們的大老闆是會乖乖聽話的人嗎?我都開始覺得,那些有關他的消息,是他刻意放出來給社會消遣的恩賜了。」

  的確如此。想著他所認識的BruceClark在心裡默默回答。他傻笑著跟Lois聊了幾句,便被出來宣布午休時間早已結束的Perry給轟回辦公桌;在回到位置上繼續寫報導同時,他順便決定了Superman今日晚間的私人行程──高譚。

 

 

 

 

  一入夜,是屬於Batman的時間。

  高譚有很優秀的警力──跟大都會比起來。他被嘲諷了許多次,但他寧可不要警方這麼能幹,也樂見大都會在他的照看下,能繼續維持低犯罪率。相比之下,高譚的夜晚全權高壓掌控在一個男人的手中,被當作傳說的Batman。即使謠言甚囂雲上,但剝除那些不切實際的浮誇和流言後,沒人比他更知道Batman也只是個普通人類。

  心跳弱了些、也快了點,但Batman經常負傷,這只能算是正常的生理反應,不是什麼大新聞。Superman降落在Batman附近,一如以往地接收到從陰影處射來的殺人目光。

  「Superman,我不記得有找你過來。」低沉嘶啞的聲音在第一時間吼出,但他並不在乎。

  ──什麼時候面罩變成全罩式的了?連最後一點為人的痕跡也抹除,現在的他正如黑暗恐懼的化身。無法從面部細微肌肉的牽動探知Batman的情緒,他只能當作這還是日常招呼。「我只是……來看看你。Diana說你有案子要辦。」

  「沒錯。」透過面罩而有些模糊的聲音傳來,「所以你最好別插手。」

  知道Batman的「別插手」意味著離開,但Superman仍待在原地,「既然我都過來了,旁觀你工作也沒什麼關係吧?」

  標準的Superman式回答,他可以聽到Batman磨牙的聲音,就在此時男孩從另一邊躍上了高樓。

  「嘿,Batman,你交代的我完成了!」羅賓收起蝙蝠索咧嘴笑道,卻在看到Superman時有些尷尬地頓了一下。「欸,這個……」

  「別理不速之客。」不再向Superman多看一眼,Batman壓低聲回答,「出發。」

 

 

 

 

  斗篷掀起,看到飛越在夜空中的蝙蝠身影,Superman終於發現哪裡奇怪了。Batman本就神出鬼沒的動作變得更為細膩,而全套含鉛的制服像是要隱藏什麼秘密,但依他原本的身材是穿不下這套制服的。縱然疑問多如牛毛,Batman沒有給他任何機會發問;恐嚇罪犯的低沉沙啞聲音從面罩後發出,一如往常絲毫不減威力。Superman停留在高空遠遠觀察情況,直到巡邏結束,以防有任何不測發生。

  這是個高譚日常的夜晚,Batman很快就完成例行工作,跟羅賓要回到據點。

  「Batman,我們不請Superman過去嗎?」他聽到男孩的聲音問。

  「──他想都別想。」帶著些許暴躁,他的聲音斬釘截鐵。

  「可是……你們兩個……」

  「嗯?」Batman式的威嚇口吻卻明顯阻止不了男孩。

  「好吧,是Alfred說的,看到Clark先生時,記得請他來一趟。」男孩使出殺手?,他知道Batman動搖了。

  「……不是在巡邏之後。」但他仍想扳回一城。

  「喔,拜託,他又不是沒這時間來過,而且你要他平常什麼時候來?你都已經『消失』了!」男孩明確指出這點。

  「哼。」

  有很多問題需要解決。知道這聲代表了讓步與同意,Superman興沖沖地飛下到他們眼前,特別跟男孩致意一番。他朝他眨眨眼,卻見到男孩的表情有視死如歸的壯闊──於是,內建在Superman體內,Batman專屬的危機警鈴響起了。

 

 

 

 

 

 

  一回到蝙蝠洞,羅賓還不等Batman說些什麼,立即扯下了眼罩披風,回復成那個活潑年輕的少年,「Bruce,明天早上有小考,我先回去複習了!」

  看著衝過Alfred身邊,從銀盤上抓了塊三明治的背影,Superman只能以「落荒而逃」來形容他。好吧,到目前為止,這一切都非常、非常詭異。

  「少爺,很高興您終於邀請朋友回來了。」對著Tim笑著搖搖頭,長者仿若無事般將盛著食物的盤子放在桌面上,「Kent先生,好久不見了。」

  Batman深深嘆了口氣,動手取下了面罩的下半部,「Alfred,你知道我不喜歡這樣。」小巧的下巴、低沉而性感的女聲從形狀美好的菱唇發出,語調卻是Superman認識多年的蝙蝠風格。

  Rao...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頭罩被摘下,汗濕的凌亂黑髮黏在頰邊,瀏海之下的蒼藍眼眸狠狠瞪著Clark,卻因為略微上揚的眼角而減少不少殺傷力;披風被解下攤落一地,Alfred上前幫忙解開制服,從手臂開始打開分離式鎧甲的暗扣。

  取代結實肌肉臂膀的,是如玉藕般細緻優雅的雙手;剝除寬闊胸膛的假象後,是屬於女性線條優美的背脊曲線,可以一手環抱的腰圍令他不禁心蕩神馳;渾圓挺翹的臀部、修長美麗的雙腿;就像在變魔術一樣──或者說從防震盒中拿出精美的易碎物──他讓自己小小遐想了下,看著「Batman」從填塞過的加厚鎧甲中「掙脫」而出。

  站在Superman面前的,是一位上半身穿著黑色無袖背心,留著俏麗短髮、黑髮藍眼的絕代佳人。她接過毛巾擦拭汗水,並一邊補充水分,一邊等著唯一觀眾的反應,凌厲目光頗有隨時能夠殺人滅口的架勢。

  噢……他從來不知道黑色緊身褲也可以創造一種截然不同的致命風情,雖然就這樣完美的女性而言,身材似乎稍嫌平板了點。

  Clark忍不住動用X視線,隨即喊出聲來,「天哪!Bruce,你都有了E罩杯,卻選擇纏胸示人?」

  下一秒,他就被戴上氪石戒指的纖細手臂給揍飛。

  「少爺,看來Superman先生比起您為何會變成這樣,更關注於您的身材。」老管家這樣說道。

  Rao在上,他這次真的死定了。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