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雲飄雪

關於部落格
本站廢棄中
請移駕→http://joinjo17.blogspot.tw/
  • 319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SB】不可言說 #3



   任何小細節都不能忽略。由Alfred開車載BrennaClark出門是極為有力的背書,至少當百貨公司的經理看到從Wayne家房車走出的,並不是花花公子Brucie,而是一位面生的小姐及體面的先生時,並不會減少原有的接待禮數。

  「White小姐,我剛來這個城市不久,想在你們這邊買齊『所有』的用品,可以請妳帶路嗎?」先是頓了頓,瞄過經理胸前的名牌後,身著男裝的Brenna才以帶有法式腔調的英語開口,笑著表示要讓自己足以成為派對上的焦點。

  這樣的開場讓經理毫不吝惜地把最昂貴的商品介紹給Brenna,並開始旁敲側擊她和Wayne家的關係。

  相較於經理又驚又喜的面容,Clark很肯定Bruce正露出計畫順利進行的得意神情。她昂首走在他前頭,充分像個帶著小狼犬出門的豪放女性,真是頗有乃兄之風。

  Clark的工作很簡單,男伴的職責便是扛起女性所購買的一切物品,這些對他完全不成問題。相對之下,他張目結舌地看著Brenna以老練眼光挑選女性用品,是只有男人的Wayne家所缺乏的。從貼身衣物到禮服首飾,Brenna手中Wayne企業銀行的鑽石卡,以颶風之姿刮過每個樓層,沒有任何「男士」能比她更專業。

  「說真的,Bruce,你怎麼知道該買什麼?」趁著專櫃小姐轉身去拿下一件樣品,Clark低聲問。

  「哪天當你有眾多女伴需要添置行頭,你也會熟悉的。」Bruce以最接近Batman的聲音回答。她隨即對櫃姊繼續交談:「我的睡眠品質總是不太好,粉底大概要選明亮點的?」

  「沒問題,Pennyworth小姐,我們這就來幫您試妝,一定會讓您滿意。」櫃姊眉開眼笑,拿出了公司最高級的化妝品一字排開,工具的複雜程度大概可比擬一場外科手術。

  Bruce覺得很新奇,這是他第一次逛專櫃以被服務的角色對待。當一群人圍著你只為了讓你滿意進而掏出錢包,而不是因為其他人高興才付帳,難怪女人總擺脫不了逛街的誘惑。

 

 

  然而,對Clark來說,全套治裝簡直就像個噩夢,女人到底哪來這麼多物品好買。回到Wayne莊園將買來的所有東西都放進客廳後,Clark心有餘悸地看著堆滿偌大客廳一角的眾多包裹,直可媲美聖誕節時市中心聖誕樹下的禮物堆。他轉頭看向面無表情的Bruce,後者朝今日的戰利品中選出幾樣,便逕自帶回樓上臥房。

  Alfred走過來,拍拍Clark的肩,對他無可奈何地笑了笑,兩人便開始將物品分門別類收放。在超級速度的協助下這工作很快便完成,他發現這期間樓上一直非常安靜,只有包裝紙的撕裂聲、衣擺曳地輕柔的沙沙聲,他所熟悉的心跳快了些許,之後便回到那波瀾不興的平靜。

  帶著Alfred提供的小點心,Clark輕輕敲響房門。他並未聽到裡面傳來任何動靜,於是逕自推開雕花木門──一位盛裝的女士坐在梳妝台前,以近乎朦朧的目光看向他,發現那些餅乾後眼神亮起。

  深吸一口氣,壓下心中頓生的種種感言,Clark從梳妝台上的大小瓶罐中清出可供放置餐盤的位置,看著鏡中沉默的Bruce

  Bruce死死盯著猶自散發熱氣的宵夜,終於低聲開口,「Dick回來幫忙,大概是Alfred說的。」

  「孩子長大了。」Clark以欣慰的口吻回答。他們現在對話的模式像足了一對父母,他暗暗想。

  「該死的Clark停止你的妄想。事情不該這樣。」Bruce觀察半天,這才挑剔似的拎起一塊細細咬碎。

  被戳破後他更斟酌了一下語氣用詞,「非常時期,我想我們都該……適應點?」

  然而這反而成為引爆點,「我已經很適應了!」經過一天的演戲偽裝,Bruce也不再掩飾他的疲憊厭煩。他忍無可忍地低吼出聲,差點沒捏碎手中的餅乾。

  扶住他相對細小的手腕,Clark柔聲說,「小心點,Bruce。」

  聞言略微停頓,然後嘲諷輕笑,「Clark,在你面前的難道不是Brenna嗎?」

  身著細肩帶黑色連身長禮服,白皙酥胸挺翹而美好地半包裹在絲質禮服之下,一顆足以與雙眼媲美的深藍寶石點綴在胸前,頸間耳垂上閃耀著鑽石的光芒;粉玫瑰色的唇蜜讓雙唇看來更嬌豔欲滴,如瓷器般完美無瑕的肌膚,兩頰撲上淡淡緋紅,眼窩上方銀藍色眼影述說著夜晚的神祕。她靜靜看著他,有如迷惑人心的闇夜女神。

  Clark小心翼翼地說:「你很迷人──非常──是我見過最美的……女性。」

  「沒關係,這是事實,你沒甚麼好顧忌的。」Bruce點頭說。

  「……Bruce,你不用這樣勉強自己。你應該好好休息,而不是再次自己衝到最前線。」

  「這倒是提醒了我,蝙蝠裝甲需要作進一步調整。再來。」

  「……不管你成為什麼人、什麼樣子,你都是我的摯愛……我想,女性的你只是證明了,不管發生什麼事,你都能找到最適合自己的方式?」

  沉默許久,Bruce終於開口:「好吧。」拾回了Brenna的腔調,她站起身──那是雙紅色的四吋細跟高跟鞋──在連身鏡前轉了一圈,「親愛的Clark,告訴我,我這樣子會很『Superman』嗎?」

  在說那個配色,「拜託,那不是重點──」

  「好吧,我換個方式問。這樣子美嗎?」看到Clark受不了的表情,她又加了一句,「跟Lois Lane相比?」

  「當然──妳是世界上最好的!無可比擬!」遭受質問的男性登時喊出聲來。

  「你這只會說好聽話的小壞蛋。」她笑,「或許可以憑著跟Wayne家的關係和這麼一點容貌引起注意,但要跟那些封面女郎比,我還差多了。」

  Clark心有不甘地想反駁,這才注意到在Brenna手臂上錯落的大小疤痕。雖然已被化妝品給遮掩大半,但仍不能否認其並非傷痕累累。

  「我恰好跟那位表哥有著類似的愛好,你得承認在極限運動的刺激下,人會得到很大的快樂,這可是有科學證明。」輕笑,她在每個語音轉折處帶了點放蕩不羈。仿若無事的看了那些痕跡一眼,便套上絲質的白色長手套,再從床上撈起一條月白色的雪貂皮草披在肩上。「而一個適當的裝飾,可以掩蓋很多缺點。現在,我看起來如何?」

  Clark沒有回答。他跨上前將Brenna摟在懷裡,激動地低頭從頰邊開始吮吻──RaoBruce竟然還用了香水──而Bruce略為不滿地掙扎著。

  Bruce原本便略矮Clark半個頭,變成女性後身高更是縮水到175cm,雖然足以傲視大多數的女性,但四吋細跟也不過讓他跟以前差不多高而已。發現到這點的Clark偷笑,立即遭到肘擊攻擊。噢,這可是來自Batman的正統警告。

  從Lois之後,他已經好一陣子沒有撥下女性的細肩帶,這種他只要稍稍一扯便會斷裂的織物。他沒有感覺如此圓滿又惶恐過,他知道眼前人的一切事情:他的身分、他的思考、他的家庭背景、他身上的每一件物品的價值──而那些只是襯托他的愛人是多麼無價、他的畢生所愛。而他知道他們彼此相愛。

  他尋找Bruce的雙唇,輕輕囓咬與以往完全不同感覺的柔軟唇辦,沐浴乳和化妝品的芬芳香氣縈繞他的鼻間,而Bruce本身的味道掩蓋在那些細小分子之下。他反覆拂過細軟的黑髮,探詢熟悉又陌生的口腔,直到他們都需要一個歇息。

  Bruce抓住他的衣領轉向連身鏡,鏡中映出的雙人身影糾纏而狼狽,如此不同以至於Clark幾秒後才反應過來那正是現在的他們:社交女王與她忠實的隨從。

  他笑開來,笑得如此燦爛,宛如宇宙中第一顆新星的誕生,Bruce完全來不及說些什麼,他再次吻住他,輕聲低喃:「Bruce,你真是我生命中的奇蹟。」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