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本站廢棄中
請移駕→http://joinjo17.blogspot.tw/
  • 321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2

    追蹤人氣

【SB】不可言說 #8



   Alfred默默離開,將蝙蝠基地裡的空間留給三位聯盟成員。Batman簡潔明瞭地說明來龍去脈,但這整件事的起因他也只能推測,平靜語調彷彿這件事並非發生在他身上,與現實形成迥異的弔詭感。

  Zatanna看著眼前肅然裹在披風下的Batwoman,經歷過大風大浪的她聽完後只是皺眉說:「聽起來像是外星科技搞的鬼,雖然魔法史上有這樣的先例。我會回去找資料,但不確定能否有解決辦法。」

  「Batman,你可以向當地政府或科學家尋求合作。」Superman跟著建議。

  「生理構造不同,他們不會知道問題出在哪裡……除非有一個樣本。」Batman的聲音裡帶著決絕。

  「我可以當你的代理人,你不用承擔真相暴露的後果。」SupermanBatman可以殺人的目光中挺起胸膛說,「我想這並不難。」

  「你要怎麼解釋?『我們有隊員被變了性』還是『我對你們星球的廢水很有興趣』?」Batman惡聲回應。

  「呃……我想,綠燈集團還欠你一個人情?」

  「很多勢力都欠我們人情。」Batman暴躁說,但終於有了讓步的跡象。

  在一旁等到結論出來的 Zatanna說:「這樣很好,至少把樣品帶回來,我們可以同時進行科技和魔法的檢測,Batman回復的機會也比較大。」

  沉默了一會,Batman回答:「我會立刻準備,一拿到樣本就交給妳。」

  大體方案既已出來,SupermanBruce無聲堅持下先行離開了蝙蝠洞,而Batman設定好座標,送Zatanna到傳送儀旁。

  Zatanna卻像是不急著走,「Batman,」她靠近他,拉起了Batman的手,自然像是對待姊妹,傳送儀發出運作的聲音,而Batman並沒有拒絕如此舉動,「作為女人並不容易,我會盡我所能……你可以趁這個機會好好休息。」

  「Zatanna,這只是暫時──」

  「是的我知道。」魔法師笑笑說:「而你下次遇到這種變故恐怕還很久,不如善用這段時間?」她友善地輕輕拍了Batwoman的手背,轉身走向傳送儀。

  「對了,有一件事一定要告訴你。」魔法師壓緊了帽沿,露出調皮的笑容,「男人蒙面看起來都差不多;但憑我的眼力,Batwoman一定是個大美人。」在Batman來得及實際抗議前,她如來時般在電光中消失蹤影。

  長嘆一口氣,Bruce無奈地拉開了頭罩。

 

 

  當Batman處理完最近的線索和例行追蹤後,換下戰袍,但他也沒有睡衣可穿,只好套上之前那件黑色浴袍。反正屋子裡沒有其他人。然而Superman並沒有離開韋恩宅邸,回到寢室時外星人正在裡頭整理床面,床頭櫃上則放了杯睡前助眠的溫牛奶,一旁的鬧鐘顯示剛過午夜。

  Bruce維持推開門的姿勢,動了下眉角,對如此景象說:「我不習慣那麼早睡。」

  「我知道,所以還準備了一些東西讓你更容易入眠。」始作俑者俏皮地眨眨眼,像是睡眠之神最稱職的使者。牽過Bruce在床沿坐下,確保他慢慢飲用溫牛奶,才轉身從浴室端出一盆熱水放到Bruce的腳前。「你的腳在痛,按摩泡泡熱水會很舒服。」

  「喔?」Bruce沒有反對,他以幾種有趣的姿勢伸展腳掌,尋找那些因為穿高跟而疲憊的肌肉和水泡。Kal盤坐在他面前,一把捉住了可說是誘惑的雪白腳掌──Bruce很少讓它們有機會得見天日──先輕輕握住腳踝後小心潑上熱水。

  突如高溫讓他瑟縮,但沒有順利從大掌中掙脫,他低聲抱怨:「這樣讓人服務……很怪。」

  「別想太多,Bruce。當作你在泰國或隨便哪個地方,有個火辣的小姐幫你做足浴。」

  聞言挑眉,Bruce掃視這地球上最強壯的男人身體、胸膛、英俊的面容,和那天空藍的雙眼,專注的目光他甚至無法直視。「噢,這真夠『火辣』的。告訴我,小姐,會有個全套的泰式按摩嗎?」

  「恐怕您得多付一些錢才行,先生。」Clark板起了臉認真說,卻沒有隱藏那些笑意。

  「太好了,這是我最不缺的東西。」手中晃動隱形的信用卡,Bruce笑得一臉得意。

  無法一直看著Clark、看著Superman紆尊降貴專注為一個人類服務的畫面,他只好躺下假裝凝視四腳大床的雕花床頂,像是那裡出現前所未見的花紋。他沒有費心遮掩浴袍的下襬開叉,逼得Clark強迫收斂心神才能維持正常,那效果正是他想要的。

  水中加了柑橘精油,特有清香隨著蒸氣飄散。大手拂過他雙腳的踝部、足跟、紅腫的邊緣、即將磨起水泡的後腳跟和小指;足趾間的縫隙也被逐一清理,那裡的細緻肌膚禁不起觸碰,他癢得不斷輪流張開或捲起腳趾,他正將Clark往失控邊緣更加推近。然而Superman展現了無與倫比的自制力,接著在Bruce的腳底溫柔按揉。

  水溫降低後盆子被移開,毛巾拭乾雙腳後塗抹乳液。他僅僅是略抬起頭好能看到Clark,一腳隔著毛巾踩上Superman的肩頭,無視他本已深闇的眸色隨意踩踏。「說好的全身按摩呢?」

 「您會得到所想要的一切,先生。」Kal捉住伴侶溫暖的腳掌,在腳背上富有深意地微笑落吻。

  僅僅是眨眼間,Superman很快地倒掉溫水清潔完雙手,當Bruce試圖趁機將全身縮回柔軟的被窩時,某個外星人已經搶先一步回到床上,手沿著浴袍的下擺上探。說不帶有情欲色彩是騙人的,但他的動作偏偏又如此穩定安和,望著他的表情除了苦笑還有無以倫比的專注。

  Bruce覺得窒息。浴衣的腰帶沒有被真正撥開,厚實的手掌神乎其技穿過浴袍來到臉頰兩側,而他只覺得自己像是剛被午後陽光親吻。

  「先從頭開始,Bruce。」Kal以催眠般的誘惑口吻說。

  從天靈蓋開始,沿著頸子後方緩緩向下,慢慢揉開僵硬疲憊的肌肉。花了很多時間在肩窩處,那裡總頑固得像牛筋。Clark沒有問他力道如何,他可以觀察到最細微的生理反應。被按壓過的地方在發熱,像是被替換上剛曬過的棉花──這樣不太好,他卻覺得昏昏欲睡。肩胛骨、二頭肌,Clark對待他的手臂並不輕鬆,而Bruce任他翻轉拗折,只是覺得有些癢,那是情人蜻蜓般的落吻。

  他無法真正睡去,當Clark的手經過傷口時。雖然力道已放到最輕,仍不能阻止最真實的生理刺激。──太好了,他正需要這個,以免淪落在夢鄉中一睡不起。他還有一個城市要看守、還有一個──正等著擁抱的愛人。

  他知道Clark因為這些疼痛而內疚,但他無法說聲「沒關係」。意識在飄盪,他僅能感知那穩定按摩的手掌。經過背脊兩側,那裡有上個星期裂開的肋骨、腰側有瘀傷;取代手掌的是腳底,某人犯規半浮在空中踩著他的背部,而他想說這一點意義都沒有。然後是臀部。那可愛渾圓的臀部──為什麼要用女性用詞形容自己?大腿、疲憊的小腿肚。

  他被翻過身,浴袍早已失去遮掩效果,Clark為了隆起的胸部困擾,而他沒有掩飾嘴角的笑意。最後服務生以最穩定的手勢按壓過乳房中間和邊緣,以掌根畫著圓圈──他覺得挺著這重量有些累──來到脆弱的腹部。六塊腹肌變得微乎其微,他必須花些精神來惋惜,雖然似乎有人愛不釋手。

  然後是大腿根部、內側。他努力輕哼出聲,表達對侍者高超技巧的喜愛,如果還是原本的身體,必會以勃起表示滿意。令人心煩的輕吻從未停止,刻意落在最敏感的地方,但撫過的手掌卻與挑逗有著距離,這樣的落差足以令人發瘋。

  他扭動雙腳表達抗議,於是越線的舉動收回,讓他得以安穩迎接這場按摩的結束。

  「沒關係的,Bruce。」

  他想要撐起身,至少給點小費讚嘆並挖苦幾句。浴袍被抽開,他喜歡裸睡。

  「這樣就很好,你好好休息。」

  Clark的聲音如此柔和,細柔的羊毛毯蓋上。他有──無法錯認──吻到Clark那總是柔軟且線條美好的雙唇。

  「我明天就出發為你尋找解決方法。你知道的,這點距離對我不算什麼。」

  是啊,幾光年對你來說根本不是問題。在腦海中反駁,那個人型暖爐稍稍離開短短一瞬,然後將他包圍。

  「我會很快,請你這段時間小心自己。」

  啊啊,陳腔濫調──Bruce沒有來得及想出完整的句子,呼吸已從平穩進入綿密深長。

  看著順利入睡的BruceClark的目光溫柔而複雜。男人或女人不重要,重點是Bruce陪在他身邊。雖然,一個女人能完成的事,遠比男人要多得多,但正因為是BatmanSuperman的生命才永遠有驚奇。他們並肩作戰多年,無論遭遇任何困境,Bruce沒有放棄過;所以他也會努力結束這次插曲。這只是──仲夏夜之夢、美好的幻夢。

  他的蝙蝠適應力強大,卻不代表他開心。只要是他所希望,他會盡全宇宙之力來達成。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