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雲飄雪

關於部落格
本站廢棄中
請移駕→http://joinjo17.blogspot.tw/
  • 319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SB】不可言說 #9

  

  睡眠時間簡直長得令人頭痛。當意識到這一點時Bruce瞬間清醒,他很少能有這種感覺。睜著酸澀雙眼死死盯著空了一半的床鋪,凌厲目光簡直可以殺人,而涼冷的凌亂被窩回答了一切。

  窗簾沒有被拉起,房間裡相當陰暗,他甚至無法依照光線來判斷現在是何時。抓過鬧鐘確認時間後,他脾氣暴躁地一把掀起被單前往浴室沖澡,踏在地毯上的雙足激烈而沉重,發出沉悶的聲響。讓Kal前往尋找關鍵,並不代表BatmanBruce就可以偷懶,即使不能在公開場合現身,還有很多檯面下的事務需要處理。而一個早上的行程就這樣被外星人自以為是的好意給破壞殆盡。

  流水聲想必通知了Alfred,老管家端著一杯顏色特異的蔬果汁進來,那是跟Bruce協調良久才研究出的最佳配方。Alfred動手整理床鋪,並在Bruce走出浴室時說:「就快到午餐時間了,少爺您先稍等一下?」

  「這些是什麼東西?」食物永遠不是第一優先,Bruce並沒有在意那些話。單單針對放在床角的一整套女性衣物抱怨:襯衫、小外套、短裙、絲襪,這些都被熨好薰上淡香。

  「少爺,我想我的姪女不能『衣衫不整』接受高譚警方的詢問,不是嗎?或者您想試試小洋裝呢?」

  「警方的詢問?」立刻吞下可以穿男裝的反駁,Bruce的語氣像是剛剛才知道阿克漢決定全院放假一天,「我沒有印象約了他們見面。」

  「作為一個良好的模範民眾和綁架案的被害人,或許您更該合作一點,少爺。」對像是賭氣『今晚的菜色我不喜歡』的態度,Alfred波瀾不興的語氣簡直令人厭惡。

  「那至少──時間地點由我決定。」

  「恐怕沒辦法,少爺。」Alfred讓聲音帶上一點無奈,「為了蒐集證據,您昨天又不在現場,Gorden警官要求筆錄不能再拖下去。今天下午,他們仁慈地答應派人來韋恩大宅,詢問受傷並遭到驚嚇的Pennyworth小姐。這是交涉的最後底線。」

  Bruce發出一聲呻吟,「Alfred,你該更早通知我的。」

  面對如此要求,老管家只是淡淡笑了下,「當您準備好,就可以下樓用餐了。」

  經過一整個周末的胡鬧,Tim在這個時間早就上學去了,Dick則回他的城市處理事務,當Bruce來到餐廳時只有自己。這樣很好,至少能感覺自在得多BrennaBrucie同樣屬於交際生物,卻不適合在家裡出現。

  他沒有穿上套裝,那感覺上像是白領階級,而Brenna不會是那種人。最後從衣櫃裡挑選了一件黑色絲質的中長洋裝,並埋怨看著Alfred

  「您不能責怪我整理您的衣櫃,少爺。」Alfred端上前菜和濃湯,「我必須確保您有足夠的決定空間。」

 「你總是對的,Alfred。」Bruce悶聲說,享用這半天以來的第一份正式餐點。

 

 

  奉命前來富豪家做筆錄的警方人員,下午準時來到韋恩大宅門口,並被接待進擺設優雅的沙龍。舒適的沙發和典雅的裝潢,小茶几上放置的紅茶點心是他從不敢想像的高級。Wayne至少在招待訪客這一點上作得還不賴。

  雖然Bruce Wayne與警方不合作的紀錄可說是惡名昭彰,但看來並沒有影響到Pennyworth。她沒有讓客人等很久,伴隨著輕快步伐和語聲推開門的,是雖然臉色看來有些蒼白,仍熠熠生輝的大小姐。

  她穿著駝色的短風衣,像是待會要出門;底下是黑色過膝的洋裝,裙角甚至還綴著碎鑽,抓出動人的皺摺。腳上看得到包紮的痕跡,她卻未乖乖穿上平底鞋,好似完全不在意那些傷口。

  蹙著眉頭,她來到警員面前落坐,老管家貼心地關上房門。「先生,」連口氣也毫不客氣,「讓我們趕快把這件事完成吧。」

 

 

 

 

  經過上次毫無預警的調班,Superman 再次出現在瞭望塔卻是要求進行一次星際旅行。J'onn仍二話不說答應這段時間的守護,理由無法啟齒,Superman感激地看向他。

  取得汙水的樣本並無任何懸念,Bruce給他當地詳細座標和顏色、氣味等特徵。困難在於無正當理由要申請到一個星球的合法入境許可,但Superman順利請求到綠燈集團的協助,畢竟禮尚往來,Batman若要蒐集任何數據資料,誰都不能質疑他的動機。

  但這樣真的足夠嗎?一些周旋和思考,帶著些許憂慮,他還順手拿了其他「可能派得上用場」的東西回來,這就沒有那麼順利了。他盡可能的周到,即使是世界上速度最快的男人,再回到高譚見到Bruce時,也已經是將近三個星期之後了。

  又是一個周末前的夜晚。Superman小心翼翼攜帶Bruce需要的樣本降落在高譚上空,這位華麗冷漠的貴婦人一如既往不歡迎外人到來,宴會和小巷、笑聲和尖叫、音樂與槍聲,如同交響樂般構成一部龐大的樂章。他尋找Bru...Brenna的身影和心跳。晚宴尚未結束,Brenna人群中交談甚歡,看來她已成為高譚上流社交圈的新寵兒。天氣變得比出發之前冷,她穿著一件長毛柔軟的灰色披風,細絨的合身晚禮服下擺曳到地上,泛著奢華優雅的光芒。她揚起明燦動人的笑容,銳利眼角流洩出水晶般的透明湛藍,如同Superman記憶中,更甚於一切事物的迷人。

  看來適應如此良好,他快速地想,但也該有人發現不對勁了,光是阿克漢便精彩難期。收拾起雜沓而來的情緒,他抓住一個空檔開啟World’s finest專屬的通訊器。「這裡是Superman,任務達成返回。」

  Brenna幾不可察地微微一震,Superman見她收回原本朝著下一個人群的腳步,伴隨著些許招呼轉身走向洗手間,她進入小隔間鎖上門,摸索掛在耳垂上的通信器。「這裡是Batman,」他的聲調平靜如昔,「我會連絡Zatanna12點在Batcave集合。」低沉略微沙啞的女聲如此回覆。

  「我先把東西拿過去,」聽到想念十數天陌生而久違的嗓音,Superman以他最沉穩而溫柔的聲音說,「另有當地科學家的分析資料,先以Batcave的電腦進行翻譯整理。」

  「非常好。」從這個角度Superman只能想像她或許低眉斂目,壓抑著總是閃爍精光的蒼藍眼眸,「通訊結束。」

  「三小時後見,Bruce。」他隔著夜空輕聲說。

 

  這不是一場簡單的旅程,光往來交通在時間理論上就有必然存在的時差。他知道並感激Kal的挺身而出,但十幾天還是太久了點。耐心一向是Batman的強項,卻不是Batwoman的資源,打從Batwoman第一次為了與老面孔們抗衡而出現在公共場合,他便認識到這一點。

  小丑從無法接受到懷疑起這一切,他甚至說出「你們是何等相似」;雙面竟還趁機調戲了Batwoman一番,Harvey的人格看來早就被帶壞了;毒藤女訝異咋舌,Ivy對她的態度遠比之前都要積極,像是想把她收為同夥;貓女先是失望而後興致盎然,他不保證能瞞她多久;該死好色的企鵝人;Bane……他必須承認剛好那時Dick回家。正義聯盟因為兩大首腦缺席,更是忙得焦頭爛額。

  有如惡夢的輪迴上演。

  而他竟漸漸習慣起這個新的身分,並對如何將女性魅力施展到淋漓盡致有了心得,Brenna床伴的報名踴躍不下於Brucie。但他也更容易感到疲倦,脾氣更喜怒無常,Tim看他的眼神越來越像面對一個……母親,該死的他連如何扮演好一個父親都不知道。

  勉強要說上好處,他更能理解女性罪犯的心理,不再總是被SelinaIvy牽著鼻子走。

  Superman回來是劑強心針,他即將可以回到原本的「正常」生活。帶著如此希冀,晚宴上所有人發現他們的外來公主比任何時刻都燦爛耀眼。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