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雲飄雪

關於部落格
本站廢棄中
請移駕→http://joinjo17.blogspot.tw/
  • 319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SB】不可言說 #9.5

   巡邏完畢回到Batcave,他並沒有看到那個藍大個,Superman畢竟也耽擱下不少事等著解決。Bruce扯動嘴角,處理完今晚的「紀念品」後來到主電腦前,接收一連串翻譯並組織完畢的數據。他沒有要求這個,畢竟有點強人所難,但Superman還是拿回來了……能減少不必要的時間浪費,這是他們目前最大的共識。四小瓶高密度容器擺在桌上,一半是堪稱噩夢的汙水樣本,他不確定是否要直接再碰一次逆轉回來;剩下的則是顏色同樣怪異的液體。

  汙穢與聖潔,相對立的兩端。他猜得出那個現正一頭栽進Batcave的氪星人在想什麼。

  「Bruce!」聲調是屬於Clark的,「抱歉我剛剛離開,有太多事情需要處理,回頭真的得好好謝謝J’onn……」他不停歇地說,雙眼則牢牢盯著Bruce,從頭到腳每一吋細節,專注得幾乎要燒出洞來。

  「Superman,」他沒有回應,只是從座位中站起身來,「Zatanna要到了。」

  傳送儀彷彿應聲運作,電光閃動間魔術師再一次踏進了Batcave。面對同樣迎接的兩位夥伴,「我很高興你們終於取得樣本。我找過好多書籍,而我肯定現在看到的那些都派不上用場。」魔術師歪著頭掂掂帽子,露出頑皮的笑容,「所以,最近好嗎?Batman。」

  「托妳的福,還過得去。」Batman走下階梯來到Zatanna面前,披風邊緣在走下最後一階後完美包裹住相對纖細的身影,站立頷首的姿態比之前都要沉靜;Superman則拿著兩小瓶帶回來的樣品,小心翼翼遞給Zatanna,「樣本在這裏……另外這是他們星球的『純水』。」他的笑容隱隱帶上些疲憊,動作慎重得像在交付生命。

  「謝謝你。」魔術師不知為何哽了下,她看向Batman,「什麼事都不會改變,對嗎?雙管齊下,我們一定能很快找出解決方法。」

  Batman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一定。」他僅僅如此低聲回應。

  Zatanna想了想,最後上前擁抱Batman。無視那僵硬而拒絕的姿態,一片安靜中只有洞中蝙蝠振翅及電腦運作的嗡嗡聲,數秒後她放開手,對著兩人笑說:「等我的好消息。」

  目送魔術師身影消失,Batman迴身走回控制台,卻被Superman的紅色披風給包覆,陽光的溫度隔著盔甲仍不能阻止滲透,只有輕輕的話聲落下,「……Bruce

,我很想你。」

  比嘆息大不了多少的句子很快便消散無蹤,Batman沒有回應這個敘述句,他挺直身子彷彿不為所動,Superman不禁提心吊膽,每一秒都像之前在太空的一天。他仔細觀察Bruce的呼吸和心律,沒有拒絕就是接受,他考慮自己是否該見好就收。

  或許秒針一輪都沒走完,或許連天都要亮了,Batman終於鬆開抿緊的嘴唇,「真是太好了,現在是誰更『女人』一點?」Batman推開Superman,留下一個甩動披風的背影。

  Superman沒有追上,他側首迎向剛出現的老管家,Alfred向他微微致意,說:「很高興見到您,先生。如果您不介意,這裡有一套換洗衣物可以使用。」

  「謝謝你,Alfred。」緩慢地眨著眼,Clark終於露出第一個回來後屬於他的笑容。

 

  Batman坐在他的王位上,以他慣常的姿勢。卻不是慣常的身影。他──她有暗紅色的雙唇,輕輕一抿便會泛白;下巴精巧但依然堅毅,往內收的動作營造威嚇效果;蒼藍色的眼眸被白色護目鏡覆蓋,而誰都不會懷疑她正專心注目快速更新的液晶螢幕。她左手支頤,重心偏在座椅左側,大半身子都縮在座椅內,只伸出右手操作介面,披風沒有覆蓋住她的身體,豐滿胸圍、纖細腰身、緊實的大腿──

  他讓自己回想完畢,因為Bruce已經收拾好夜晚的工作晃到廚房,拿著熱可可出神的Clark坐在桌前陡然一驚,為剛剛出格的念頭羞赧,「我……我以為你會在下面待一整晚。」

  「程式需要時間。」他的聲音像日出日落是規律般只能接受,他伸手接過Alfred遞來的熱可可,雙手捧著杯子慢慢啜飲。

  「杯子放在水槽就好,我明天再清洗。」Alfred以慈藹的語調對他們說,「原諒一個老人必須先去休息了。」

  「Alfred。」Clark意外發現Bruce微微噘起了嘴,他將杯子放在桌上,腳步躊躇了些許,像個女兒般遲疑地擁抱Alfred,「……謝謝你。」

  Alfred微笑輕拍Bruce的背,「晚安,少爺。」他向Clark點頭,「晚安,Kent少爺。」

  很快的,大宅裡醒著的人只剩下他們兩個,Bruce喝完飲品,將馬克杯放入水槽泡水,轉身便要離開廚房時卻被Clark叫住,他只是揚起了一邊眉毛,「我以為你很忙?」

  沒得反駁,Clark杯中的可可還在相同高度,他剛剛又不小心晃了神,「……一點時間?」

  「我會在寢室。不是準備好報導,就是大把鈔票再來吧,小記者。」他露出壞心的笑容閃出門口。

  Clark將笑容藏進杯口,以盡量不浪費的速度喝完老管家的一片好意。

 

  Bruce在等他、Brenna在等他。他多重身分的情人裹在被單裡,除了那塊布料沒有其他遮蔽物。她倚著枕頭面帶微笑,安安靜靜看著他走進臥房關上門。而他像個所有女人都幻想過的外星男友,高大、俊美、結實,並光輝燦爛。他沒有讓自己身著寸縷,蹭到了高塔上那不需吻醒的睡美人旁,撈她入懷。

  「您還適應高譚嗎?」他有如神祇般微笑,開口卻是小記者的訪問

  「高譚很有趣,只是黑暗了點。我從來沒參加過那麼多刺激的宴會。」她的音調慵懶,彷彿永遠都沒睡醒,纖長手指撫摸氪星人如瓷器般光滑的臂膀。

  他讓他們的臉頰貼近,前額瀏海相碰有如溫柔的撫觸,「聽說Bruce Wayne在歐洲流連忘返,您怎麼看?」

  「這不是很正常嗎?那裏有那麼多美好的事物,無論是誰都很難離開。」她輕笑,捧起情人的臉給一個吻,如此輕柔又淡漠得像是露水姻緣。

  「但Bruce Wayne離開很久了……這對股票有些影響?」而他任憑公主施恩,手臂鑽到了被窩底下。

  「我還以為這是常態?」她讓聲音有些訝異,親吻的細微聲響夾雜在話語中,「當然如果我的表哥在遺囑中記得我,說不定我也有機會掌管這國際企業。」

  「他們都說妳是『外來公主』。」小記者的聲音有些停頓,有人的手旅遊到脖頸和胸膛之間,「據我所知,高譚人地域性很重。」

  「的確,我不喜歡這樣。」她的咬字有些挫敗,卻不知怎麼聽來像是得意,「我想我永遠也無法在這裡定居下來……除了貨真價實的本地人。」

  他的身體被稀奇地觸碰著,像這是他們第一次做愛,一切都還在探索階段。他讓手停留在凹陷下去的腰部,那弧度、肌膚與手掌的密合度,在在使他不忍放手。「但也有男士很熱烈地追求您?」

  「噢,讓我好好想想。」她咬著下唇發出細微笑聲,「造船廠小開、銀行家、部分企業的二世祖……太多了名字我一時記不起來。」她沿著鋼鐵之子的鎖骨親吻,雙手揉捏他發達的胸肌;而現任床伴才因為如此發言而懲罰性的拍打她的臀部。她歡快地笑,隔著一層被單趴到男伴身上,身下的人抱住她避免滑下,而她以寬闊的肩膀為支點,用手肘撐起上半身。

  「他們成功了?」他的聲音有些動搖。情人的兩側鬢髮拘束了他的視野,目所能及只有海藍眼眸到深深的谷壑,而他不確定要將目光落在哪裡。

  「噢……你說呢?我的小記者。」她以一種令人心醉的姿勢低下頭,親吻那色澤美麗的唇瓣。

  雙丘僅僅隔著一層布料磨蹭他的胸膛,兩腳輕輕上下拍打健壯的「床墊」,這調皮的美人魚一派悠然自得,而他幾乎壓抑不住心猿意馬。最後還是選擇攤平身子讓社交女王擺布他的一切,除了掩飾不住的勃發熱度。

  「噓……好乖。」她的笑容有些朦朧,「作為代價,我會滿足你一切的想像。喜歡玩角色扮演嗎?小記者。」

  回答她的,是狂亂湊上的火熱親吻。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