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本站廢棄中
請移駕→http://joinjo17.blogspot.tw/
  • 3203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2

    追蹤人氣

【SB】[聖誕節賀文] Another Kiss


  蝙蝠俠低頭抱起昏迷的花花公子,在人群中顯得格外陰沉,他特有的氣場硬生生讓其他人離他們三公尺遠。蝙蝠俠看似滿意地環顧四周,半聲招呼也不打,拿出蝙蝠索往破碎的窗戶外射擊,在沒人想到要阻止的情況下將高譚王子打包帶走了。

  不管轉到哪個電視台,都在重播這段影片,高譚的傳說和金錢力量早已滲透大都會。小記者被迫看了一遍又一遍,而主編正在會議室裡對所有社會版和娛樂版記者發飆,對老闆被蝙蝠俠擄走,旗下報業卻慢半拍的反應大發脾氣,說所有人立刻去進行追蹤報導,沒有找到任何有價值的新聞就下個月回去吃自己。

  小記者的頭很痛。他忍不住揉著額頭,天曉得氪星人的身體健康遠遠超乎一般標準,他也不清楚自己究竟因何不舒服……好吧,他知道。

  在畫面中的兩個人,蝙蝠俠和Bruce Wayne,他們是同一人。Dick沒有代蝙蝠俠的班,也沒有人可以在大庭廣眾下假扮Bruce WayneRao,這到底發生什麼事?

  他急切地想前往韋恩宅邸,甚至婉拒了Lois一同出發的詢問。小記者收拾的動作很快,閃人的動作更快。沒人有印象看過踏出星球日報大樓的Clark

 

 

 

 

--

 

 

 

 

  Bruce Wayne在蝙蝠俠懷中醒來,輕笑略帶諷刺的聲音清楚得彷彿從未失去意識:「我有這個榮幸被高譚騎士拯救?」

  「要去哪裡?」然而黑暗的化身並沒有回答這個問句,他們身在蝙蝠機裡,正要設定目的地。

  「噢……」Brucie壓低聲線拉出意味深長的感嘆,蝙蝠俠沒有理會這富含情感誘惑的發語詞,下一秒便見由Bruce Wayne口中吐出與黑暗騎士一般無二的嗓音:「孤獨堡壘。」旋即改口,「不,還是回蝙蝠洞吧,事情拖不了太久。」

  蝙蝠俠發出同意的低哼,而Bruce Wayne扯起嘴角開口:「你去過了,對吧?」他摩娑蝙蝠俠黑色的戰甲,動作挑逗聲音卻像是在談論今天下午的點心花樣。

  蝙蝠機接到指令向蝙蝠洞急速前進,蝙蝠俠和Bruce擠在單人座上,免不了重疊壓迫,Bruce索性讓自己倒在蝙蝠俠身上──這也是他的身體,他清楚自己的承受度──說:「發生了什麼事?」

  他們曉得問題所指為何,自從正義聯盟第一次與正義領主接觸之後,便由兩方的蝙蝠俠定下互不侵犯條約,從此井水不犯河水。有趣的是,兩邊的Bruce Wayne其實私交甚密。正義領主的蝙蝠俠所失去的一切這裡都還存在,而正義聯盟這邊並不介意對方前來暫緩歇息,甚至Alfred強烈邀請對方常來拜訪。我非常樂意照顧少爺,無論是哪位。他這樣說。

  Wayne家的小少爺從來不能拒絕管家的建議,但他們之間也有默契,當正義領主的蝙蝠俠要過來前必須先知會這邊,至少得找個不會被發現的空檔,他們都認同這一點。而像這樣未經通知便出現的情況少之又少,通常是正義領主遇到了什麼大麻煩。

  而蝙蝠俠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僅僅抓緊了蝙蝠機內的座椅。

  「噢。嗯。好,我知道了。」Bruce隨即瞭然,他的聲音裡有微妙的笑意,「他們在某方面來說優秀得過頭,不可否認在生物科技上,托Ivy的福簡直有突飛猛進的發展。」

  在晚宴上出現的是毒藤女,她似乎對於迷惑香的發展總能更上一層,從一開始只有男性會有反應,到現在是無論性別都得拜倒在她的綠羅裙下。再更多的,是性愛花粉。但今天似乎是介於中間的催情劑,而且還是針對同性的賀爾蒙起反應。

  大部分的人都曉得該如何保護自己,活性碳全罩式口罩能抵擋大多數的攻擊,當然總有例外。而可愛的高譚之子似乎沒學到教訓,當蝙蝠俠出現在會場收拾這一派激進的環保分子後,轉頭便看到包含了Bruce Wayne的少數混亂分子。蝙蝠俠毫不留情地打暈他們,拎起花花公子眨眼便離去。

  蝙蝠俠的世界早就沒有了毒藤女,他沒有預料到自己無法抵抗這科學家新一代的發明產物。

  「我們先把這個問題解決?」Bruce的語調明顯帶著笑意。

  經過心不甘情不願的沉默後,蝙蝠俠終於點頭答應。

  「放輕鬆……我知道你想要這個。」Bruce以誘哄的語氣輕聲說,像是對待親密的女伴。他轉過上半身,撫上蝙蝠俠的兩頰,親吻那緊抿而泛白的雙唇。輕軟的接觸,安撫般引導自己張唇,而雙手熟門熟路地摸索到面罩夾縫解下,將手指插入柔軟的凌亂黑髮。這下面是另一個 Bruce Wayne

  他的呼吸快速,死死盯著另一張相同面孔,想要說話時被花花公子趁虛而入。他大方配合著完成一輪熱吻,而後氤氳著雙眼指控說:「你應該有解藥。」

  「但我沒想到你會來。」Bruce聳聳肩,漫不在乎地說,「其他在蝙蝠洞裡。」

  角色立場對立而微妙,另一個世界的Bruce很快便放棄堅持,他們都知道什麼對自己最好。接吻錯綜而情慾飽含,蝙蝠裝甲被一一解開,露出底下灰色的貼身衣物。Bruce將手伸進縫隙中,用上少許壓力撫摸同樣健壯結實的身體。「這種經驗最好不要太多。」他低笑。

  「哼。」上或被上的意思都一樣,玩弄自己或被玩弄,撫慰自己或被撫慰,錯亂的情感與欲望,基於相同而使防備毫無用處,連在伴侶面前都沒有如此無力抵抗,縱使極不甘願。

  西裝被脫下的速度跟戰甲一樣快,這有一點矛盾,但Bruce Wayne的確壓在自己身上,以掠食者侵略性的姿勢對身下人盡情攻略,充分表現出花花公子最擅長的領域。蝙蝠俠的神情始終隱忍,與生理反應對抗的同時又勉強開啟疏通管道,一來一往間便落了下風。

  回到韋恩宅邸的時間很短,兩人還來不及被自己全身剝光,在蝙蝠機飛馳的作用力下他們不得不緊緊相擁。得以凌亂起身之時,機門打開終於見到熟悉的蝙蝠基地。

  蝙蝠俠重重喘了口氣,推開Bruce Wayne跌下戰機,朝存放生化解藥的冰櫃前進。

  而地盤遭受侵害的Bruce Wayne卻沒有阻擋他的行動,而是慢條斯理整理糟糕的儀容,跟隨在蝙蝠俠的腳步後。「等一下,打血清前先抽血作樣本。」

  蝙蝠俠聞言抬頭狠狠瞪了Bruce一眼,仍依言而行。但在解毒血清打進身體十多分鐘後,他詫異望向Bruce,頗有被欺騙的憤怒。

  已經換上居家便服的Bruce Wayne兩手一攤,「我當然沒有最新的解毒劑,你早該料到。」

  「所以,你──」蝙蝠俠粗糙的嗓音響起。

  「是的,我自己的問題也還沒解決。」他抬頭望進自己的雙眼,「要在這裡?還是別的地方?」

  「何不把你的小男友找來?」蝙蝠俠以嘲諷的口吻說。

  Bruce Wayne忽略這個提議,他神秘一笑,走到傳送儀旁開機並設定參數,「有個地方你一定很感興趣,想去看看嗎?」

  「──!」意會到對方所指,蝙蝠俠瞪大了眼,踏出散落在地的凌亂戰甲向Bruce Wayne蹣跚前進。他汗濕而疲憊,痛苦的眉眼間像是剛進行完一場失敗的戰鬥,「你不──你怎麼能──?」

  Bruce Wayne沒有回答他的質問,僅只回頭再次詢問意見:「要去嗎?」

  「不,我不能──」

  不用確認便可以知道他的內心激烈而困難地掙扎著,Bruce Wayne露出無奈的笑容,「走吧。」

  一眨眼間,他們已身在孤獨堡壘,驚人寒氣襲面而來。他不再是蝙蝠俠,只是正義領主世界裡的Bruce,沉默而惶然。「放輕鬆,Bruce,這裡是那個天真孩子的秘所,不是君主的堡壘。」正義聯盟的他走下台階,語氣淡然卻安慰著。堡壘裡的機器人疑惑上前,向出現的「另外兩個」系統管理員進行確認。

  他緩慢靠近以氪星語交談的自己,動作仍是如此小心,對他而言這個地方早已像是禁地,連想都不能想起。房間──休息──聽自己講話的聲音總有點奇妙,Bruce帶著略微英國腔的氪星語很優美,而那自己已沒有機會再出口。

  「Bruce。」他轉頭看向小心翼翼的自己,微笑邀請。

 

  溫度逐漸調節適宜,房間的擺設很簡單。圓形的銀色大床、紅色的毯子,糟糕的氪星人品味。然而他現在無法乾脆地否定這些,因為想念的強度意外驚人,而在自己面前偽裝也毫無用處,更何況就是因為如此才會來到這裡。他被自己一把拉住倒在大床上,引起的震動有如波紋四散開來。埋沒在柔軟的毯子裡,他克制自己不要用力呼吸,而Bruce理解地撐起身子籠罩在他上方。

  「你沒有做錯什麼,也沒有跨越那條線。」他低頭親吻自己的額頭,「我們好好合作,很快便會結束。」

  「應該有其他備案。」他指出這一點,而兩雙手已經在拉扯對方的衣服。

  「那你又因何而來。」他反問,得到一個惱怒的瞪視,和湊近啃咬式的親吻。

  黑色和灰色的衣物被掃落到床腳,他們赤裸而互相糾纏。這與ClarkKal做愛的情況都不相同,他們得控制自己的力道,也不願再增加自己身上的疤痕。「我一直沒辦法喜歡這些。」一個Bruce撫過另一個人的背部。「沒錯,真不懂這哪裡能吸引外星人。」

  「但他就喜歡這些。」「是的,像個奇蹟。」不再隱藏當愛人在自己面前時心裡的想法,他們一邊向不在場的伴侶示愛,一邊撫慰自己的身體。他們在彼此眼中看到意亂情迷,如暴風雨天空般的濃烈藍眸,非常不習慣。

  「這是自慰。」其中一人提出嚴正抗議;而另一人撇嘴回答,「得了吧,我無法感你所感,你也相同。」他們沒有十指交扣,這是愛人才會作的行為,僅只是抒發欲望。他惡質地吞吐面前的昂揚,引起更多呻吟,而這聽覺上的享受讓人報以感想,「難怪Clark總喜歡這一點。」他語帶自嘲,含糊不清說。

  「Kal總是更強硬些……」而他對服務做出比較,隨即換來靈巧舌頭的挑逗和緊密吸啜,而他放聲呻吟。

  「就是這裡。」不知何時以手代替口的Bruce抬起身來。這沒有比較好,他像彈奏一架複雜的樂器般撫弄那濕潤火熱的柱體,他深知自己每一處敏感和弱點,並將自己逼近崩潰。

  就是這裡,Kal的床、Kal的枕頭、Kal的被子,而惡魔的慫恿尚未結束,「他沒有再來Wayne宅邸過夜,他早已跟那白色的堡壘同化,就是這裡。Kal-El的棲身之處。」

  迷子緊緊攢住那可憐的紅色毯子,陷落在床鋪之中如同即將窒息般努力呼吸,讓全身被Kal-El的氣息包圍,「他每晚就睡在這大床上,沒有你、沒有任何人,你確信。而你這麼想念他,縱使他背離你們所曾經信仰的一切。」

  「臭氧和陽光的味道,那傻大個以為能永遠擺脫這些,卻不曉得對他來說跟基因一樣揮之不去。你愛他,即使在這一切之後仍愛他,一切都還可以挽回,只是需要時間。」

  「他只是忘記如何溫柔愛人,雖然你也不擅長這點,但你們可以慢慢學習,你會跟他站在一起,永遠。」本是蠱惑的聲音卻摻雜進些許痛苦,而Bruce Wayne已無暇去注意到這一點。

  「輕柔的吻……溫暖的擁抱……從這些開始。想想他那完美而燦爛的身體,肩膀寬闊足以承擔世界,你的阿波羅,最完美的身體。如此孔武有力,他進攻時的火熱和力道,他體液的灼熱和衝擊,他抱著你,像是寶物。你知道他對待你是如何收斂,他還愛你,這一切便有轉機。」

  「是的……我愛他……我會改變……我愛他……!」在聲音的鼓動下,他到達高潮,在銀白的房間裡看見光芒,但全然的放鬆與憂慮同時流淌過全身,他撐起身看向安心微笑的Bruce Wayne。「太好了。」他說。

  「不。」他搖頭拒絕,伸手拉住跪坐在床上的自己,「你還沒有……我不能。」

  「夠了。」他的表情如此疲憊,「你該回去,你要的東西應該已經做好,你知道去哪裡拿。超人要來了,你不會開心看到他。」

  理由無懈可擊,這是某種交付與殘忍。Bruce Wayne虛弱微笑,「好像我仙人跳了自己。」

  「不就是這麼回事嗎?」他攤手,慢慢用紅色毯子包裹起自己,上面還殘留白液,活像某種詭異的禮物。「你可以在蝙蝠洞沖澡再回去,不出三分鐘就該看到藍大個了。」

  「他是你的。」正義領主的他下床穿起原本的衣物,露出含蓄表情,「而我所擁有的是白色君主。我愛他,如同對待自己殘忍,是的。」他咀嚼最後一句,「對待自己殘忍。」打起精神,他離開房間前正色說:「我會評估失去罪犯的發明對於科技進展有多大損失。」

  「祝你好運,Bruce。」他對著自己的背影說,側耳聆聽回歸安靜的孤獨堡壘,並做好準備迎接興師問罪的超人。

 

 

--

 

 

  他滿世界的尋找Bruce。蝙蝠洞裡面沒人,Wayne宅邸裡沒人,瞭望塔裡沒人……最後才想到要找孤獨堡壘,便看到讓他氣血上湧的畫面。兩個赤裸的Bruce Wayne在他堡壘裡的大床上演活春宮,就好像有人催眠問出了超人最不堪的幻想並加以成真,在這個時間點──當成聖誕禮物送給他。他一時間猶豫要不要自曝其短,衝過去如同禽獸。

  噢,那也算了,反正他本來就被歸類到犬科動物了不是?

  其中一個Bruce撿起灰色的衣服穿上──是正義領主的人,而後從傳送儀離開。他希望自己的動作能再更快一點,Bruce留在房間裡,他的Bruce包裹在被單裡縮起身子,落寞的神情像個孩子。

  「Bruce。」

  他的愛人毫不訝異地抬起頭,像是早已算好他到來的時間,他輕淺一笑,露出最具誘惑力的笑容:「超人,真高興見到你。我被毒藤女給暗算了,你可以幫助我嗎?」他從毯子下伸出腳來,布料被撥開一小角,足以瞥見那尚未發洩的昂揚。「你願意──幫助我嗎?」

  「非常樂意。」此時此刻僅屬於他的超人微笑,而後撲上前決定有什麼事都稍後再說。

 

 

--

 

番外小劇場

 

 

〈如果大超的動作快一點……〉

 

  他闖進了自己的房間,兩個赤裸的Bruce躺在銀色圓形大床上,親吻彼此糾纏得難捨難分。他覺得一股熱流往小腹竄去,但仍維持最嚴肅的聲音發言:「你們在幹什麼?」

  Bruce Wayne抬起頭來──兩個Bruce抬起頭來──唇瓣缺氧而鮮紅,像是瞪視不識時務的外來者。「這不是很清楚嗎?」其中一個笑說;「要加入嗎?Kal?」另一個瞇起了藍眸,低啞著嗓音伸出手臂邀請。

  向Rao發誓,這絕對是全世界最難以回答的問題,他讓自己注意床腳黑灰交雜的衣物,這代表其中一個是正義領主的蝙蝠俠,兩個Bruce,他得分出來──

  『Kal。』兩個Bruce同時呼喚他的名字,以午夜在情人耳旁低訴的語氣,他覺得戰慄從脊椎一路蔓延而上,「你在等什麼?」「快點。」他們面對他相對側躺,一絲不掛,如同照鏡子一般映出兩個完全相同的人影,對他唱出欲望的序曲。

  立刻決定放棄理智,他迅雷不及掩耳地脫掉制服,撲上床壓住Bruce──屬於他的那個──牢牢鎖在懷中懲罰啃吻。

  Bruce笑得很開心,另一個則不滿咋舌,「你怎麼認出他的?」

  「我記得他身上的每一個疤痕。」他騰出忙碌的嘴認真回答,這畢竟也是Bruce,不同世界的,「上個月、這個月,還有吻痕!」他得意洋洋指出。

  「嘖。」他默然下床著衣。

  「Kal,道歉。」而他的情人卻嚴肅捅著他,表明沒處理好就別上這張床。

  「咦咦咦為什麼?Bruce別這樣對我!Bruce對不起我說真的!」

 

 

 

〈灰少爺到底想幹嘛?〉

 

  他回到蝙蝠洞,由他的血液抽取成分,分析並復原而成的毒藤牌催情素已經製作完成。他只是──想在對方不知情下準備禮物,一個能夠修復關係的禮物。

  只有自己能夠了解自己,所以他來找正義聯盟。

  Kal應該會喜歡這個。他背著全世界淡淡微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