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雲飄雪

關於部落格
本站廢棄中
請移駕→http://joinjo17.blogspot.tw/
  • 319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SB】[紅聖誕] Another Side

 

Another Side

 

  自從與正義聯盟的世界第一次接觸後,他們變得相敬如賓。而在這之前,他們已經很久沒有分享彼此的生活,更遑論共度佳節。

 

  Kal不再堅持他的看法,但撒手不管的態度更像是放棄。即使他是正義領主中力量最強大的成員,但當其他人聯手反對他時,他意外地選擇了沉默。

  在這始料未及的放任中,少卻君主的意見後有了更多空間自我決定,包括蝙蝠俠在內的所有人,但蝙蝠俠一點也不喜歡這樣。強制專橫的君主改變整個世界的走向是一回事,消沉地置身事外又是另一回事。

  強權壓制一旦放鬆,受控制的對象便會蠢蠢欲動。這些日子以來陸續傳出好幾起抗議或暴動,超人既不想管,蝙蝠俠便讓夥伴們只處理背後涉及軍火或規模較大的流血事件。而這種情況會維持多久、領主會否把權力放回給人類,誰都沒有答案。

  他們早已走上不能回頭的道路,如同聯盟會面對政府的箝制,領主則終將放棄陳舊的封建制度,面臨大審。正義的精神會遭受質疑,甚至薄弱幾個世代,卻不會從這個世界完全消失,這樣就夠了。

  而Kal雖有好一陣子不管事,他也不認為白色君主會完全放鬆戒心,不曉得他往正義聯盟那邊跑。他多少還是瞧不起聯盟的天真並對此惱怒,畢竟是他選擇放棄的生活。然而,縱使厭惡也不會干涉,這點小小的自由仍在許可範圍內,只是在那之後幾天他必須留意君王的喜怒無常。這些還受得住,該如何將頑固如磐石的Kal拉出來才是難題。他想了很久才下定決心。

 

  一年即將結束,他們該進行改變。適當的禮物在適當的時機,沒有比聖誕節更好的日子了。慶祝佳節的活動並不因政治改變而影響,人類社會仍興致勃勃的準備度過這幾天。

 

  他不須求證便想像得出,另一邊的自己接下來會如何與他的「Clark」如何消磨剩下的時光。壓下嘆息的衝動,那不是他應得的。

  催情素或春藥都實在是太老套的東西,但他親身試驗過;以與地球人極其相似的生理狀況來說,加上前例,合理推斷對氪星人也同等有效,雖然後果難以估量。他已經作好準備,如果這能讓Kal恢復精神。

  他統整近日各地治安指數的變動數據,和公共媒體上的輿論,準備在每周的例會上報告。蝙蝠洞裡除了電子設備的運作聲和原住民的翅膀摩娑的騷動外沒有其他聲響,也因此當超人進來時,通知聲清楚得有些過頭。

  他回應了蝙蝠俠日前的邀請,披著白色披風的偉岸軀體無聲降落在平台上,俊朗面容上找不出除了冷眼旁觀以外的表情。「蝙蝠俠。」連聲音都彷彿由鋼鐵打造,生硬而冰冷。

  讓狀態保持穩定,他旋轉椅腳面對超人,「超人,你知道我為何連絡你。」

  「因為……那些?」他抬起下巴對著螢幕,雖沒說出口但其稱呼不脫「螻蟻」等詞,而蝙蝠俠任他繼續說下去,「還是你終於要跟我分享穿越到另一個世界的遊記?」

  「差不多。」蝙蝠俠冷言回答,「根據數據比對,我們的科技發展比原有的速度下降百分之五,戰術變化減少百分之三;而這些都來自那些已經被『閹割』的罪犯。」

  「而你現在該死的才要來跟我爭吵處理掉那些犯人是個錯誤?不嫌太晚嗎?」超人的聲音高昂,譏嘲的嗓音像是流動的岩漿般危險。

  「當然有方法可以彌補。只是提醒你,我們為了維持領主機制犧牲掉的東西。」

  明顯因為特定詞彙而和緩下情緒的君王停頓少許,隨即開口:「這就是你的結論?一切不可能重頭。」

  蝙蝠俠搖頭,他抿緊的唇角線條有些過於緊繃,再開口卻是另一個話題:「Lois有問你最近發生的事嗎?」

  超人顯然對這問題的內容相當不耐煩,「我不會讓她在午聚時有機會多說什麼。」

  「Kal。」蝙蝠俠的聲音如同嘆息,他並未忽略超人那露出脆弱又架起防禦的瞬間。「Lois是你在人類社會僅存的接觸管道,為何不對她好一點?」

  「你無權置喙這個問題。」他強硬回答。

  蝙蝠俠對這個千篇一律的回答並不意外,他只是側頭思考,「她無法理解你,更是現在攻擊正義領主和超人的評論主力,而你卻還是讓她每個星期眼睜睜看著新聞及曾經的愛人從眼前溜走?」

  「至少她看得到我。」超人不滿沉聲說。

  「聖誕節快到了,你可以趁此機會告訴她,你愛的人仍然是她。然後,把一切解釋清楚。」

  「你在做什麼?」超人踏上前,不容忽視的殘酷白色逼壓過來。他發覺不對地威聲逼問,但這些對蝙蝠俠沒有絲毫用處。

  「她一定不會聽,那個性剛烈的女人,你需要用上一點小手段和你的男性魅力。」蝙蝠俠自顧自的替超人規畫起來,「如果順利,她就算不贊同也會試著跟你和睦相處,你就得回她了。」

  「Bruce!」

  厲喝聲終於讓蝙蝠俠正視超人的雙眼,那眼神甚至有點漠不關己的無辜,「領主會改變。超人,你不能這樣下去。」

  「所以你的建議是讓我去找回愛情?真不像你。」他嗤笑,「我不需要那種無用的東西。」

  「只要你願意開始改變,Kal,這個世界需要一個新的未來。」蝙蝠俠對譏笑不為所動,「我們都準備好了,只等你加入。」

  而他得到的只有冷笑。

  蝙蝠俠毫不在意地回身摸索,拋過一管透明液體,對疑惑卻仍精準接下的超人解答:「毒藤女Ivy的研究成果,功用為何你清楚。所有人都在等你,Kal。」他將注意力轉回到螢幕上,等待超人自行離去。

  超人聞言狠狠瞪著背對他神態冷漠的蝙蝠俠,他忽而露出令人膽戰心驚的冰冷笑容,「怎麼用?」
  「吸入式噴劑……Kal?」從螢幕反光看見超人一臉淡然倒出液體,塗抹在兩側的頸動脈,像是理所當然不過。

  「Lois不急,」他無視蝙蝠俠沉凝的神色,步步逼近。「我有更好的人選。」

  「你不能……」他停頓了下,「你不想,這麼做沒有好處,超人。」蝙蝠俠戒備起來,卻已經沒有機會離開椅子擺出備戰姿態。

  「事實上,我很想。」Kal露出殘忍的笑容,他已經將Bruce壓制在他的椅子上,讓剛塗抹上的催情素足以被吸入,「給個理由讓我放棄追究你的踰矩?」

  他確信兩人都已經受到影響,但也都有短時間保持神智的餘裕,「你……要就在這裡。」

  他盯著他好一會,做出相反意見:「不好。」他的手指按壓上蝙蝠俠發青的下唇,「有人告訴我要溫柔點,我會盡量。」他的姿勢像是勉為其難大發慈悲的君主。

 

  生理的變化不像上次那麼難以忍受,他也說不清自己是否在期待這個,否則怎會選擇把催情素親手交給他?這樣做的風險實在太大。在幾番扭打後,他們最後來到Bruce Wayne的房間,這裡比蝙蝠洞要溫暖許多。

  對Bruce來說絕對不是自願,但Kal似乎滿意許多。他們已經很久沒有踏入對方的私人空間,被Kal侵入的冒犯感令人不快,但有要更優先處理的事項。蝙蝠裝被撕碎散落各地,他被赤裸拋在自己的大床上,血痕與瘀青散布,他咬唇不洩漏一絲呻吟。

  而Kal的衣著也已被撕裂得慘不忍睹,露出底下結實完美的身體。他乾脆直接脫下,滿意看著Bruce無能為力的模樣,Resistance is futile.雙目微微發紅,他猙獰笑道。

  於是Bruce不再抵抗,他很早便放棄抵抗,恰恰證明了他最初對這個外星人的防備:只要他想,沒有任何人可以阻止他。冷眼旁觀自己被愛撫、被親吻,這是有意識選則的行為,只是被添加了合理性。當Kal百般珍惜在他身上舔舐剛製造出來的傷口時,他甚至還有餘裕想著關於外星人性癖好的一面。

  而Kal對毫無反應的Bruce非常不滿,當獵物不再掙扎,狩獵也失去意義,他恨死了Bruce引以為傲的自制力。「Bruce……」他停下堪稱溫柔的動作,仍箝制住他的雙手壓在床上,讓Bruce成大字型躺著。Bruce鼻息粗重,眼神卻依然銳利,表明對接下來的話語完全沒有興趣。他靠近了Bruce的耳朵,輕聲宛如愛語:「……如果我說我愛你,你會認真看待嗎?」而他得到的是冷哼。

  「你的行為無益於現狀。」這該死仍留有農村浪漫情懷的外星人。他不能否認自己的心跳有所停頓,而Kal絕對知道了這一點,因為他露出得意的笑容。

  「會有的。」他的笑容如此自大而驕傲,「只要你是我的。」接著他開始了絕對稱不上體貼的進犯。

  Bruce的欲望沒有得到撫慰,Kal賁起的性器自顧自進入那狹隘的密徑。鮮紅落在床單上,他痛得面色發白卻不吭一聲,而Kal困擾地望著他所厭惡的紅色。

  「人類就是這麼脆弱,不是嗎?Bruce。」但他沒有停下動作,撈起Bruce的雙腿繼續挺動,血液沾染上他無瑕的肌膚,而他視若無睹。

  「Kal…you bastard……不……我不是你的伴侶,我不愛你。」他說出足以宣判自己死刑的話語,不管激怒Kal的後果為何,只求趕快結束。

  Kal明顯愣了下,怒意還來不及升起便露出瞭然神情。「我不會讓你如願。直到你求饒,Bruce。」和話語內容相反,他溫存地撫過身下人的臉龐,「只要我愛你就可以了。」

 

  這場性愛無論對誰來說都是場折磨,Bruce緊緊抓住羽毛枕頭,咬緊了布料撕扯,而Kal惡笑著將它拋開,開恩地遞出他的手指。Bruce刻意忽略這階級意味濃厚的動作,偏過頭改摧殘可憐的床單。

 

  他們已經很久沒有做這個了,Bruce拒絕去想那個小記者還在的日子。彷彿永無止盡的撞擊和衝刺,及各種姿勢和折磨,他任憑自己像個殘敗的布娃娃被擺布,就是不能容許自己主動迎合,仍堅守著無謂的最後一道防線。

  而Kal的目的就是摧毀它。

  一切只像一場單方面的發洩,直到Bruce失去意識,Kal都沒有得到他所想要的東西。他有些氣惱,卻又不是真正在乎,畢竟以後多得是機會,他知道他的Bruce會永遠縱容他。

  就憑這一點,他就有無限的自信。

  輕輕放下Bruce的身體,天亮了,而他拉上窗簾躺在愛人身旁,在喜歡的人臂彎裡睡著,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事。「我愛你。」一次還不夠,他又用氪星語說了一次,『我愛你。』而Bruce不會聽到這些,這樣很好。看著從睫毛投射下的疲憊陰影,他能清楚數出那些細緻纖長的毛髮。他有些心疼。

  你從不示弱,Bruce,你從不示弱。這樣不好,因為下次會更艱辛,我怕你會熬不過去,但是沒關係,有我在。他在心裡這樣告訴彼此。因為我們之間的平衡早已被打破,除此之外我不知該如何留在你身邊。


--
(頂鍋蓋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