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雲飄雪

關於部落格
本站廢棄中
請移駕→http://joinjo17.blogspot.tw/
  • 319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SB】Dream

  這一切是怎麼發生的?他試著回想,驚訝發現自己毫無印象。男孩的頭髮黝黑而細軟,修剪整齊服貼在耳根處,露出柔軟白皙的頸部皮膚。他穿著兒童式的西裝,彷彿並非坐在另一個人腳上般正襟危坐。

  「……我為什麼會在這裡?」Clark沒有率先開口,一段沉默後,男孩以非常平靜而柔軟清澈的聲音問,彷彿只是在談論天氣般事不關己。

  真是個好問題。他想,他也不曉得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還陪著一個男孩。「嗯,我也不知道。」

  「爸爸、媽媽呢?」男孩仍直視前方,但他的聲音不再平穩,帶了些緊繃。

  他注意到男孩的聲音有些破碎,暗藏無法掙脫的黑暗……這感覺如此熟悉。彷彿他有熟識的朋友已為此困擾許久,始終尋不到解決辦法。

  「你是誰?爸爸、媽媽呢?」男孩又問了一次,這次他深吸一口氣,壓下開始顫抖的身體。

  嬌小如羔羊的背影,強自鎮定彷彿要以瘦弱的肩膀扛起所有背傷。如此姿態不禁令人憐愛,他環抱住像開始在陽光下試圖躲進陰影的男孩,將他抱進自己長年恆溫的懷中,想給予一些安慰。「我不知道你的父母在哪裡,但可以陪你去找他們。」

  男孩沒有拒絕他的動作,但身體依然十分僵硬,不容許讓自己因此而軟化。「你是誰?」

  「我是Clark Kent,來自Kansas。你呢?」他並不因此簡單而受挫折,釋出善意誘哄著男孩。

  「……Bruce Wayne,我住在高譚。」男孩稚嫩的聲音有些遲疑,像在猶豫這個人到底能不能信任,最後選擇了對等的資訊分享。他終於轉過身來抬頭看向Clark,帶著與這年齡孩子不符的審視目光,打量這個大塊頭。

  奇怪的是,Clark卻不覺得這如野貓般的尖銳動作冒犯了他,反而認為這樣的謹慎理所當然。男孩的細緻眉頭微蹙,水亮靈動的碧藍眼眸睜得大大的,睫毛如羽毛般細長柔軟;玫瑰色的細薄唇瓣抿起,雙頰是健康的淡粉色;像是個粉雕玉琢的洋娃娃。憑良心發誓,他去過世界每個角落,但這真的是他見過最討人喜愛的孩子了。「發生什麼事了嗎?」他柔聲問。

  看來並不超過十歲的男孩緩緩搖頭,他無意識抓緊了Clark身上從未平整的西裝布料,「巷子……槍聲……媽媽的珍珠項鍊……」他的嗓音如此破碎而痛苦,讓Clark不由得安撫地輕拍他的背。

  可憐的孩子,他想。他的雙親恐怕不太樂觀。但Clark還是以最溫柔的語氣誘哄男孩,「我們一起去找你的父母,好嗎?」Clark抱著他站起身來,這輕而易舉。男孩順勢環抱住Clark的脖子,方從恐懼中轉移了注意力,他驚異地往下看,好一會才開口:「……好高。」

  「放心,你不會跌下去的。」左手充作男孩的坐墊,右手撐住他的背脊,「我們接下來要去哪裡呢?」

  男孩看似恢復了平靜,驚人的自制力遠超出他這年紀所應有的。「……這是我家的花園,我想先找Alfred。」他指出一個方向,要Clark帶他過去。「Alfred應該知道爸爸、媽媽在哪裡。」但聲音不是很確定,像是孤注一擲。

  哇喔,富家子弟。Clark將這個感想吞回肚子裡,這也解釋了男孩拘謹而良好的儀態從何而來。他依循著男孩的指揮前進,遊走在修剪整齊的矮樹叢和花圃間,甚至繞過了幾個小的噴水池。不知為何他們一直無法走出這個繁複而華美的花園,而男孩似乎在這個迷宮般的花園中有些睏了。

  他趴在Clark的左肩上,指示的聲音越來越微弱,始終直挺著上身的他,似乎不再在乎與陌生人親密接觸,最後終於化為呢喃:「……Clark,你很溫暖。」

  「如果你願意,Bruce,我很樂意為你提供溫暖。」這不是超人的官方台詞,Clark知道這些是真心話。他沒聽到Bruce的回應,才發現男孩發出細微的鼻息,看樣子是睡著了。「永遠。」他微笑,規律地撫拍男孩的背,決定飛到空中眺望這大得離譜的花園迷宮出口。

 


  他終於清醒。第一眼便瞧見Bruce英俊的臉龐在他面前,安睡的姿態如此靜謐平和,沒有過去糾纏不休,也沒有夢魘侵擾上眉頭的痕跡。

  I protect the man.

  他在心裡輕聲說。確認時間還不到起床時刻後,他將散落周圍的被子拉過蓋上Bruce裸露的肩頭,即使動作小心仍驚醒了總是保持戒備的dark knight

  「Clark……?別,你很熱……」

  推拒了情人的一番好心後,神智仍迷濛的Bruce翻身,蹭著被窩找到新姿勢,隨即又陷入柔軟的枕頭與夢鄉間。

  Clark不禁微笑,他不以為意地再次無視抗議地將人從背後攬入懷,他們有相同沐浴乳的味道。


 


 

  男孩並不總是如此平靜。伏在他肩頭的低聲尖叫和啜泣聲立刻引起他的注意,原本該睡著的孩子似乎受到夢境侵擾,他想要安慰卻束手無策。“Bruce? Bruce…don’t cry, I’ll protect you.” 或者是太陽曬久了不舒服,他該先找個涼亭休息一下?

  但那些似乎不足以安慰,男孩恍若未聞,依舊面對無法抵抗的悲傷。

  “I know you, Bruce. You are not alone. I’m always with you.”

  類似的話語說了好幾次,這才聽男孩緩緩收住哭泣,他忍不住問,“Bruce…are you OK?”

  但他沒有得到回音。

  男孩沒有醒來,只是不再被惡夢襲擊,或擁有面對它的勇氣。Clark鬆了口氣,至少不用跟Bruce解釋他們為何會在天上飛。他看到了那座大宅,有一道長長的梯子連接花園的出口。於是他一股作氣向前飛去,帶著他們一起離開這個地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