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雲飄雪
關於部落格
本站廢棄中
請移駕→http://joinjo17.blogspot.tw/
  • 319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柯南】[快新] 情人節

 

  我們站在世界的兩端,光明與黑暗只有一線之隔。

  猶如鏡像,上演完全相反的默劇;縱使將手伸得再長,也無法碰觸彼此。

  只是以愚人之姿,不斷追逐。

 

 

 

 

  「是紅玫瑰耶!」元太憨厚的聲音響起,接著搭腔的是女孩。

  「柯南,這是你收到的第二朵紅玫瑰了吧?」她除了好奇,更有些憂慮。

  「好奇怪,誰會送給你紅玫瑰啊?」

  旁邊三個朋友在柯南一臉尷尬地從鞋櫃中拿出醒目的紅玫瑰時,齊齊湊了過來,你一言我一語地發表意見。

  「不,我想這只是個誤會……」柯南用毫無制止效果的微弱聲音說。

  「或許是某個浪漫的大盜忽然良心發現喔。」留著淡褐短髮的女孩換好了鞋子,走過柯南背後時淡淡說道。

  「咦!大盜嗎?」聽到了關鍵字的三個偵探團員興奮起來,正想進一步向當事人詳細問話,卻已經不見柯南的身影了。

  前往教室的一年級生早已把玫瑰藏到了書包裡,以避免其他好事者關切。但上課時還是忍不住會將注意力放在玫瑰花上。包括這幾天來陸陸續續收到的玫瑰花,這已經是第七朵了。

  從前天用玫瑰花塞滿了整個信箱開始,那個傢伙不曉得到底想做什麼。那張上面寫了『my sweet boy』的小卡讓他不知道該如何解釋這一切。從小蘭手中拿到小卡時,他滿腦子裡只迴盪著「他死定了!」的聲音。

  然而即使有些枯萎了,他仍是整整齊齊地把收到的玫瑰插在花瓶裡,就算小蘭看到了調侃他究竟是哪位熱情的女同學送的。

  少年偵探團三人在下課時間跑去踢足球了,而足球狂的他因為心情不好難得留在教室裡。「唉呀!元太你踢到鴿子了!」窗外傳來他們的叫喊聲。

  才不是女同學呢!他負氣地撇過頭,就看到灰原用一臉似笑非笑的奇怪表情看著他,像是一切都瞭如指掌。「哪,又一朵。」她從抽屜中拿出一朵紅玫瑰,放到柯南的桌上。

  「妳!」什麼時候被收買了?趕緊搶過玫瑰將它藏起,他瞪了密友一眼後,將頭埋入手臂間,決定不去探討玫瑰花出現的原因。

 

 

 

 

  隔天的周末假日,園子推著小蘭去逛街,順便帶上了柯南在旁。在經歷過無論幾次都得對女人購物能力咋舌的下午,他們終於在路邊一間咖啡廳坐下休息。

  點過飲料後,柯南不著痕跡地捶打痠痛的腳,在一旁聽她們交談,此時咖啡廳的服務生端來茶點,並有些遲疑地開口:「請問……這裡有位江戶川同學嗎?」

  「是這位,有什麼事嗎?」小蘭稍微側過身,讓柯南得以面對服務生問道。

  「有一位屬名『達令』的人要送給您一朵玫瑰花。」看到是這麼個小孩子,女侍有些遲疑地拉開微笑,遞上放在盤中的一朵紅玫瑰。

  無視三道好奇得可以燒掉那玫瑰的視線,柯南的動作快得有些不自然,他打開繫在上面的小卡,飛揚的筆跡躍然紙上。

  『親愛的,請收下我這愛的心意。

  黑著一張臉,柯南當著三人面前撕掉那張命運乖舛的小卡。

 

 

  這樣的鬧劇還沒結束。星期日,阿笠博士帶著少年偵探團到遊樂園玩耍,路上有發放氣球與各式糖果,穿戴動物套裝的工作人員向小朋友熱情招手,元太、光彥、步美三人開開心心地抓了許多五顏六色的汽球奔跑,柯南跟小哀落在後頭有一搭沒一搭的談話。

  才沒說個幾句,旁邊便傳來一個開朗的聲音說:「唉呀呀,小弟弟,這個給你。還有這位小妹妹,要不要也拿一朵呢?」

  一朵花湊到了柯南臉旁,而那個發送花束的女性也給了小哀同樣的花朵。「小妹妹,跟妳借一下這位小弟弟好嗎?」

  噢、噢。小哀臉上露出了可稱是惡作劇的表情,拿著花瞇起眼笑說了句:「謝謝。」便拋下柯南往前走去了。

  「欸、欸!灰原妳等等!」

  還來不及追上去,柯南便被這位女性抓住了手。「小弟弟,可以請你陪我把這些花發給其他人嗎?」說完也不待柯南掙扎,便將他一手抱起,笑容滿面地踏步而去。

 

  「……你到底想做什麼?」一路上柯南不發一語,直到她把所有的花都發完了,空出了雙手將柯南抱在胸前時,承受了許多人好奇的目光,他終於忍無可忍低喊出聲。

  「並沒有想做什麼呢。」她笑說,「只是想把最後一朵玫瑰花親手送給你而已。」忽然轉變為男聲,她……不,他從手中變出了一朵紅玫瑰,如同之前的每一朵,放到了柯南手中。

  然而男孩的反應並沒有如他預期,反而露出了相當微妙的表情看著這朵玫瑰花。

  「怎麼了?」

  「不,沒什麼。大概是搞錯了。」柯南的聲音有點生硬,拿著那朵花說。

  「別想那麼多。」戴著大波浪的棕色的長假髮,還頂了個紅色棒球帽,身著短褲身材高挑的美麗女子笑出聲來,在這樣裝扮下的他親了親男孩的臉頰:「今天我們就好好玩一玩吧!」

 

  說是玩,表面上是大姊姊帶著小弟弟,其實是心智上完全是兩個大男人的組合,也沒有真的像其他遊客一般玩瘋了似地到處挑戰,在摩天輪中,趴在窗戶邊終於忍無可忍的偵探終於發話了。

  「欸,你真的不怕我把你揭露給警方嗎?」

  「怎麼會呢?」早已藉此機會大吃豆腐的怪盜依然沒有放過男孩,他傾過身一把攬住了嬌小的身體,柯南一臉嫌惡地撥開遮掩住視線的長髮。「現在的我可什麼事都沒做呢,只不過是把名為『工藤新一』寶石握在手心裡罷了。」

  「嘿、你!」男孩掙扎起來,「這樣是猥褻未成年人!我要舉發你!」

  「喔,是嗎?」車廂轉了一輪回到地上,怪盜依然一手抄起男孩抱穩了跨出小空間,八風吹不動地朝出口走去。

  然而此時卻被少年偵探團的其他人看見了。「是柯南!」「他跟一個不認識的大姊姊在一起!」「柯南在幹什麼?」

  這個問題直到他後來單獨在冰淇淋店被找到時,都無法回答出來。

 

 

 

 

  小蘭被拉出去度二天一夜的假,毛利小五郎醉倒在辦公桌前。看了看這裡的情況後他搖搖頭嘆口氣,回到自己家那個大宅子,至少單獨過個夜,他想。

  事情卻仍不如他所願。……好吧,應該說雖然他並不是沒有期待。

  自從母親出國後就鮮少有人使用的廚房裡有著溫暖和光亮,還有食物的香味。他將東西安置好走進一看,老實不客氣地拉開餐桌旁的椅子跳上去,朝正背對他翻動鍋內物的人問:「你怎麼知道我會回來?」

  被問到的人聳聳肩,鏟起了食物放在兩個瓷盤上,端上桌來。「蛋捲,起司、洋菇、火腿丁、紅蘿蔔……,如何?」

  黃澄澄的蛋捲散發誘人香氣,加上切片裝飾盤邊的水果,看來令人食指大動。長相幾乎與宅邸原小主人如出一轍的青年遞上刀叉,「不吃嗎?」

  「一定是有人通風報信。」接過刀叉的原宅邸小主人切開蛋捲,看著流出來的濃郁蛋香和金黃色澤悶聲說。

  「欸,這又不是什麼壞事。」青年幾乎是以安撫的口吻說道。

  「當然不是。」柯南哼聲說,「就算你送十朵玫瑰花也代表不了什麼……」

  「十朵?」原本從容優雅的青年聽到這句話怔愣,「我送出了十一朵啊。」

  「唔……那……」就連男孩也跟著傻住。

  但青年很快回過神來,「沒關係,缺幾朵都還來得及補救。」他翻手便捏出了一朵嬌豔欲滴的大紅玫瑰,以極其紳士的動作傾身向前,將花朵別上了男孩的胸口。「給我今生最愛的偵探……情人節可別這麼不近人情啊。」

  「誰是你的偵探啊?我還沒跟你算之前那些麻煩的帳呢。」嫌惡地看著不請自來的贈花,男孩卻沒有多餘動作,「又情人節才不是跟一個小偷過的好嗎?」

  「當然,你有一個跟著好友出門名曰散心實則等待關心的女朋友……」

  「小蘭!」這才想起今天應該要好好打通致歉電話的人臉色一變,卻終究沒有在青年注視下拿出行動電話來連絡。

  「怎麼?」青年挑眉故意問。

  「哼,我為什麼要在你面前跟她講話?」雖然知道自己這番話有些牽強,但男孩仍反問道。

  「很簡單……因為如果現在不說,今天就沒有機會囉?」青年笑得很開心,他收走用完的餐盤,到流理台自發清洗所有餐具。

  「這是我家,我才不會讓你有機會得逞。」男孩回以哼聲假笑,「有本事就來抓住我吧!」他一把跳下椅子。

  「欸欸,大偵探,立場好像顛倒過來囉?」他擦著手無奈搖頭嘆笑,「不過……感覺也不錯呢?誰還會比賊知道哪裡可以躲藏呢?」

 

 

  一直到當天很晚,偵探與小偷又一次達成和解,決定先解決睡覺這個人生大事再說時,小小偵探躺在自己的舒適大床上,即將進入夢鄉前忽然靈光一閃,喃喃說道:「是元太嗎……」

  「什麼?」原本躺在長椅上,看著從落地窗外灑下的銀白月光,青年轉過頭來望向少年。

  「關於一隻鴿子被小朋友欺負的故事。」男孩撇了撇嘴角,說。

  「喔,那可終於知道花的去向了。」

  「哼。」

  青年等了很久,直到確定男孩已經睡著,他才從長椅上起身,湊過在他額上輕吻。「祝好夢,小小偵探。」

  「屬於塵世的時間已結束,我也該退場了。」青年保持著溫柔的笑容後退,站起身來轉身打開了落地窗,窗簾在晚風中陣陣飄動,眨眼間,白色的怪盜已然佇立在月光之下。

  「特別的日子獻給特別的您,希望您還滿意這場演出。」紳士怪盜按著白色高禮帽的帽沿,深深鞠了一躬,「期待往後有緣能再相見。」

  「再見了,我的大偵探。」他一步步退出到陽台,驟然一躍而下,消失在月色之中。

  原本應該已經睡著的人睜開眼,滿臉是看透了的索然無味,「我就知道,連退場都還要我收尾。是爸媽要你來的對吧。」他翻身下床關上窗,兀自碎碎念道。

  「我就暫時不跟你計較……」他掀開被褥,赫然又見一朵藏在裡面的鮮紅花朵,「看在這十二朵玫瑰花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