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雲飄雪
關於部落格
本站廢棄中
請移駕→http://joinjo17.blogspot.tw/
  • 319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網遊之近戰法師】[顧韓] 關於七夕

  
 
 
  城戰、圍攻,經歷那麼多大風大浪之後,不知是誰提議:來辦場網聚吧!認真成性的劍鬼答應了這件事,並擔起主辦的責任。聚會順利邀到一群人;劍鬼、公子、水深和珂珂他們本是老相識,再加上其他在這段時間熟稔起來的夥伴,竟也成了二十多人的中型聚會。顧飛對此沒有意見,似乎對於第一法師即將與人現實近距離接觸這點毫不介意,只說了別太遠、別去聲色場所,其他隨意。搜集各方想法的佑哥在心裡擦把冷汗,或許果真是老師當習慣了,至少一行人當中還有御天神鳴這個小朋友在,怎麼說也不可能去啥聲色場所,之後的續攤倒還難說。
 
  時間是不管學生或老師都放假的暑假周末,地點在劍鬼所在的城市。大家先以不同方式到達集合點後,才由人帶路到餐廳用餐。除了少數人士如細腰舞搭民航機前來,顧飛還是走平民路線的。當他走出車站大廳,便看到身上穿著「非常逆天」T恤字樣的工作人員站在車站前廣場中央,周圍疏疏落落站著幾個人,忒是顯眼。
 
  看到那張狂設計的衣服,其實頗為保守的顧飛老師心中生起不想相認的念頭,剛猶豫要不要轉身去買張回乘車票,便老遠聽到喊著「千里」的招呼聲,大丈夫言而有信,他無奈之極在旁人側目下快步前往。再走得近些,才認出原來穿著T恤的瘦高男孩是御天神鳴,而漂流和百世經綸也都在。
 
  御天神鳴像要躲避大魔王般,口中嚷嚷著便閃身到顧飛身後躲著,望望似笑非笑的漂流,顧飛雖應付這年紀的小鬼頭習慣了,但透過網路還是頭一遭。心下來不及感嘆現在的孩子真是開放,和百世經綸一打起招呼,便進入武者特有的交流境界,登時將嗷嗷鬼叫的小毛孩拋到腦後。
 
  等人都到齊一起打車前往餐廳,那是一間日式燒烤店,店面不大,被他們全包下了。到達時劍鬼出門來迎接,仍是那張見過即難忘的臉,透著興奮的紅潤,有些木訥卻熱情地將他們帶入店內就坐。
 
  顧飛拍拍他的肩膀,四下一望,人已就坐得差不多,而公子桌上那幾瓶清酒和空了的啤酒杯,儼然成了最醒目的目標,和平日裡在小雷酒館裡的情況多麼相似。
 
  然後點菜、起火烤肉。顧飛平日規律慣了,很少這麼大酒大肉的飲食,百世經綸倒是難得奢侈吃一餐,立即便加入搶肉吃的隊伍行列。看著大家熱絡地鬧成一團,不因為少卻網路屏障而顯得生疏,顧飛心裡有些感嘆。沒有了遊戲裡致命的要素,顧飛在其他人眼中也不過是一個平常人,當被拉著逐桌招呼完一圈後,便發現自己的位置一個不注意被御天神鳴佔走,小毛孩樂孜孜地坐在細腰舞旁邊殷勤伺候。他搖搖頭拎起自己的背包,坐到唯一的空位:快被酒瓶淹沒的公子對面。
 
  公子不知已經喝了多久,顧飛這才發現原來他腳邊早放了一圈不計其數的空瓶,「喝這麼兇,小心肝功能異常啊。」顧飛嘀咕了一句,也不管對方有沒有聽見,抬起頭來才看到,公子那張生來妖孽的臉龐白皙依舊,好像酒精對他沒有絲毫影響,但雙眼已經迷濛帶著晶亮水汽,以熟悉的鄙夷眼神望著他。
 
  程式再怎麼擬真,還是比不上真人活蹦亂跳地在你面前。顧飛心裡微微一動,正伸手夾了松阪肉放上鐵絲網,便聽到公子慢條斯理打了一個長長的酒嗝,說道:「顧老媽子,這事輪不到你管。」
 
 
 
  後來顧飛說起這事,頗有要公子承認這事究竟誰管的意味,他們同居已久,而公子的習慣依然未改,某人的管家等級只好直線上升。罪魁禍首只是撇嘴說:「我看你是看我看傻眼了吧,這很正常。」
 
  「不,在我眼裡,人的長相只分兩種:能看和不能看。」顧飛正色這樣回答。
 
  認為自己絕對被歸在最右端的公子不屑哼笑。
 
 
 
  因外地人眾多,那場聚會壓軸的高潮是合宿抽籤。細腰舞抽到了韓家公子,她眼角抽搐著立即一把換過顧飛手上的紙條,顧飛還來不及抗議,便跟百世經綸說再見了。看到紙條上的名字,心知公子絕對是其中的籤王,他稍微想了想,終究是沒加入要求換組的龐大行列。
 
 
 
  這就是孽緣的開始。
 
 
 
  公子的智商很華麗,非常華麗;顧飛的拳腳很強大,非常強大。公子在省立醫院擔任腫瘤科的住院醫師,顧飛仍是那個專職與學生打交道的體育老師;顧飛覺得公子的行業根本委屈了他,公子覺得顧飛的選擇簡直呆得不可言喻。
 
  雖然工作繁忙,公子仍是重度的酒癮患者和遊戲中毒者,顧飛總是在一旁打打醬油,偶而身兼拔掉網路線踢人上床的重責大任。
 
  真的有這麼好玩?顧飛問。
 
  玩弄他們還算貶低了我的智商。公子如是說。
 
  精力太過旺盛無處發洩是吧,來陪我做趟晚課。顧飛老師發出邀請。
 
  出息點,除了晚課你還會做什麼?公子開啟嘲諷模式。
 
  取而代之的,是在床上大戰三百回合。
 
 
 
  有時摸著公子的臉龐,顧飛也不禁疑惑,這麼天生麗質的人,怎麼就被安上一個如此妖孽的個性;有時捏著顧飛的二頭肌,公子也覺得好笑,自己怎麼會看上一個全身上下只有肌肉的打架怪物。
 
  武學世家保守之極,顧飛沒有要把這件事瞞著家裡的意思,饒是公子也不得不把顧家鬧了個天翻地覆。顧飛完全就是那副破罐子破摔的態度,把他家老頭氣得不輕,還是古家跟顧弦兩個晚輩丟來一句:「顧飛/堂弟都是武術界的驕傲了,您還要管他什麼?」
 
  好在顧家人丁眾多,說斷香火是完全不可能的事,長輩又怎可能完全將晚輩管在手心裡呢?
 
  於是倆人才終於換到在外安穩生活的日子。
 
  這種家庭革命看來不易,他們卻也都不知這種交往會維持多久。說是一輩子,便先要估算自己會不會被對方活活氣死;說是馬上,卻又沒有分開的念頭。這一將就,便將就了十年。
 
 
 
 
  顧飛任職的學校是有暑期輔導這回事的,饒是體育這種涼課,一星期仍是要上那麼一次。雖是平日粗枝大葉的顧飛,對於特別日子還是上得了心,七夕這種中國人的節日,少說也該有一些節目。他正計畫著待會下課給公子發個簡訊,便看到這班帶的幾個女孩兒,扭扭捏捏地湊了過來,滿臉通紅欲言又止。
 
  顧飛覺得好笑,「要說什麼,別害羞啊。」
 
  聽到老師這樣講,為首的女同學挺起胸膛,雙手遞出一個精緻的小紙盒,說:「老師,這是我們準備要送你的禮物……祝你情人節快樂!」這句話一說完,所有人隨即帶著笑鬧聲一哄而散,留下顧飛茫然望著手中的小禮物。
 
  「操場還是要跑,跑完就下課!」顧飛朝著那些女孩的背影喊了這麼一句。
 
  都是年近四十的大叔了,顧飛沒想到還會從學生那裡收到禮物。他所不知的是,即使他對功夫執著的名聲在學校裡從未消失,但上了年紀後依然保持的英俊面容和良好體格,及直來直往的個性,讓他在早熟的女生間有了相當地位。
 
  這個小插曲顧飛沒有對公子提起,回家便隨手放在客廳桌上。這與兩人風格品味毫不搭軋的物品顯眼之極,公子一回來看到便陰沉下目光。
 
  「沒想到你上年紀後是越來越受歡迎了?」
 
  「發什麼瘋呢你。」顧飛聽到關門的聲音,從廚房探出頭來,滿臉疑問。「收拾一下,準備吃晚餐了。」
 
  公子哼哼兩聲,進入臥室換了一身家居服出來。桌上擺了幾道家常菜,公子才正要習慣性從冰箱拿酒出來,便被桌上唯一不正常的東西閃了眼,微抽著嘴角。「這就是你要我準時下班的原因?出息啊!」
 
  顧飛洗乾淨的手上拿著兩個高腳杯,回說:「凡事要懂得珍惜啊,過了這村就沒下店啦。」
 
  「還有臉說,喝紅酒配什麼?中國菜?你有沒有膽更老土一點?」指著放在餐桌中央的一瓶紅酒,聽公子的語氣倒是真鄙視到了極點。
 
  顧飛想了想,坦蕩說:「就你會喝,我哪管這麼多?」
 
  公子氣結,落坐後拿起酒瓶一研究,發現竟然還不是普通的好酒,總算是又哼了「暴殄天物」,這才動筷吃起晚餐。
 
  給顧飛掌廚的好處是營養均衡,壞處是太過清淡,十足的養生之道。今日這餐他倒是特別下功夫做了幾道公子愛吃的料理,食材選得好,調味料也沒少放,以堵住那張挑剔的嘴巴。
 
  冷笑幾聲,公子動筷的速度倒是不慢,被嫌棄搭配不當的紅酒也以驚人速度被消滅當中。
 
  兩人都不是肉麻的主,要在這種節日做個燭光晚餐、說啥「我愛你」這種黏膩兮兮的話,早就分手了。一頓飯下來相安無事,公子仍是要在最後挑刺幾句,「我說你,下次準備白的還有意思些。」
 
  「當大過年拚酒啊?都一把年紀了,照顧下自己的身體行不?」
 
  「這不有你嗎?」
 
  顧飛聞言,無語凝咽。
 
 
 
 
  公子雖然嘴上嫌棄得很,心裡還是甜滋滋的;相處了這麼久,早就摸清對方性子的顧飛又怎會不知道?晚飯後收拾完畢,他拎起衣服走向浴室門口時停頓了下,回過身來對著坐在電腦前邊上線打野隊邊喝小酒,邊有意無意朝在線上的去死團員放閃光的公子喊了聲:「要洗澡嗎?」
 
  隨即心領神會的公子斜了他一眼,迅速在鍵盤上敲了幾個字,這才拖沓向顧飛走過去。
 
  這種欲拒還迎的戲碼,顧老師是視若無睹的。他一把便抓著人的手臂,直奔大浴缸放水去了。
 
  戰場從浴室轉移到臥房又回到浴室。
 
  第二天當顧飛頂著脖子上的紅斑去上課時,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